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劇·承明殿霍光鬼諫》楊梓


雜劇·承明殿霍光鬼諫

作者:楊梓

朝代:元代


第一折

(昌邑王上,開了)(外雲了)(外上,諫不從了)(等外出了)(正末重扮霍光帶劍上開)老夫霍光,官拜大司馬。昭帝駕崩,昌邑王即位。文官尚書楊敞,武官老夫,俺二人扶立著他。老夫因病數日不朝,聽的道昌邑王為君未及一月,造下一千一百一十七樁大罪。朝冶官人每道,當初扶立他,不干別人事,都是霍光那老子。嗨,教老夫怎主呵。喑想高祖創立起惹大漢朝天下,也非同小可呵。

【仙呂】【點絳唇】策立懷王,遣差劉項,驅兵將,西楚秦邦,都有豪氣三千丈。

【混江龍】得其民望,沛公戈戟入咸陽。子嬰受降於軹道,霸王自刎在烏江。滅楚亡秦劉社稷,虧殺創業開基漢高皇。後□□□□□□□□□□,整日價簫韶隊衛,絃管聲中,歌喉宛轉,舞態翩躚,□□□□□□龍袍,尚古自醉薰薰終日如泥樣。只聽的調弦品竹,甚的是論道經邦。

(雲)來到朝門外,只怕撞著楊敞,不如只從後宰門入去。(楊敞撞見了)(雲了)尚書諫不從,放心,老夫進諫去。

【油葫蘆】終日醄醄入醉鄉,這其間敢歸洞房。呀,可早燒銀燭照紅妝,只聽的鬧垓垓歌舞人來往。韻悠悠羌管聲嘹亮。此日憂太康,我待諫昌邑王,可敢闌珊了竹葉樽前唱?回心待修國政理朝綱。

【天下樂】剷地爛醉佳人錦瑟傍,我過得蕭牆,我待朝帝王。不聽的古刺刺淨鞭三下響。不見文官每列在左壁,武官海列在右廂。尚古自列金釵十二行。(見昌邑王了),(雲了)殿下知罪麼?(邑王雲了)(雲)為君未及一月,造下罪一千一百一十七樁,殿下猶不知!

【那吒令】陛上道你污濫如寵西施吳王;好色如奸無祥楚王;亂宮如寵妲己紂王。對著眾宰臣、諸卿相咱則是好好商量。

【鵲踏枝】似這般壞家邦、損忠良,疾忙分付江山,遞納龍床。到如今四方軍民都讚揚,他德過如禹舜堯湯。

【寄生草】他聽得仁風盛。帝業昌,孝昭帝先向山陵葬,昌邑王不識朝相。見如今新天子守取蟠龍亢,這的是前人田土後人收,可正是長江後浪催前浪。

(等昌邑王雲了)

【六么序】倒把我迎頭阻,劈面搶,到咱行數黑論黃,賣弄他血氣方剛,武藝高強。我覷的小可尋常,不由人豪氣三千丈,登時教你禍起蕭牆。不間五步間敢血濺金階上,休那裡俄延歲月,打捱時光。

【么】應昂,行唐,走奔龍床,扯住衣裳,則就這金鑾殿上,咱兩個並一場。我見他言語慌忙,手腳張狂,事急也卻索著忙。俺英雄犯下無遮當,豈不聞專諸能刺吳王?今日咱君臣義分無承望,你待仿驪姬亂晉,俺難學伊尹扶湯。

(雲)尚書,昌邑王無道,咱兩個別文武百官。擺整仗鑾駕,請新君去來。(做迎駕上了)(雲)昌邑王無道,不堪為宗廟之王,今日別立新君,咱文武兩班,一齊呼噪者。(一行雲了)(雲)昌邑王,新君聖旨:免你死罪,封為侯,出朝去者。(昌邑雲了)(駕封官了)(雲)老臣情願致仕閒居。(駕上宣二淨了,封官了)(雲)陛下;這兩個逆子,封許大官職,據一人頂門胎發猶存。

【後庭花】怎消得把千鍾祿位享,將萬民財物匡,把二品皇宣受,將三台銀印掌。他那理會理朝綱?據這廝每村沙莽撞,念不的書兩行,開不的弓一張,便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青哥兒】他怎做的朝中朝中宰相?枉了失其失其民望。諒這廝生長在細米乾柴不漏房,便賜與紫綬金章羽旌旄幢。教端堆都堂,輔佐吾皇,判斷朝綱,整治家邦。我則怕差錯陰陽,激惱穹蒼。天降災殃,六月飛霜,早殺了農桑,水淹了田莊,四境饑荒,萬姓逃亡。覷著他,狠似豺狼,蠢似豬羊,眼嵌縮腮模樣,面黃肌瘦形相。爺飯娘羹,嬌養,夫貴妻榮休望,教骨奸折倍光,是無桅船,沒底筐。我王待遠法商湯,臣伏戎羌,郊拱平章,採納賢良,選用忠良,行止端方,才智非常,論道經邦,展土開疆,教萬國伏降,萬民安康,萬壽無疆,萬世稱揚。似這等油蟲麻猾猻般性輕狂猖。他怎圖畫作麒麟像。

(駕雲了)(雲)僚臣就今日辭了我主,向南採訪,走一遭去。

【賺煞尾】帝登基,天垂像,則今日天晴日朗。舜門堯年應上蒼,頭直上罩紫霧紅光,齊下五雲鄉。他寂寞索向秋江,年聽的撼宇宙春雷應天響。一個登基在建章,一個潛身在海上,這的是真龍出世假龍藏(下)

第二折

(駕雲了,下)(二淨上,開住)(上兒雲了)(二淨見了,下)(駕一行上,開往)(二淨上,獻小旦了)(上兒上,再雲,下)(正末騎竹馬上,開)奉官裡聖旨,差老夫五南採訪,巡行一遭。又早是半年光景,今日到家,多大來喜悅。

【中呂】【粉蝶兒】羸馬長鞭,路迢遞豈辭勞倦,行殺人也客況淒然。與皇家,出氣力,使殺我也死而無怨。這一場開解民冤,喜還家稱心滿願。

【醉春風】行到二十程,路途三四千。向五南行到半年來,不似這途遠、遠。想著倚門山妻,夢中中子眼前活現。

(到傢俬)左右接了馬者。(卜兒接住了)(雲了)

【紅繡鞋】拂掉了塵埃滿面,喜的咱夫婦團圓。在家時孩兒每行受了些熬煎,雖然咱有些俸祿,有些公田,想著這窮傢俬難過遣。

(雲)我沿途上想著兩個,怎生不來見我?(卜兒雲了)(雲)成君女孩兒,也不出繡房來見我!(卜雲了)(氣倒科)

【剔銀燈】干身事別無甚麼拜見,將一個親子妹向君王行托獻。大古裡是布衣走上黃金殿,則俺那漢宮家可甚納士招賢?想當日巖牆下,渭水邊,和那乞食的淮陰少年。

【蔓菁萊】偏不曾一跳身都榮顯,不曾獻妹妹准財錢,轉換些俸錢,一口氣不回來抵住咽喉,氣的我手兒腳兒滴羞篤速戰。

(雲)我則今日朝見天子,就納諫去。(等駕上,開住)(外上,諫了)(正末便上)(做與楊敞相見科)(雲了)尚書與老夫喚那二賊出來咱。(二淨出來,雲了,下)

【石榴花】我想與皇家出氣力二十年,我也曾居帥府掌軍權。今日向都堂出納著帝上宣,不付能的陞遷,做個官員。我也曾亡生捨死沙場上戰,我也曾眠霜臥雪陣後軍前。想著我水磨鞭方楞鑭雕翎箭,卸金甲博得個紫袍穿。

【斗鵪鶉】打這廝汕鬏髻上封官,粉鼻凹裡受宣。您是裙帶頭衣食,我足劍,甲上俸錢。不打死今番豁不了冤,就這裡盼到半年。問甚末子父情腸,險失下君臣體面。

(做見駕了)(駕雲了)

【上小樓】打這廝才低智淺,怎消的隨朝遷轉。他那裡會展土開疆,治國安邦。獻策呈言?量這廝,有甚未高識遠見,怎消的就都堂戶封八縣?(駕雲了)

【么】倘或取受了百姓錢,違負下帝正宣,敢大膽欺壓良民,冒突天顏,惹罪招愆。久以後市曹中,遭著刑憲,我只怕又連累咱滿門良賤。

(雲)乞陛下將此二賊,打為庶民,成君下於冷宮,聖鑒不錯。(駕雲了)(一行下)(楊敞雲了)(雲)官裡不從諫也,罷、罷、罷。

【耍孩帶四煞】慨君王聖怒難分辨,便是老性命滴溜在眼前。這場羞辱怎禁當,好教我低旨無言。火言聖怒難分解,惱犯著登時斬在目前。人皆倦,輕呵杖該一百,重呵流地三千。

【三煞】可知道摘星樓剖下比干,汨羅江淹殺屈原,姑蘇台范蠡辭了勾踐。從來亂國皆無道,自古昏君不重賢,不把清濁辨,則怕吃人心盜跖,那裡敬有德行顏淵。

【二煞】我為甚倦做官?我為何不愛錢?只圖久後清名顯。我不求金玉重重貴,可甚兒孫個個賢。稱不了平生願。你速離我眼底,休到我根前。

【收尾煞】便加做一品官,剩受取幾道宣。(楊敞雲了)誰待倚唐丈有勢威風顯。(外雲了)我則怕養閨女為官分福淺。(下)

 

第三折

(二淨雲了)(駕一折)(外開一折)(正末做暴病扶主開)自從打了二賊,一臥二旬而不起,好是煩惱人。自從前許多功勞,今日一筆都勾。(做長吁氣科)

【正宮】【端正好】於家漫劬勞,為國空生受。自從立漢室扶監炎劉,愁懷不遂空低海裡,常則是淚濕征衣袖。

【滾繡球】我來的那日頭,染證候,都子為唇家門禽獸,子我這潑殘生千則千休。將霍山纏住拘,將霍禹匹面毆,喑著氣感得幾聲咳嗽,對夫人仔細遺留。都則為辱家門豁不盡心頭氣,獻妹妹遮不了臉上羞,性命似水上浮漚。

(等二淨上,做探病了)(雲)孩兒,我年紀子是兩腳疼痛。(二淨拘腿了)

【倘秀才】匹配下鸞膠風友,博換得堂食御酒,您則是男兒得志秋歸地府,葬荒丘,是一個子收。(小旦雲了)(雲)孩兒,我上天遠入地近也,有幾句遺留,聽我說與你。(等小旦雲了)

【呆古朵】怕你老尊君早晚身亡後,都你個女孩兒聽我遺留。教官裡納士招賢,休教他迷花戀酒。恐怕賊子將忠臣譖,你索款慢去村乒行奏。你只學立齊邦無鹽女,休學那亂劉朝呂太后。

(等駕上)(雲住)(正末雲)呀。臣該萬死。

【倘秀才】臣披不的金章紫綬,剛道的個誠惶頓首。臣講不的舞蹈揚塵三叩頭,感陛下特憐念,舊公侯,親自來問候。(駕問了)(雲)有幾樁事,陛下索從微臣奏咱。陛下開赦書撒放罪囚,薄稅斂存恤戶口,隨路州城把廟宇修,誅不擇骨肉,賞不避仇讎,恩從上流。

【滾繡球】陛下教軍衣襖旋旋關,軍糧食日日有,便使殺他也不辭生受,敢捨性命在劍戟戈矛,不爭咱糧又催稅又催。那其間敢不收麥不熟,枉併的他一家又逃走,豈不怕笞杖徒流?陛下開倉賑濟窮百姓,敢不自然樂、比安家不趁求?則這的是治國元由。(一行上告駕住)(雲)陛下,這兩個賊子,久後必然造反,告一紙獨角赦書,赦了老臣之罪咱。(駕雲了)

【倘秀才】臣則怕連累了霍光老幼,這廝每必反咱劉朝宇宙,這的是未來事微臣早參透。幾句話,記在心頭,休教落後。

【滾繡球】這兩個吃劍頭,久以後死得來不如豬狗,臣則怕連累著三尺荒丘,不爭您剖棺槨戮屍首。這一紙獨角赦把老臣搭救,我便一似護身符懷內牢收,不爭剖開亡父新丘塚,不教人唾罵微臣業骨頭,勳業都休。

(外雲了)

【三煞】飽諳世事慵開口,可怎伏侍君正不到頭。則要你治國安邦,去邪歸正,納士招賢,立漢興劉。學取祖公公豁達大度,海量寬洪,納諫如流,托賴上天眷祐,則要陛下知文武重公侯。

【二煞】天呵謾心昧已的增與陽壽,論到我為國於家拔著短籌,也是我前世前緣,白遣自受,染病耽疾,千則千休。只落的三魂杳杳,四體烘烘。七魄悠悠,好教我無言低首,淚不做淚珠流。

【收尾煞】雙手脈沉細難收救,一口氣不回來便是休。白料殘生決不久,旦幕微臣死之後,不望高原葬土丘,何必追齋枉生受!看誦經文念破口,休想亡靈免得憂,果必君王賜恩厚,思念微臣國政修,出殯威儀迎過路口,登五門君王望影樓。陛上若可憐微臣,遙望著靈車奠一盞酒。(下)

第四折

(駕上,開住,做睡意了)(正末扮魂子上,開)霍山霍禹造反,須索奏知天子去咱。哎,陰司景界好與人世不同呵。(外一折了,下)(等駕上,再開住)(二淨說計一折,下)

【雙調】【新水令】冷颼颼風擺動引魂幡,也是我為國家呵一靈兒不散。高挑起紗照道,輕擺著馬鎆錨環。我待學壘卵攀欄,將我那有仁德帝王諫。

【駐馬聽】夜靜更闌,驀嶺登山尋故關;雲收霧散,披星帶月入長安。生前出力保江山,命終盡節扶炎漢。你看我這一番,擎王保駕無辭憚。(做入宮科)(做燈後立住,等駕打摻科)(雲了)(雲)驚唬了我主,微臣不是邪祟。(等駕雲了)

【雁兒落】微臣共朝臣難擺班,魂魄隨風散,邊關事明日提,早朝把君王諫。

(等駕雲了)

【得勝令】來日個宰相五更寒,正三鼓未更殘。(駕雲了)便待貶怕我宣宮闕,可甚留連你老泰山,了當間,待我似伊尹周公旦。今日把我做邪魔鬼祟看。(正末雲)陛下,有人造反也。(駕雲)。

【雁兒落】陛上道東連函谷關,西接連雲棧,誰人廝覷著?誰人相輕犯?

【掛玉鉤】陛下提備著鐵甲將軍夜過關,倒把臣相輕慢。則怕船到江心補漏難,見百姓遭塗炭。臣武不及伍子胥,文不及周公旦,可惜了六合乾坤,萬里江山。陛下,霍山、霍禹造反,明日請我土赴私宅,以擊金鐘為號,待亂天下,微臣一往來奏知我主。(下)(駕提天明了)(拿二淨上了)(駕斷了)(安排祭主了)

【落梅風】滅九族誅戮了髫齔,斬全家抄估了事產。可憐見二十年公幹,墓頂上灩灩土未乾,這的是承明殿霍光鬼諫。(散場)

題目長安城霍山造反

海溫縣廢王遭難

正名長信宮宣帝登基

承明殿霍光鬼諫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