《採桑子·恨君不似江樓月》呂本中


採桑子·恨君不似江樓月

作者:呂本中

朝代:宋代



恨君不似江樓月,南北東西,南北東西,只有相隨無別離。
恨君卻似江樓月,暫滿還虧,暫滿還虧,待得團圓是幾時?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宋詞精選-民歌-婉約-月亮-感歎-離別


作者簡介:

呂本中

  呂本中(1084- 1145),字居仁,世稱東萊先生,壽州人,詩人,詞人,道學家. 詩屬江西派.著有<<春秋集解>>,<<紫微詩話>>,<<東萊先生詩集>> 等. 詞不傳,今人趙萬里<<校輯宋金元人詞>> 輯有<<紫微詞>>,<<全宋詞>> 據之錄詞二十七首.呂本中詩數量較大,約一千二百七十首。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可恨你不像江邊樓上高懸的明月,不管人們南北東西四處漂泊,明月都與人相伴不分離。
可恨你就像江邊樓上高懸的明月,剛剛圓滿就又缺了,等到明月再圓不知還要等到何時。

註釋
採桑子:詞牌名。又名「丑奴兒令」、「羅敷艷歌」、「羅敷媚」。
2君:這裡指詞人的妻子。一說此詞為妻子思念丈夫。江樓:靠在江邊的樓閣。
3暫滿還虧:指月亮短暫的圓滿之後又會有缺失。滿,此指月圓;虧,此指月缺。

參考資料:

1、
李靜 等 .唐詩宋詞鑒賞大全集 .北京 :華文出版社 ,2009 :313-314 .


鑒賞

  這首詞是寫別情,上片指出他行蹤不定,在南北東西漂泊,在漂泊中經常在月下懷念他的妻子,因此感歎他的妻子不能像月亮那樣跟他在一起。下片寫他同妻子分離的時候多,難得團圓。這首詞的特色,是文人詞而富有民歌風味。民歌是真情的自然流露,不用典故,是白描。這首詞也是真情的自然流露,也是白描,很親切。民歌往往採取重複歌唱的形式,這首詞也一樣。不僅由於《採桑子》這個詞調的特點,像「南北東西」,「暫滿還虧」兩句是重複的;就是上下兩片,也有重複而稍加以變化的句子,如「恨君不似江樓月」與「恨君卻似江樓月」,只有一字之差,民歌中的覆疊也往往是這樣的。還有,民歌也往往用比喻,這首詞的「江樓月」,正是比喻,這個比喻親切而貼切。

  這個「江樓月」的比喻,在藝術上具有特色。錢鍾書先生講到「喻之二柄」,「喻之多邊」。所謂二柄,「同此事物,援為比喻,或以褒,或以貶,或示喜,或示惡,詞氣迥異」。像李白《志公畫贊》:「水中之月,了不可取」,「超妙而不可即也」,猶云「高山仰止,雖不能至,心嚮往之」,是為「心服之贊詞」。黃庭堅《沁園春》:「鏡裡拈花,水中捉月,覷著無由得近伊」,「是為心癢之恨詞」。同樣用月作比喻,一個是表示敬仰讚美,一個是表示怨恨,感情不同,稱為二柄。「比喻有兩柄而復具多邊。蓋事物一而已,然非止一性一能,遂不限於一功一效。取譬者用心或別,著眼因殊,指同而旨則異;故一事物之象可以孑立應多,守常處變。譬夫月,形圓而體明,圓若明之在月,猶《墨經》言堅若白之在石,『不相外』而『相盈』……。鏡喻於月,如庾信《詠鏡》:『月生無有桂』,取明之相似,而亦可兼取圓之相似。……王禹偁《龍鳳茶》:『圓似三秋皓月輪』,……僅取圓之相似,不及於明。月亦可喻目,洞矚明察之意,如蘇軾《吊李台卿》,『看書眼如月』。」(《管錐編·周易正義·歸妹》)同用月做比喻,可以比圓,比明亮,比明察,這是比喻的多邊。

  這首詞用「江樓月」作比,在上片裡讚美「江樓月」「南北東西,只有相隨無別離」,是到處漂泊,永不分離的贊詞。下片裡寫「江樓月」,「暫滿還虧,待得團圓是幾時」,是難得團圓的恨詞。同樣用「江樓月」作比,一讚一恨,是在一篇中用同一個比喻而具有二柄。還有,上片的「江樓月」,比「只有相隨無別離」,是永不分離;下片的「江樓月」,比「待得團圓是幾時」,是難得團圓。命意不同。同用一個比喻,在一首詞裡,所比不同,構成多邊。像這樣,同一個比喻,在一首詞裡,既有二柄,復具多邊,這是很難找的。因此,這首詞裡用的比喻,在修辭學上是非常突出的。這樣的比喻,是感情的自然流露,不是有意造作,用得又非常貼切,這是更為難能可貴的。作者經常在月下懷念妻子,所以產生上片的比喻;作者感歎與妻子難得團圓,所以產生下片的比喻。這些是作者獨具的感情,所以寫得那樣真實而獨具特色。

  此詞從江樓月聯想到人生的聚散離合。月的陰晴圓缺,卻又不分南北東西,而與人相隨。詞人取喻新巧,正反成理。以「不似」與「卻似」隱喻朋友的聚與散,反映出聚暫離長之恨。具有鮮明的民歌色彩。全詞明白易曉,流轉自如。風格和婉,含蘊無限。曾季狸《艇齋話》:本中長短句,渾然天成,不減唐、《花間》之作。《嘯翁詞評》:居仁直忤柄臣,深居講道。而小詞乃工穩清潤至此。

賞析

  此詞中表面上說「恨君」,實際上是思君。表面上說只有月亮相隨無離別,實際上是說跟君經常別離。下片借月的暫滿還虧,比喻他跟君的暫聚又別。這首詞的特色富有民歌風味。民歌是感情自然流露,不用典故,是白描。

  這首詞正是真情的自然流露,也是白描。民歌往往採用重複歌唱的形式,這首詞也一樣。不僅由於《採桑子》這個詞調的特點,像「南北東西」,「暫滿還虧」兩句是反覆的;就是上下兩片,也有加以變化的重複,如「恨君不似江樓月」與「恨君卻似江樓月」只有一字之差,像民歌中的重疊一樣。還有,民歌也往往用比喻,這首詞的「江樓月」,正是比喻。

  詞中「江樓月」的比喻,很具有藝術特色。錢鍾書曾講過「喻之二柄」、「喻之多邊」。錢鍾書所謂二柄:「同此事物,援為比喻,或以褒,或以貶,或示喜,或示惡,詞氣迥異;修詞之學,亟宜指示。」例如「韋處厚《大義禪師碑銘》:」佛猶水中月,可見不可取『,超妙而不可炔,猶雲』高山仰止,雖不能至,心嚮往之『,是為心服之贊詞。黃庭堅《沁園春》:』鏡裡拈花,水中捉月,覷著無由得近伊『,猶雲』甜糖抹鼻子上,只教他舐不著『,是為心癢之恨詞。「同樣這首詞用水中之月作比喻,一個表達敬仰之意,一個表示不滿之情,然而感情不同,稱為比喻的二柄。鏡喻於月,如庾信《詠鏡》:「月生無有桂『,取明之相似,而亦可兼取圓之相似王禹偁《龍鳳茶》:」圓似三秋皓月輪』,僅取圓之相似,不及於明,『月眼』、『月面』均為常言,而眼取月之明,面取月之圓,各傍月性之一邊也。「(節引自《管錐篇·周易正義·歸妹》如例子中所講同用月做比喻,可以比圓,又可比明亮,這是比喻的多邊。

  這首詞用「江樓月」作比,詞人上片裡讚美「江樓月」,南北東西,只有相隨無別離「,說的是人雖到處漂泊,而明月隨人,永不分離,是贊詞。下片裡也用」江樓月「作比,」暫滿還虧,待得團圓是幾時「,說的是月圓時少,缺時多,難得團圓,是恨詞。

  同樣用「江樓月」作比,一讚一恨,是一篇中用同一事物作比喻而表達不同感情,從而具有二柄。還有,上片的「江樓月」,比喻「只有相隨無別離」;下片的「江樓月」,比喻「待得團圓是幾時」。一首詞裡,同用一個比喻,所比不同,構成多邊。像這樣,同一個比喻,一首詞裡,既有二柄,又有多邊,這是很難找的。因此,這首詞裡用的比喻,修辭學上是非常突出的。而且這樣的比喻,是感情自然流露,不是有意造作,被詞人用得非常貼切,這是此首詞更為難能可貴的特點。

  這詞的想像跟後漢徐淑《答夫秦嘉書》的想像頗有相似之妙處。徐淑說:「身非形影,何能動而輒俱;體非比目,何能同而不離。」徐淑雖用了兩個不同的比喻,「何能動而輒俱」,「何能同而不離」,但與該詞想像一致,所以這兩人也可以說千載同心了。

參考資料:

1、
周振甫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南宋·遼·金)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 :1121-1222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