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遣懷》杜牧


遣懷

作者:杜牧

朝代:唐代



落魄江南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中輕。(江南 一作:江湖;纖細 一作:腸斷)
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作品關鍵字:-唐詩三百首-抒懷


作者簡介:

杜牧

  杜牧(公元803-約852年),字牧之,號樊川居士,漢族,京兆萬年(今陝西西安)人,唐代詩人。杜牧人稱「小杜」,以別於杜甫。與李商隱並稱「小李杜」。因晚年居長安南樊川別墅,故後世稱「杜樊川」,著有《樊川文集》。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失意潦倒,攜酒漂泊江湖,沉湎於楚靈王喜好的細腰女子和趙飛燕的輕盈舞姿。揚州十年的縱情聲色,好像一場夢,醒悟回頭,卻在青樓女子這中落得一個薄情的名聲。

註釋
1落魄:仕宦潦倒不得意,飄泊江湖。魄一作拓。楚腰:指細腰美女。《韓非子·二柄》:「楚靈王好細腰,而國中多餓人。」
2掌中輕:漢成帝皇后趙飛燕「體輕,能為掌上舞」(《飛燕外傳》)。
3十年:一作三年。
4青樓:舊指精美華麗的樓房,也指妓院。薄倖:薄情。


鑒賞

  此追憶揚州歲月之作。杜牧於公元833-835年(文宗大和七年至九年)在淮南節度使牛僧孺幕府任推官,轉掌書記,居揚州。當時他三十一、二歲,頗好宴游。從此看,他與揚州青樓女子多有來往,詩酒風流,放浪形骸。故日後追憶,乃有如夢如幻、一事無成之歎。這是詩人感慨人生自傷懷才不遇之作,非如某些文學史所論遊戲人生,輕佻頹廢,庸俗放蕩之什。《唐人絕句精華》云:「才人不得見重於時之意,發為此詩,讀來但見其兀傲不平之態。世稱杜牧詩情豪邁,又謂其不為齪齪小謹,即此等詩可見其概。」

  詩的前兩句是昔日揚州生活的回憶:潦倒江湖,以酒為伴;秦樓楚館,美女嬌娃,過著放浪形骸的浪漫生活。「楚腰纖細掌中輕」,運用了兩個典故。楚腰,指美人的細腰。「楚靈王好細腰,而國中多餓人」(《韓非子·二柄》)。掌中輕,指漢成帝皇后趙飛燕,「體輕,能為掌上舞」(見《飛燕外傳》)。從字面看,兩個典故,都是誇讚揚州妓女之美,但仔細玩味「落魄」兩字,可以看出,詩人很不滿於自己沉淪下僚、寄人籬下的境遇,因而他對昔日放蕩生涯的追憶,並沒有一種愜意的感覺。「十年一覺揚州夢」,這是發自詩人內心的慨歎,好像很突兀,實則和上面二句詩意是連貫的。「十年」和「一覺」在一句中相對,給人以「很久」與「極快」的鮮明對比感,愈加顯示出詩人感慨情緒之深。而這感慨又完全歸結在「揚州夢」的「夢」字上:往日的放浪形骸,沉湎酒色;表面上的繁華熱鬧,骨子裡的煩悶抑鬱,是痛苦的回憶,又有醒悟後的感傷。這就是詩人所「遣」之「懷」。忽忽十年過去,那揚州往事不過是一場大夢而已。「贏得青樓薄倖名」—最後竟連自己曾經迷戀的青樓也責怪自己薄情負心。「贏得」二字,調侃之中含有辛酸、自嘲和悔恨的感情。這是進一步對「揚州夢」的否定,可是寫得卻是那樣貌似輕鬆而又詼諧,實際上詩人的精神是很抑鬱的。十年,在人的一生中不能算短暫,自己卻一事無成,絲毫沒有留下什麼。這是帶著苦痛吐露出來的詩句,非再三吟哦,不能體會出詩人那種意在言外的情緒。

  前人論絕句嘗謂:「多以第三句為主,而第四句發之」(胡震亨《唐音癸簽》),杜牧這首絕句,可謂深得其中奧妙。這首七絕用追憶的方法入手,前兩句敘事,後兩句抒情。三、四兩句固然是「遣懷」的本意,但首句「落魄江湖載酒行」卻是所遣之懷的原因,不可輕輕放過。前人評論此詩完全著眼於作者「繁華夢醒,懺悔艷游」,是不全面的。詩人的「揚州夢」生活,是與他政治上不得志有關。因此這首詩除懺悔之意外,大有前塵恍惚如夢,不堪回首之意。

參考資料:

1、
《唐詩鑒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年12月版,第1096-1097頁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