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賦》宋玉


風賦

作者:宋玉

朝代:先秦


  楚襄王游於蘭台之宮,宋玉景差侍。有風颯然而至,王乃披襟而當之,曰:「快哉此風!寡人所與庶人共者邪?」宋玉對曰:「此獨大王之風耳,庶人安得而共之!」 王曰:「夫風者,天地之氣,溥暢而至,不擇貴賤高下而加焉。今子獨以為寡人之風,豈有說乎?」宋玉對曰:「臣聞於師:枳句來巢,空穴來風。其所托者然,則風氣殊焉。」

  王曰:「夫風始安生哉?」宋玉對曰:「夫風生於地,起於青蘋之末。侵淫溪谷,盛怒於土囊之口。緣太山之阿,舞於松柏之下,飄忽淜滂,激颺熛怒。耾耾雷聲,回穴錯迕。蹶石伐木,梢殺林莽。至其將衰也,被麗披離,沖孔動楗,眴煥粲爛,離散轉移。故其清涼雄風,則飄舉升降。乘凌高城,入於深宮。抵華葉而振氣,徘徊於桂椒之間,翱翔於激水之上。將擊芙蓉之精。獵蕙草,離秦衡,概新夷,被荑楊,回穴沖陵,蕭條眾芳。然後徜徉中庭,北上玉堂,躋於羅幢,經於洞房,乃得為大王之風也。故其風中人狀,直慘淒惏栗,清涼增欷。清清泠泠,愈病析酲,發明耳目,寧體便人。此所謂大王之雄風也。」

  王曰:「善哉論事!夫庶人之風,豈可聞乎?」宋玉對曰:「夫庶人之風,塕然起於窮巷之間,堀堁揚塵,勃郁煩冤,沖孔襲門。動沙堁,吹死灰,駭溷濁,揚腐餘,邪薄入甕牖,至於室廬。故其風中人狀,直憝溷鬱邑,毆溫致濕,中心慘怛,生病造熱。中唇為胗,得目為篾,啖齰嗽獲,死生不卒。此所謂庶人之雌風也。」 


作品關鍵字:-辭賦精選-寫風-憂國憂民


作者簡介:

宋玉

  宋玉,又名子淵,戰國時鄢(今襄樊宜城)人, 楚國辭賦作家。生於屈原之後,或曰是屈原弟子。曾事楚頃襄王。好辭賦,為屈原之後辭賦家,與唐勒、景差齊名。相傳所作辭賦甚多,《漢書·卷三十·藝文志第十》錄有賦16篇,今多亡佚。流傳作品有《九辨》、《風賦》、《高唐賦》、《登徒子好色賦》等,但後3篇有人懷疑不是他所作。所謂「下里巴人」、「陽春白雪」、「曲高和寡」的典故皆他而來。


譯文

楚襄王在蘭台宮遊覽,宋玉、景差隨侍。
有風颯颯吹來,楚襄王便敞開衣襟迎著風說:「這風多爽快啊!這是我和平民百姓共同享有的麼?」宋玉回答說:「這只是大王您一個人獨自享有的風罷了,平民百姓哪裡能與大王共同享有它呢?」
楚襄王說:「風是天地間的一種氣流,普遍而暢流無阻地吹送而來,不分貴賤高低吹到每一個人身上。現在你單單以為是我一個人享有的風,難道有什麼理由嗎?」宋玉回答說:「我從老師那裡聽到過這樣的說法,枳樹彎曲的枝丫上會招來鳥雀做窩,空穴之處會產生風。鳥窩和風是根據環境條件的不同而出現,那麼風的氣勢也自然會因環境條件的差異而有所不同。」
楚襄王說:「風最初從哪裡開始發生呢?」宋玉回答說:「風在大地上生成,從青蘋這種水草的末梢飄起。逐漸進入山溪峽谷,在大山洞的洞口怒吼。然後沿著大山彎曲處繼續前進,在松柏之下狂舞亂奔。它輕快移動,撞擊木石,發出乒乒乓乓的聲響,其勢昂揚,像恣肆飛揚的烈火,聞之如轟轟雷響,視之則迴旋不定。吹翻大石,折斷樹木,衝擊密林草叢。等到風勢將衰微下來時,風力便四面散開,只能透入小洞,搖動門栓了。大風平息之後,景物鮮明,微風蕩漾。」
「所以那清涼的雄風,便有時飄忽升騰,有時低回下降,它跨越高高的城牆,進入到深宮內宅。它吹拂花木,傳散著鬱鬱的清香,它徘徊在桂樹椒樹之間,迴旋在湍流急水之上。它撥動荷花,掠過蕙草,吹開秦衡,拂平新夷,分開初生的垂楊。它迴旋沖騰,使各種花草凋落,然後又悠閒自在地在庭院中漫遊,進入宮中正殿,飄進絲織的帳幔,經過深邃的內室。這才稱得上大王之風呀。」
「所以那風吹到人的身上,其情狀僅只是讓人感到涼颼颼而微微發抖,冷得使人倒抽冷氣。它那樣的清涼爽快,足以治癒疾病,解除醉態,使人耳聰目明,身體康寧,行動便捷。這就是所說的大王之雄風。」
楚襄王說:「你對大王之風這件事論說得太好了!那平民百姓的風,是否可以說給我聽一聽呢?」
宋玉回答說:「那平民百姓的風,在閉塞不通的小巷裡忽然刮起,接著揚起塵土,風沙迴旋翻滾,穿過孔隙,侵入門戶,刮起沙礫,吹散冷灰,攪起骯髒污濁的東西,散發腐敗霉爛的臭味,然後斜刺裡吹進貧寒人家,一直吹到住房中。」
「所以那風吹到人的身上,其情狀只會使人心煩意亂,氣悶鬱抑,它驅趕來溫濕的邪氣,使人染上濕病;此風吹入內心,令人悲傷憂苦,生重病發高燒,吹到人的嘴唇上就生唇瘡,吹到人的眼睛上就害眼病,還會使人中風抽搐,嘴巴咀嚼吮吸喊叫不得,死不了也活不成。這就是所說的平民百姓的雌風。」


賞析

  風沒有生命,本無雄雌之分,但王宮空氣清新,貧民窟空氣惡濁,這乃是事實。作者從聽覺、視覺、嗅覺對風的感知不同,生動、形象、逼真地描述了「雄風」與「雌風」的截然不同,反映了帝王與貧民生活的天壤之別。前者驕奢淫逸,後者淒慘悲涼。寓諷刺於描述之中,意在言外。

  帝王幽居深宮,生存環境優越,肆虐的狂風進了高城深宮,早已化為清涼治病的和風;而生活在窮巷貧窟的庶民生存環境惡劣,沒有防護實施,狂風肆意侵凌,無奈的遭受著風的淒苦。正如文中指出「枳勾來巢,空穴來風,所托者然也,則風氣也殊焉。」因為生存條件的不同,所以對風的感受也就不同,風帶給帝王的是享受,帶給貧民的是災難。不管宋玉是插科打諢,逗帝王開心,還是暗藏諷諫,風帶給不同條件的人的禍福感受是客觀存在的。

  文章從開頭到「臣聞於師:枳句來巢,空穴來風。其所托者然,則風氣殊焉。」為第一段。這段通過引起「雄風」和「雌風」論辯的背景,提出風氣帶給人不同感受的論點。

  第二段論述了風的形成、起源以及由弱到強、由強衰弱直至進入深宮化為清風四處飄散吸取萬物精華而後帶給帝王享受的過程。肆虐的狂風在入城前飄散為清風乘越高牆入於深宮,搖動華葉,徘徊香木之間,尋取其幽香;臨池采芙蓉芳香;出水掠蕙草濃香;劈開秦衡,擺動新夷掠取清香,披開荑楊收取嫩香,然後帶著五香的新鮮徜徉中庭,北上玉宮,又通過層層帷幕進入深宮。這段描寫頗為生動,像是描寫一個殷情而又謹慎的君王侍臣,小心的調製著君王需求的和風。這裡對風的描寫暗喻了帝王貪慾的神聖特權,以及臣民伺候帝王的恭敬與虔誠。帝王得到的不像是自然的風,而是精心調製的服務。這風帶給帝王的享受,好像是一付神藥,這種輕鬆與愉悅像是病癒酒醒,耳聰目明,舒服至極,使得帝王不由的感歎「好痛快!」這就是帝王享受的雄風。這也是對帝王的生活側面寫照,揭示了帝王生活的奢求與貪慾。

  第三段論述了庶人的風。突然起於閉塞的巷道中,揚起沙塵,像憤怒的冤魂惡鬼叫囂著沖孔襲門。光這來勢,就讓人感覺這風對於貧民不懷好意的侵犯是何等的囂張可怕啊!繼而捲起沙粒,吹起死灰,攪起污穢骯髒的垃圾,揚起腐臭的氣味,斜插進破甕做的窗戶,直衝茅廬。這陰風在貧窟裡肆意妄為,使得貧民頭昏胸悶,傷心勞神,疲軟無力,繼而發燒生病,吹到嘴上生口瘡,吹到眼上害紅眼病,進而嘴巴抽搐吮動,咿呀叫喊,說不出話來,得了中風病。這就是庶人的雌風。通過這段描寫,我們可以深切感受的庶民生存環境的惡劣,以及庶民生存的艱難與痛苦。

  通過帝王的雄風與貧民的雌風,我們深切感受到同在一片藍天下的生命是如此的不平等。這不平等的根源不是自然災害,而是人權的肆意踐踏。因為生存環境的不同,造成雄風帶來的是無與倫比的享受,而雌風帶來的是欲哭無淚的災殃。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