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元衡

武元衡(758~815) 唐代詩人,字伯蒼。緱氏(今河南偃師東南)人。 武則天曾侄孫。 建中四年,登進士第,累辟使府,至監察御史,後改華原縣令。德宗知其才,召授比部員外郎。歲內,三遷至右司郎中,尋擢御史中丞。順宗立,罷為右庶子。憲宗即位,復前官,進戶部侍郎。元和二年,拜門下侍郎平章事,尋出為劍南節度使。八年,征還秉政,早朝被平盧節度使李師道遣刺客刺死。贈司徒,謚忠愍。《臨淮集》十卷,今編詩二卷。

生平
  武元衡早年曾落第失意,所寫詩歌如《寒食下第》、《長安敘懷寄崔十五》、《行路難》等,往往嗟病歎貧,抒發牢騷不平之氣。後仕宦顯達,所寫詩歌,多屬官場酬贈之作,缺乏思想深度。少數作品如七律《送崔判官使太原》、《送張六諫議歸朝》、《酬嚴司空荊南見寄》等,感情深厚,辭氣挺拔,對同僚於推挹褒獎之際時以國事、德行相勖勉,與一般應酬之作有所不同。《又玄集》、《唐詩鼓吹》等唐詩選本多選其詩。尤其是《酬嚴司空荊南見寄》,胡應麟以為是"中唐妙唱"(《詩藪·內編卷五》)。他出鎮巴蜀時所作的詩歌,如七絕《題嘉陵驛》、《夏夜餞裴行軍赴朝命》,五律《夕次潘山下》,五絕《途中即事》等,或抒寫報國豪情,或寄托羈旅行役之思,都真切感人。其詩藻思綺麗,琢句精妙。

  張為《詩人主客圖》把武元衡奉為"瑰奇美麗主"。魏泰以為"武元衡律詩勝古詩,五字句又勝七字"(《臨漢隱居詩話》)。但其五言近體雖極工巧,而渾厚不足,所以傳誦之作反而較少。

  原有《武元衡集》10卷。今存《臨淮詩集》2卷,收於《唐詩百名家全集》中。《全唐詩》錄其詩2卷。《全唐文》錄其文10篇。事跡見新、舊《唐書》本傳、《唐詩紀事》、《唐才子傳》。

  杜黃裳之後拜相的武元衡,是一位極溫雅沉靜彬彬有禮的書生,晚唐著名詩人,詩風雅正,音韻清朗,切合音律。據正史所載,武元衡每有新詩出,必被好事者譜入歌曲,廣為傳唱。張為曾做《詩人主客圖》分元和詩人為六派,各有主人一人,升堂、入室、及門等賓客若干,以武元衡為瑰奇美麗主,與白居易齊名,劉禹錫尚在其下,可見其影響力。高崇文雖有平蜀之功,然善治軍不善治蜀,憲宗於是讓武元衡代他為西川節度使。高崇文走的時候滿載軍資金帛伎樂古玩而歸,「蜀地幾為之空」。武元衡到任之後選賢才,安黎民,撫蠻夷,為政廉明,生活節儉,政績卓著,中外同欽。然而蜀地自韋皋以來已養成了詩酒花韻召伎宴飲的官場習氣,即席賦詩對於文采風流的武元衡來說當然是小菜一碟,但持身甚正的他並不真喜歡這種浮華風氣,《新唐書》說他「雅性莊重,然淡於接物」,就是說他不喜歡應酬。從那句「滿堂誰是知音者」的宴飲詩裡,我們彷彿可以看見一片觥籌交錯中武元衡那溫和有禮而又有些寂寞的微笑。

  得憲宗信任拜相之後,所有兵事都由武元衡主持,平定浙西節度李錡之亂,又力主征討淮西吳元濟叛亂。時強藩相互勾結,又重金賄賂朝廷大臣,互為呼應,武元衡承受著極重的壓力,卻從不為所動,一力主戰,聲色俱厲,決不對強藩退讓半步。對於杜黃裳,藩鎮想過賄賂,對於武元衡,就只有詆毀和攻擊。在一切政治手段均告無效之後,元和十年,武元衡被藩鎮派遣的刺客刺殺身亡。武元衡之死,極為慘烈悲壯,唐書描述如下:

  元和十年(815年)被平盧節度使李師道派遣的刺客殺害。武元衡死後,整個長安人心惶惶,每個人都感覺到了人生的無常、世事的難料。官員們對長安的治安憂心忡忡。白居易上書極力要求嚴查殺死武元衡的兇手,被貶江州司馬。

  武元衡一生清貧,他的詩作以瑰奇艷麗著稱,唐詩中色彩最濃烈的詩作就莫過於他的那首「麻衣如雪一枝梅,笑掩微妝入夢來。若到越溪逢越女,紅蓮池裡白蓮開」。末句色彩對比之強烈感性,常常讓我想起他溫和的微笑和悲情的結局,想起飛騰的火焰和淋漓的鮮血,昭示著生命的壯烈與不屈。他終以自己的生命為獻祭,來實踐自己的政治理想和追求。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