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言》呂巖


七言

作者:呂巖

朝代:唐代


金丹一粒定長生,須得真鉛煉甲庚。火取南方赤鳳髓,

水求北海黑龜精。鼎追四季中央合,藥遣三元八卦行。

齋戒興功成九轉,定應入口鬼神驚。

功滿來來際會難,又聞東去上仙壇。杖頭春色一壺酒,

頂上雲攢五嶽冠。飲酒龜兒人不識,燒山符子鬼難看。

先生去後身須老,乞與貧儒換骨丹。

碧潭深處一真人,貌似桃花體似銀。鬢髮未斑緣有術,

紅顏不老為通神。蓬萊要去如今去,架上黃衣化作雲。

任彼桑田變滄海,一丸丹藥定千春。

爐養丹砂鬢不斑,假將名利住人間。已逢志士傳神藥,

又喜同流動笑顏。老子道經分付得,少微星許共相攀。

幸蒙上士甘撈摝,處世輸君一個閒。

誰解長生似我哉,煉成真氣在三台。盡知白日昇天去,

剛逐紅塵下世來。黑虎行時傾雨露,赤龍耕處產瓊瑰。

只吞一粒金丹藥,飛入青霄更不回。

亂雲堆裡表星都,認得深藏大丈夫。綠酒醉眠閒日月,

白蘋風定釣江湖。長將氣度隨天道,不把言詞問世徒。

山水路遙人不到,茅君消息近知無。

鶴為車駕酒為糧,為戀長生不死鄉。地脈尚能縮得短,

人年豈不展教長。星辰往往壺中見,日月時時衲裡藏。

若欲時流親得見,朝朝不離水銀行。

靈芝無種亦無根,解飲能餐自返魂。但得煙霞供歲月,

任他烏兔走乾坤。嬰兒只戀陽中母,奼女須朝頂上尊。

一得不回千古內,更無塚墓示兒孫。

世上何人會此言,休將名利掛心田。等閒倒盡十分酒,

遇興高吟一百篇。物外煙霞為伴侶,壺中日月任嬋娟。

他時功滿歸何處,直駕雲車入洞天。

玄門帝子坐中央,得算明長感玉皇。枕上山河和雨露,

笛中日月混瀟湘。坎男會遇逢金女,離女交騰嫁木郎。

真個夫妻齊守志,立教牽惹在陰陽。

遙指高峰笑一聲,紅霞紫霧面前生。每於廛市無人識,

長到山中有鶴行。時弄玉蟾驅鬼魅,夜煎金鼎煮瓊英。

他時若赴蓬萊洞,知我仙家有姓名。

堪笑時人問我家,杖擔雲物惹煙霞。眉藏火電非他說,

手種金蓮不自誇。三尺焦桐為活計,一壺美酒是生涯。

騎龍遠出遊三島,夜久無人玩月華。

九曲江邊坐臥看,一條長路入天端。慶雲捧擁朝丹闕,

瑞氣裴回起白煙。鉛汞此時為至藥,坎離今日結神丹。

功能濟命長無老,只在人心不是難。

玄門玄理又玄玄,不死根元在汞鉛。知是一般真個術,

調和六一也同天。玉京山上羊兒鬧,金水河中石虎眠。

妙要能生覺本體,勤心到處自如然。

公卿雖貴不曾酬,說著仙鄉便去游。為討石肝逢蜃海,

因尋甜雪過瀛洲。山川醉後壺中放,神鬼閒來匣裡收。

據見目前無個識,不如杯酒混凡流。

曾邀相訪到仙家,忽上崑崙宴月華。玉女控攏蒼獬豸,

山童提挈白蝦蟆。時斟海內千年酒,慣摘壺中四序花。

今在人寰人不識,看看揮袖入煙霞。

火種丹田金自生,重重樓閣自分明。三千功行百旬見,

萬里蓬萊一日程。羽化自應無鬼錄,玉都長是有仙名。

今朝得赴瑤池會,九節幢幡洞裡迎。

因看崔公入藥鏡,令人心地轉分明。陽龍言向離宮出,

陰虎還於坎位生。二物會時為道本,五方行盡得丹名。

修真道士如知此,定跨赤龍歸玉清。

浮生不實為輕忽,衲服深藏奇異骨。非是塵中不染塵,

焉得物外通無物。共語難兮情兀兀,獨自行時輕拂拂。

一點刀圭五彩生,飛丹走入神仙窟。

莫怪愛吟天上詩,蓋緣吟得世間稀。慣餐玉帝宮中飯,

曾著蓬萊洞裡衣。馬踏日輪紅露卷,鳳銜月角擘雲飛。

何時再控青絲轡,又掉金鞭入紫微。

黃芽白雪兩飛金,行即高歌醉即吟。日月暗扶君甲子,

乾坤自與我知音。精靈滅跡三清劍,風雨騰空一弄琴。

的當南遊歸甚處,莫交鶴去上天尋。

雲鬢雙明骨更輕,自言尋鶴到蓬瀛。日論藥草皆知味,

問著神仙自得名。簪冷夜龍穿碧洞,枕寒晨虎臥銀城。

來春又擬攜筇去,為憶軒轅海上行。

龍精龜眼兩相和,丈六男兒不奈何。九盞水中煎赤子,

一輪火內養黃婆。月圓自覺離天網,功滿方知出地羅。

半醉好吞龍鳳髓,勸君休更認彌陀。

強居此境絕知音,野景雖多不合吟。詩句若喧卿相口,

姓名還動帝王心。道袍薜帶應慵掛,隱帽皮冠尚懶簪。

除此更無餘個事,一壺村酒一張琴。

華陽山裡多芝田,華陽山叟復延年。青松巖畔攀高幹,

白雲堆裡飲飛泉。不寒不熱神蕩蕩,東來西去氣綿綿。

三千功滿好歸去,休與時人說洞天。

天生不散自然心,成敗從來古與今。得路應知能出世,

迷途終是任埋沈。身邊至藥堪攻煉,物外丹砂且細尋。

咫尺洞房仙景在,莫隨波浪沒光陰。

自隱玄都不記春,幾回滄海變成塵。玉京殿裡朝元始,

金闕宮中拜老君。悶即駕乘千歲鶴,閒來高臥九重雲。

我今學得長生法,未肯輕傳與世人。

北帝南辰掌內觀,潛通造化暗相傳。金槌袖裡居元宅,

玉戶星宮降上玄。舉世盡皆尋此道,誰人空裡得玄關。

明明道在堪消息,日月灘頭去又還。

日影元中合自然,奔雷走電入中原。長驅赤馬居東殿,

大啟朱門泛碧泉。怒拔昆吾歌聖化,喜陪孤月賀新年。

方知此是生生物,得在仁人始受傳。

六龍齊駕得升乾,須覺潛通造化權。真道每吟秋月澹,

至言長運碧波寒。晝乘白虎游三島,夜頂金冠立古壇。

一載已成千歲藥,誰人將袖染塵寰。

五嶽灘頭景象新,仁人方達杳冥身。天綱運轉三元淨,

地脈通來萬物生。自曉谷神通此道,誰將理性慾修真。

明明說向中黃路,霹靂聲中自得神。

欲陪仙侶得身輕,飛過蓬萊徹上清。朱頂鶴來雲外接,

紫鱗魚向海中迎。姮娥月桂花先吐,王母仙桃子漸成。

下瞰日輪天欲曉,定知人世久長生。

四海皆忙幾個閒,時人口內說塵緣。知君有道來山上,

何似無名住世間。十二樓台藏秘訣,五千言內隱玄關。

方知鼎貯神仙藥,乞取刀圭一粒看。

割斷繁華掉卻榮,便從初得是長生。曾於錦水為蟬蛻,

又向蓬萊別姓名。三住住來無否泰,一塵塵在世人情。

不知功滿歸何處,直跨虯龍上玉京。

當年詩價滿皇都,掉臂西歸是丈夫。萬頃白雲獨自有,

一枝丹桂阿誰無。閒尋渭曲漁翁引,醉上蓮峰道士扶。

他日與君重際會,竹溪茅舍夜相呼。

金錘灼灼舞天階,獨自騎龍去又來。高臥白雲觀日窟,

閒眠秋月擘天開。離花片片乾坤產,坎蕊翻翻造化栽。

晚醉九巖回首望,北邙山下骨皚皚。

結交常與道情深,日日隨他出又沈。若要自通雲外鶴,

直須勤煉水中金。丹成只恐乾坤窄,餌了寧憂疾患侵。

未去瑤台猶混世,不妨杯酒喜閒吟。

因攜琴劍下煙蘿,何幸今朝喜暫過。貌相本來猶自可,

針醫偏更效無多。仙經已讀三千卷,古法曾持十二科。

些小道功如不信,金階捨手試看麼。

傾側華陽醉再三,騎龍遇晚下南巖。眉因拍劍留星電,

衣為眠雲惹碧嵐。金液變來成雨露,玉都歸去老松杉。

曾將鐵鏡照神鬼,霹靂搜尋火滿潭。

鐵鏡烹金火滿空,碧潭龍臥夕陽中。麒麟意合乾坤地,

獬豸機關日月東。三尺劍橫雙水岸,五丁冠頂百神宮。

閒鋪羽服居仙窟,自著金蓮造化功。

隨緣信業任浮沈,似水如雲一片心。兩卷道經三尺劍,

一條藜杖七絃琴。壺中有藥逢人施,腹內新詩遇客吟。

一嚼永添千載壽,一丸丹點一斤金。

琴劍酒棋龍鶴虎,逍遙落托永無憂。閒騎白鹿游三島,

悶駕青牛看十洲。碧洞遠觀明月上,青山高隱彩雲流。

時人若要還如此,名利浮華即便休。

紫極宮中我自知,親磨神劍劍還飛。先差玉子開南殿,

後遣青龍入紫微。九鼎黃芽棲瑞鳳,一軀仙骨養靈芝。

蓬萊不是凡人處,只怕愚人洩世機。

向身方始出埃塵,造化功夫只在人。早使亢龍拋地網,

豈知白虎出天真。綿綿有路誰留我,默默忘言自合神。

擊劍夜深歸甚處,披星帶月折麒麟。

春盡閒閒過落花,一回舞劍一吁嗟。常憂白日光陰促,

每恨青天道路賒。本志不求名與利,元心只慕水兼霞。

世間萬種浮沉事,達理誰能似我家。

日為和解月呼丹,華夏諸侯肉眼看。仁義異如胡越異,

世情難似泰衡難。八仙煉後鍾神異,四海磨成照膽寒。

笑指不平千萬萬,騎龍撫劍九重關。

別來洛汭六東風,醉眼吟情慵不慵。擺撼乾坤金劍吼,

烹煎日月玉爐紅。杖搖楚甸三千里,鶴翥秦煙幾萬重。

為報晉成仙子道,再期春色會稽峰。

發頭滴血眼如鐶,吐氣雲生怒世間。爭耐不平千古事,

須期一訣蕩凶頑。蛟龍斬處翻滄海,暴虎除時拔遠山。

為滅世情兼負義,劍光腥染點痕斑。

雨雪霏霏天已暮。金鐘滿勸撫焦桐。詩吟席上未移刻,

劍舞筵前疾似風。何事行杯當午夜,忽然怒目便騰空。

不知誰是虧忠孝,攜個人頭入坐中。

未煉還丹且煉心,丹成方覺道元深。每留客有錢酤酒,

誰信君無藥點金。洞裡風雷歸掌握,壺中日月在胸襟。

神仙事業人難會,養性長生自意吟。

鐵牛耕地種金錢,刻石時童把貫穿。一粒粟中藏世界,

二升鐺內煮山川。白頭老子眉垂地,碧眼胡兒手指天。

若向此中玄會得,此玄玄外更無玄。

箕星昴宿下長天,凡景寧教不愕然。龍出水來鱗甲就,

鶴沖天氣羽毛全。塵中教化千人眼,世上人知爾雅篇。

自是凡流福命薄,忍教微妙略輕傳。

閒來掉臂入天門,拂袂徐徐撮彩雲。無語下窺黃谷子,

破顏平揖紫霞君。擬登瑤殿參金母,回訪瀛洲看日輪。

恰值嫦娥排宴會,瑤漿新熟味氤氳。

曾隨劉阮醉桃源,未省人間欠酒錢。一領布裘權且當,

九天回日卻歸還。鳳茸襖子非為貴,狐白裘裳欲比難。

只此世間無價寶,不憑火裡試燒看。

因思往事卻成憨,曾讀仙經第十三。武氏死時應室女,

陳王沒後是童男。兩輪日月從他載,九個山河一擔擔。

盡日無人話消息,一壺春酒且醺酣。

垂袖騰騰傲世塵,葫蘆攜卻數遊巡。利名身外終非道,

龍虎門前辨取真。一覺夢魂朝紫府,數年蹤跡隱埃塵。

華陰市內才相見,不是尋常賣藥人。

萬卷仙經三尺琴,劉安聞說是知音。杖頭春色一壺酒,

爐內丹砂萬點金。悶裡醉眠三路口,閒來游釣洞庭心。

相逢相遇人誰識,只恐沖天沒處尋。

曾戰蚩尤玉座前,六龍高駕振鳴鑾。如來車後隨金鼓,

黃帝旂傍戴鐵冠。醉捋黑鬚三島黯,怒抽霜劍十洲寒。

軒轅世代橫行後,直隱深巖久覓難。

頭角蒼浪聲似鐘,貌如冰雪骨如松。匣中寶劍時頻吼,

袖裡金錘逞露風。會飲酒時為伴侶,能行詩句便參同。

來年定赴蓬萊會,騎個生獰九色龍。

神仙暮入黃金闕,將相門關白玉京。可是洞中無好景,

為憐天下有眾生。心琴際會閒隨鶴,匣劍時磨待斷鯨。

進退兩楹俱未應,憑君與我指前程。

九鼎烹煎一味砂,自然火候放童花。星辰照出青蓮顆,

日月能藏白馬牙。七返返成生碧霧,九還還就吐紅霞。

有人奪得玄珠餌,三島途中路不賒。

天生一物變三才,交感陰陽結聖胎。龍虎順行陰鬼去,

龜蛇逆往火龍來。嬰兒日吃黃婆髓,奼女時餐白玉杯。

功滿自然居物外,人間寒暑任輪迴。

星辰聚會入離鄉,日月盈虧助藥王。三候火燒金鼎寶,

五符水煉玉壺漿。乾坤反覆龍收霧,卯酉相吞虎放光。

入室用機擒捉取,一丸丹點體純陽。


作者簡介:

呂巖

  呂巖,也叫做呂洞賓。唐末、五代著名道士。名□(一作□),號純陽子,自稱回道人。世稱呂祖或純陽祖師,為民間神話故事八仙之一。較早的宋代記載,稱他為「關中逸人」或「關右人」,元代以後比較一致的說法,則為河中府蒲阪縣永樂鎮(今屬山西芮城)人,或稱世傳為東平(治在今山東東平)人。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