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劇·輔成王周公攝政》鄭光祖


雜劇·輔成王周公攝政

作者:鄭光祖

朝代:元代


楔子

(微子一折)(駕上,宣住)(正末扮太師上,開)自家姬姓,周家嫡族,現為太師。從先考文王時,參預國事,至今上武王,一同克商伐紂。官裡與諸侯會於鹿台,宦喚某,不知有甚公事。(見駕科)(駕雲)(封公了)(駕雲)(正末雲)陛下,當元本子是弔民伐罪,今來有罪的伐了,有功的賞了。也有紂子武庚,合維殷祀。若不封贈,恐失前言。(駕雲了)(正末雲)叔鮮去呵,是,爭奈兄弟性剛。交叔處、叔度二人同去方可。將叔鮮進封管叔,叔度封蔡叔,叔處封霍叔,名為三監。恁地呵怎生?(一行下)(駕雲)(正末告歸農科,謝恩科,唱)

【仙呂】【賞花時】來紂主殘殷故天,禮後稷南郊以配天。願陛下福齊天,九五數飛龍在天,昨日今商今日周別換了一重天。(下)(三叔一折)(太后雲了)(駕雲)(一行都下了)

 

第一折

(正末秉圭上,開)自今上踐祚無為而治,一十五年,王弗幸有疾弗瘳。今築高台三層,齋戒七日,秉圭祝冊,告於太王、王季、文王,願以臣之身,以代主上之命。未知天只要若何?暗想周家帝嚳,順時積德,至今恰正統,皆順天意人心,卻不曾延其壽算!(唱)

【仙呂】【點絳唇】後稷躬耕,帝堯徵聘,封姬姓。農務興行,周業從茲。

【混江龍】太王修公劉德行,岐山下市井不年成。王季立丕承祖考,太伯賢遠入蠻荊。次及西伯文王善養老,直至當今天子致昇平。當此際紂君暴虐,廢天時殷道難行,寵妲已貪淫肆虐,信惡來濫法極刑,建鹿台宮為九市,奏淫歌夜至達明,酒為池可行舟楫,肉為林不問羶腥,裸形體去逐男女,剖心肝故殺公卿,天降災三年不雨,民失業四海逃生。聽眾口一詞可伐,會諸侯八百來盟,戊午日孟津師渡,甲子日牧野交兵。彼紂王火中燔死,妲己氏劍下屍呈。秉金鉞弔民伐罪,偃旗鼓眾庶歡騰。陰陽再判,日月重明,萬邦入貢,五穀豐登。家無事,國先寧,絕攪擾,得安寧。順皇天洗淨日邊雲,與黎民去卻心頭病。恰救得蒼生安息,便不能得龍體安寧!

(上壇告天科,唱)

【油葫蘆】今日祝冊修成將壇墠登,心志誠,願三天上享降威靈。官裡無貪淫貪能性,都子為憂民憂國憂成病,配三才天地人,明三光日月星。百姓將及時甘雨把君恩並,卻難主上望長生。

【天下樂】點點鹹呼萬歲聲。今上神靈,雖聖明,不如雲予仁若考多藝能。願三天神意察,把杏皇壽考增,寧可促微臣老性命。

(做揲蓍草科,唱)

【那吒令】定華夷九鼎,得乾坤正刑;恰簫韶九成,放關雎鄭聲。早春秋九令,入桑榆暮景。金聲鳴清廟鐘,玉振響明堂磬,血食列俎豆犧牲。

【鵲踏枝】為君疾不能興,求占卜可宜行。雖生死名盡天年,要陰陽不順人情。比及齊七政璇主衡,先索推五行啟櫃金縢。

【寄生草】演九五三一數,兆乾元享利貞。當元定太初一氣剖判為伏羲聖,自後立六十四卦彖像是先君定,如今揲四十九莖蓍草卜當今命。果必有禍福願先天無咎鬼神言,設若見吉祥是主人有福牙推勝。(雲)卜了三卦,未知卦象若何?(到太廟科,做開金縢看卜兆書科)(外上,宣了)(正末做將文冊同卜兆書一發放在金縢櫃中了,出來科,雲)嗨!不想貪慌,將先天祝冊錯放在金縢中,待取去,爭奈宣喚緊!日後再取也不妨。(虛下)(駕上,雲住)(正末見科)(架又雲)(正末雲)陛下放心。(唱)

【么篇】不足以為天異,何勞的苦聖情。陛下夢身穿赤色是周家正,陛下見天分乾象為文章盛,陛下謊地開坤宙主煙塵淨。太陰昏被日奪了東海月華明,帝星無為雲遮了北斗杓兒柄。

(駕開了)(正末唱)

【六么序】不爭俺棄卻周天子,永別離老弟兄,交誰憂念四海生靈?鳳凰雛羽未全成,犛牛子角未能騂。然如此把年後朝遺囑的分明,耳邊聽口不住稱神聖,臣唯能喏邊聲。臨大節怎敢違尊命,欽依聖教,死效愚誠。

【么篇】臣雖無能,輔朝廷,寄命叮嚀,密旨親聽,社稷重興。付能臣支撐,忠信難憑,天地為盟,上有蒼冥。倘或天不容吾皇駕崩,(帶雲)陛下放心,(唱)這公事便索行,臨至日若是上下交征,內外差爭,老微臣怎地施行?(駕與劍了)(正末唱)這劍斬不臣,夷背逆,誅讒佞。聖旨道"無鑾駕如朕親行"。臣既能如此持威柄,其教不嚴而治,其政不肅而成。

(辭駕科,唱)

【賺煞】恰把密旨暗中傳,不想大事須臾定。臣怎敢使赤子葡匐入井?(帶雲)臣該萬死!(唱)怎敢當篡位奪權惡罪名?他小則小神武文明。此件事不為輕,怎敢謅諛龍情?臣依著天道人心順處行。(駕雲了)(正末唱)且休問人心怎生,現如今天心先應,(帶雲)臣夜觀乾象,不見別,(唱)見明滴溜照東宮一點紫微星。

(駕雲了)(下)

第二折

(眾哭上了,打請住)(正末扮上了,雲)自離君無道。暴殄天物,害虐烝民,為天下逋逃生,萃淵藪。綏厥士女,惟其士女,篚厥玄黃,昭我周王。自伐紂之後,大賢於四海,而萬自始至姓服悅。列爵惟五,分土惟三,建宮惟賢,位事惟能,垂民五教,惇信明義,崇德報功,垂拱而天下治。豈想有今日!(唱)

【中呂】【粉蝶兒】想俗眾口嗷嗷,苦殘殷紂王無道,昨日致師於牧野商郊,一戎衣,天下定,宣明王教。怎生便鳳返丹霄!哭一聲痛連心血流七竊!

【醉春風】當初成大業建元疾,今日棄臣民歸去早。無為而治數十年,陛下今日早了;俺幾時了?直等立新君呵了。恰葬罷山陵,索問乎國政,定其尊號。

(相見了)(小駕雲了)(正末唱)

【迎仙客】今日冊東宮登寶位,代先帝拜南郊。(小駕雲了)(正末唱)聽言絕擗踴一聲險氣倒。然如此省艱難,怕彳乞彳

兩的成病了。殿下!這孝子心難

學,將奈何周宗廟。

(小駕雲了)(正末唱)

【上小樓】誰不知商均德薄,都子為丹朱不肖。殿下仁勝殷湯,賢效虞姚,德似唐堯。現如今,獄訟彰,盼望著黎民歌樂。殿下踐皇基正是有天之道。

【么篇】習先考能用賢,學文王善養老。自然配卻三才,應卻三台,竄卻三苗。但凡事謹守著,父之道,別無德教。子這的是普天下之下太平之兆。(小駕待接大禮,正末讓科,唱)

【滿庭芳】臣合當金瓜碎腦。君再讓八般大禮,臣索跳九鼎油鑊。若論著安邦治國非臣攻效,是兩班文武大小官僚。(小駕雲了)(正末雲)不於臣事。(唱)召公奭扶持的乾坤定天清地濁,畢公高燮理的陰陽正雨順風調。若論著順有道伐無道,(帶雲)戊午日兵臨孟水,甲子日血浸朝歌,(唱)虧負著呂望六韜。(小駕雲了)(正末唱)更是枉了他歸蓑衣不換柘黃袍。

(小駕雲了)(正末帶劍做住了,唱)

【普天樂】龍椅上,緊扶著,大小官員,揚塵舞蹈。若有個敢喧呼的正犯新條,依班次休怠慢分毫。百官每聽處分一齊忙呼噪,扶持著有德的君王誰敢違拗?不是請來的先君劍利水吹毛,他子索封侯拜爵,稱臣上表,列土分茅。

(小駕雲了)(正末唱)今日皇天眷佑,陛下合繼萬世無疆之祚,誰敢不從?若有不依命者,自有常典!(等眾呼噪了,做住)(太后上)(小駕雲了)(正末雲)雖然大事定,一喜悲。(唱)

【耍孩兒】悲呵悲定寰區的聖主歸天早,喜呵喜繼萬世君王定了。休道人,子這天無語垂也報斯民,便陰陽二氣和調。先君崩愁雲冷霧迷坤宙,新君立和氣春風滿市朝。臣不敢奉先君詔。德不及夔龍禹稷,才不及伊尹皋陶。

【么篇】便交臣身居塚宰為阿保,這一遍公徒也不小。知他蒙先君寄命托微臣,不知的道有心待窺伺皇朝。休將軍國咨臣下,能把文章教爾曹。(太后雲了)(正末做不穩科,唱)臣坐則把不定心頭跳。伴君王坐朝問道,把微臣立草為標。

(云:)臣欽依先君遺命,有所不免,忝當此位。有幾件合行的公事,最為急務。這其間行呵,正是儆一人而千萬人說。(太后雲了)(正末唱)

【三煞】不肖呵近族削了大權,賢仁的雖草澤呵加與重爵。正韶樂,明禮,開學校。一壁交有司家削減的刑罰省,一壁交關市處徵收的稅斂薄。釋了故殺,饒了強盜。濟貧困不敢侮於鰥寡,免差徭而況取於逋逃。

【二煞】從今後劃地拖帶著一身疾病,從今後劃地使作的心碎了,從今後劃地學舜之徒孳孳為善從頭雞兒叫,從今後劃地為宗廟呵春秋祭;祀週三祖,從今後劃地憂天下呵日夜思量計萬條。臣不得已,非心樂。劃地似臨深淵般兢兢戰戰,履薄冰般怯怯喬喬。

【煞尾】宣化的臣民內外服,將傍的君王壽數高。等天子將攝行的國事親臨卻,微臣報國忠心恁時了。(下)

 

第三折

(管叔一折)(召公奭雲)(駕雲了)(正末上了,一)自先君在日,攝行天子事。這些時官裡坐於御榻,某侍坐於天子之側,名曰抱孤攝政。官裡坐朝,索走一遭去。想攝政以來,天下皆為奉行先君之業。(唱)

【越調】【斗鵪鶉】從先帝升遐,當今嗣國,宗祀明堂,歌謳聖德,誦《堯典》微言,達《洪範》至理,寄命時托柱石,抱孤的慎鼎彝,化被蒿萊,仁沾動植。

【紫花兒序】奏武樂一人有慶,拜冕旒萬國鹹臻,偃兵戈四海無敵。恐民亂攝行國事,為君幼權典樞機。但將傍的他朝夕,歸政與君王就臣位,便是我孝當竭力。上不愧三廟威靈,下不欺九土黔黎。(見駕了)(駕雲了)(正末唱)

【小桃紅】微臣冠服袞冕執桓圭,坐休近蟠龍椅,他每北面而朝能可南面立。臣恐失尊卑,將無能塚權休罪。第一來曾奉的先君聖敕,第二來現佐著當今皇帝。(帶雲)若不如此,(唱)怎敢看穩拍拍文武兩班齊。

(太公雲了)(正末雲)太公休胡說!國家別覷誰?(唱)

【雪裡梅】為甚不交你皓首退朝歸?似你般白髮故人稀。能可你贊拜休名,進殿免跪,凡事便宜。

【鬼台山】陛下道他當日,執綸竿為活計。早忘了戊午日兵臨孟水,甲子日勝商紂一戎衣,奪與咱江山社稷。陛下道微臣戀他子甚的?咱家裡太公望子久矣。他未嘗離先帝玉輅車中,他須曾到文王熊夢裡。(召公奏有諫章了)(宣淨了)(做住)(正末唱)

【金蕉葉】末不誰把賢門閉塞,為甚把鸞輿指斥?你快說離卻淮夷的日期。(淨雲了)(正末唱)既不到淮夷,怎知道這背反朝廷的信息。

(淨雲了)(正末唱)

【調笑令】客旅每報知,這的是真實,可知道路上行人口勝碑。我子為君王幼小權監國,除此外別無他意。(帶雲)公將不利於孺子!(唱)慌向丹墀內俯伏呼歲,臣死無葬身之地。

【禿廝兒】臣子是為塚宰安邦治國,怎敢道欺幼主立位登基?願君王表白臣所為。免令的,小民每,猜疑。

【聖藥王】君也頭不抬,文武每口難啟。恁地呵老微臣不死是為賊。臣委實無此心,到如今說甚的。盡忠心有口怎分析?惟有老夫知。

(太后雲)(正末雲)乞將臣分付於有司者!(唱)

【麻郎兒】事既該十惡大逆,罪合當萬剮凌遲。願把臣全家臨籍,乞將臣九族誅夷。

【么篇】恁地、卻依、正理,壞了臣於法合宜,壞了臣於民有益,不壞臣於君不利。

【絡絲娘】若不壞呵三千里流言怎息?若不壞呵如今武庚助紂作業,管叔又背亂為非,蔡叔將軍儲供給,霍叔又戈甲相隨。

【么篇】蹅踐東土,震動京畿,怎奈何四五處煙塵並起。謝太后和君王赦臣無罪,若謝恩了敢虛做了真實。

(太后雲了)(正末唱)

【東原樂】微臣當辭位,宜棄職,乞放殘骸歸田里。娘娘道不放微臣出官闈,進退兩難為。微臣叩頭出血,免冠請罪。(太后取水盆了)(正末唱)為甚把金盆約退,非敢把懿旨相違。

【綿搭絮】微臣身沾著罪惡,點污盡忠直。濯呵濯得了腮邊血污,滌呵滌得淨面上塵灰,娘娘!子這綠水何曾洗是非?白首無堪問鼎彝。現如今內外差池,事難為當恁的。

(召公雲三監了)(駕怒了)(正末唱)

【么篇】一人交太公擁旌旗,三監共武庚聽消息。這老子若到那裡,不分個等級,莫想問周室宗族紂裔,他恁大年紀統領著軍騎。他老將會兵機,敢土平了三四間。

(雲)怎生信別人言語,便交征伐去。果必曾反呵不枉了。若不曾反呵,這老子那裡問三監是俺弟兄,敢都殺了,枉死了無罪生靈。子除這般。(對駕雲)陛下,今日三監和武庚流言至此,只因微臣呵反了。太后娘娘不放微臣出朝。乞付臣兵權,親身征伐去呵,怎生?(唱:)

【拙魯速】此一行眼見的老微臣三不歸,怎施呈大將軍八面威?未曾了前罪,又持著兵衛,怕主公難意,大臣猜忌,願情的把傢俬封記,老妻留系,伯禽監系,俺一家兒當納質。

【收尾】您兩個柱石臣善事當今帝,咱盡衰老齊家治國。等齊了蔡叔度、管叔鮮,現放著畢公高、召公奭。

第四折

(正末上了,唱)

【雙調】【新水令】當初被流言千里地定了江淮,更怕為臣的坐觀成敗。今日卻能夠見公侯伯子男,呵,歎自己年月日時胎。當初把福變為災,今日否極也卻生泰。

【駐馬聽】當初離鳳闕瑤階,管叔鮮誣我全無經濟才。自從啟金滕玉冊,姜太公從頭釣出是非來。我想金滕鎖鑰未能開,知他我滿門良賤今何在?子為有神靈也顯得我無罪責。(帶雲)我有別心呵!(唱)這其間神不容,地不載,天不蓋!

【喬牌兒】士民每擋攔斷十字街,見官裡步行出午門外。錦衣花帽權停待,官裡向前行您將我肩上抬。

(雲)放下了。(駕不肯科)(正末雲)您真不放也!(唱)

【掛玉鉤】我捨了老性命就肩輿上跳下來!(駕放了,雲了)(正末唱)為甚懶向龍床前驀?臣又怕第二遍流言趕下來。庶幾廣民之愛,君托付,臣庇賴,元首明哉,股肱良哉。

(駕雲了)(正末唱)

【川撥棹】我一腳地過江淮,怎生便禍從天上來?是怨氣沉埋,被元氣衝開,雷震瑤台,風鼓陰霾。您怎生燮理陰陽,調和鼎鼐?那風撼乾坤,攪世界,走砂石,昏日色,偃田禾,傷稼穡,拔林木,倒殿階。

【水仙子】您可甚春風來似不曾來,不知當日災因那個災?(帶雲)若不如此呵!(唱)盡今生老死居朝外。老微臣甚風兒吹到來,天心與人事和諧。非是臣威風大,只因君前過改,禾復起,枯樹上花開。(駕雲了)(正末唱)

【沽美酒】如今被論人當了罪責不想那原告人安然在?快將那陳言獻策的請過來。(淨雲了)(正末唱)向口上疾忙便摑非是臣不寬大。

【太平令】打,打這廝凍妻子舌尖牙快;打,打這廝圖鋪嗓信口胡開;打,打這廝大共小著讒言攪壞;打,打這廝沒的有把平人展賴。將口來,豁開,至兩腮。(帶雲)不恁地呵,(唱)這人說是非的除天可害。

(一行上了)(正末雲)陛下,這反背的都有,陛下問波。(武庚雲管叔了)(眾雲了)(正末雲)來!都是你!(唱)

【甜水令】今日個將當擒獲,對證無差,併贓拿敗。須是你福去一時來。你每個個稱詞,一一從實,老臣頻頻加額。折證的文狀明白。

【折桂令】見的臣胸中無半點塵埃。霍叔將你官削了五等候伯,蔡叔將他遞流入千里瓊崖。把這兩個七事兒分開,轉送交普天之下,號令明白。為甚把背反心刑於四海?交知這吃劍頭日轉千階。便把你磣可可的血浸屍骸,不由我普漣漣的淚落雙腮。兄弟呵!哭你的是痛殺殺昆仲情懷,壞你的是清耿耿國家簡冊。

(斷出)(一行下了)(駕雲住)(正末唱)

【雁兒落】當初攝政時有利害,今日歸政了無妨礙。現如今年已六旬,聖德光三代。

【得勝今】陛下今日國政自能裁,老臣今日難道口難開。生不負先君命,老還歸宰相階。往常坐朝的情懷,臣委實身無措心無奈,今日拜舞雖囊揣,倒大來千自由百自在。

(太后雲了)(正末雲)禮不可非!(唱)

【落梅風】伯禽備法駕非公道,微臣免朝請忒份外。君臣遇一朝一代。(太后雲了)(正末唱)娘娘道臨大節不可當為鑒戒。聽道罷痛連心性,氣夯胸懷。臣不忠不孝,無德無才。想建千年基業,留萬世恩澤。會為君,能使臣,托孤的主人安在。

(下)(唐叔獻嘉禾上了)(祭出)

題目說武庚管叔流言

正名輔成王周公攝政

 


作者簡介:

鄭光祖

  鄭光祖生於元世祖至元初年(即公元1264年),字德輝,漢族,平陽襄陵(今山西臨汾市襄汾縣)人,從小就受到戲劇藝術的熏陶,青年時期置身於雜劇活動,享有盛譽。但他的主要活動在南方,成為南方戲劇圈中的巨擘。元代著名的雜劇家和散曲家。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