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文本

 字景仁,唐朝宰相,南陽棘陽人,(595~645年)。祖父名善方,仕蕭察,吏部尚書。父名之象,隋末為邯鄲令。曾被人誣陷。岑聰慧敏捷,博通經史。他善於文詞,《新唐書·藝文志》著錄其文集60卷,已散佚。《全唐文》錄存其文20篇,《全唐詩》錄存其詩4首。

岑文本傳》參考譯文:
  岑文本,字景仁,南陽棘陽人。性格沉穩文靜,容貌氣質好,學識廣博,能融會貫通,談吐文雅,善於寫文章。貞觀元年,他被任命為秘書郎,同時在中書省兼職。正遇上太宗行藉田之禮,岑文本獻上《藉田頌》。等到新年太宗親臨宴請百官的時候,文本又獻上《三元頌》,文章的語言很美。文本的文才已經很有名氣,再加上李靖推薦,於是太宗任命他為中書侍郎,專門掌管朝中的機密文件。文本認為自己出身書生,因此總是很謙遜。平時的舊友,即使出身微賤,文本也一定與他行對等的禮。文本的住所低矮簡陋,室內連褥墊、帳幔之類的裝飾也沒有。侍奉老母以孝順聞名,扶養弟侄們情深義重。太宗常常說他「寬宏仁厚忠誠嚴謹,我把他當作親信」。此時,新立晉王為皇太子,名士多兼任太子的屬官,太宗想讓文本也兼任太子的屬官。文本拜兩拜,說道:「我憑借平庸的才能,所居官職早就超過了自己的能力,只擔任這一個官職,還擔心錯誤多得數不清,怎麼能再辱列太子的屬官,來招致輿論的非議呢?請您允許我一心侍奉您,不再希求太子的恩澤。」太宗於是放棄了讓文本兼任太子屬官的想法,仍然讓他五日一參拜太子,皇太子按照賓友之禮,與他答拜,他就是這樣被禮遇。不久文本被封為中書令,回家後面帶憂色,他的母親很奇怪,問他這是為什麼,文本說:「我既非元勳又非先王舊臣,承受了朝廷過多的寵信和榮耀,責任重、官職高,因此憂懼。」親戚朋友有來慶賀的,文本就說:「現在只接受哀悼,不接受慶賀。」又有人勸他置產業,文本歎息說:「我南方一平民百姓,空手進京,當初的願望,不過做個秘書郎、縣令而已。沒有戰功,僅僅憑著文章官至中書令,這已經到了極點了。承受那麼重的俸祿,已經很不安,哪裡談得到再置產業呢?」勸他置產業的人感歎著退下了。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