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產論尹何為邑》左丘明


子產論尹何為邑

作者:左丘明

朝代:先秦


  子皮欲使尹何為邑。子產曰:「少,未知可否。」子皮曰:「願,吾愛之,不吾叛也。使夫往而學焉,夫亦愈知治矣。」子產曰;「不可。人之愛人,求利之也。今吾子愛人則以政。猶未能操刀而使割也,其傷實多。子之愛人,傷之而已,其誰敢求愛於子?子於鄭國,棟也。棟折榱崩,僑將厭焉,敢不盡言?子有美錦,不使人學制焉。大官大邑,身之所庇也,而使學者制焉。其為美錦,不亦多乎?僑聞學而後入政,未聞以政學者也。若果行此,必有所害。譬如田獵,射御貫,則能獲禽;若未嘗登車射御,則敗績厭覆是懼,何暇思獲?

  子皮曰:「善哉!虎不敏。吾聞君子務知大者、遠者,小人務知小者、近者。我,小人也。衣服附在吾身,我知而慎之;大官、大邑,所以庇身也,我遠而慢之。微子之言,吾不知也。他日我曰:『子為鄭國,我為吾家,以庇焉,其可也。』今而後知不足。自今請雖吾家,聽子而行。」子產曰:「人心之不同,如其面焉。吾豈敢謂子面如吾面乎?抑心所謂危,亦以告也。」子皮以為忠,故委政焉。子產是以能為鄭國。


作品關鍵字:-古文觀止-敘事-寫人-對話


作者簡介:

左丘明

  左丘明 (前556年-前451年),姓丘,名明。漢族,春秋末期魯國都君莊(今山東省肥城市石橫鎮東衡魚村)人。相傳為春秋末期曾任魯國史官,是中國古代偉大的史學家、文學家、思想家、軍事家。晚年雙目失明,相傳著有中國重要的史書巨著《左氏春秋》(又稱《左傳》)和《國語》,兩書記錄了不少西周、春秋的重要史事,保存了具有很高價值的原始資料。由於史料翔實,文筆生動,引起了古今中外學者的愛好和研討。被譽為「文宗史聖」「經臣史祖」。孔子、司馬遷均尊左丘明為「君子」。歷代帝王多有敕封:唐封經師;宋封瑕丘伯和中都伯;明封先儒和先賢。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子皮想讓尹何治理一個采邑。子產說:「尹何年輕,不知能否勝任。」子皮說:「這個人忠厚謹慎,我喜愛他,他一定不會背叛我的。讓他到那裡學習一下,就會更加懂得治理政事的方法。」子產說:「不行。一個人假如真正喜愛別人,那就應該讓他得到好處。現在您喜愛別人,就想讓他來管理政事,這就如同讓一個還不會拿刀的人去割肉一樣,多半會割傷自己。您的所謂愛人,只不過是傷害人家罷了,那麼以後誰還敢求得您的喜愛呢?您在鄭國如同房屋的棟樑,棟樑折斷了,屋椽自然要崩塌,我也會被壓在屋子底下,因此怎敢不把自己的全部想法說出來呢!譬如您有一塊美麗的錦緞,您一定不肯讓人用它來練習剪裁衣服。擔任大官、治理大邑,這些都是人們身家性命之所寄托,卻讓一個正在學習的人來擔當。大官大邑與美麗的錦緞相比,不是更加貴重嗎?我只聽說過學好了然後才去管理政事,沒聽說過就用治理政事的方式來讓他學習的。如果真這麼做,一定會受到危害。比方打獵吧,射箭、駕車這一套練熟了,才能獵獲禽獸;假若從來就沒有登過車、射過箭和駕過車,總是為翻車發生事故(翻車壓死)而提心吊膽,那麼,哪裡還顧得上獵獲禽獸呢?」子皮說:「太好了!我這個人很笨。我聽說過,君子總是努力使自己懂得那些重大的遙遠的事情,小人總是使自己懂得那些微小的眼前的事情。我是個小人啊!衣服穿在我身上,我是知道加以愛惜的;大官、大邑,這是身家性命之所寄托,我卻認為是遙遠的事情而忽視它。假如沒有您這番話,我是不會懂得這個道理的。從前我說過:『您治理鄭國,我治理我的封地,在您的庇蔭之下,還是可以把封地治理好的。』從現在起才知道,這樣做還是不夠的。從今以後我請您允許,就是治理我的封地,也要聽您的意見行事。」子產說:「人心的不同,就像人的面貌一樣。我怎敢說您的面貌同我的一樣呢?不過我心裡認為危險的事情,還是要奉告的。」子皮認為子產非常忠實,所以就把鄭國的政事委託給他。子產因此才能治理鄭國。

註釋
(1)子產:即公孫僑,鄭國大夫。尹何:子皮的年輕家臣。為:治理。邑:封邑,采邑。
(2)子皮:鄭國大夫,名罕虎,公孫捨的兒子。
(3)少:年輕。
(4)願(yuan):謹慎老實。不吾叛也:上古漢語用「不」等否定詞的否定句,賓語如果是一個代詞,一般放在動詞的前面,如「吾」是動詞「叛」的賓語,放在「叛」的前面。
(5)夫:人稱代詞,他。下句的「夫」同。治:治理,管理。
(6)利之:使之有利。
(7)其:難道。用於句首,表示反問。
(8)棟:棟樑。
(9)榱(cuī):屋椽。僑:子產名。厭(yā):通「壓」。下文「厭覆」的「厭」同。盡言;無保留地把話說出來。
(10)錦:有彩色花紋的綢緞。
(11)庇(bi):庇護,寄托。其為美錦,不亦多乎:它比起美錦來價值不就更多嗎?這是說官邑重於美錦。
(12)人政:參加管理政務。以:靠,憑借。
(13)田獵:打獵。射御:射箭駕車。貫:通「慣」,習慣,熟習。禽:通「擒」。也可作名詞講,指鳥獸。
(14)嘗:曾。敗績厭覆是懼:即「懼敗績厭覆」。這是為了強調賓語「敗績厭覆」,把賓語提前,在賓語後面用「是」字復指。敗績,指事情的失利。厭覆,指乘車的人被傾覆輾壓
(15)虎:子皮名。敏:聰明。
(16)務:致力。
(17)遠:疏遠,疏忽。慢:輕視。
(18)微:無,非。
(19)他日:從前。家:卿大夫的采地食邑。
(20)請:請求。聽:聽憑。行:做。
(21)抑(yi):不過,然而。表示轉折的連詞。
(22)子皮以為忠:子皮以子產為忠。
(23)是以:因此。


賞析

  文章記述了鄭國的上卿子皮和繼任子產的一段對話,表現了子產的遠見卓識和知無不言的坦誠態度,而子皮則虛懷若谷、從善如流,二人互相信任、互相理解,堪稱人際關係的楷模。文章圍繞用人問題展開對話,人物形象鮮明突出,語言簡練暢達,敘述線索清晰,善用比喻,層層論證,令人信服。

  文章顯示了《左傳》善於敘事敘事線索分明,敘述描寫詳略得當、結構嚴謹的特點。全文自始至終緊緊圍繞用人問題展開,下筆開門見山,收筆一唱三歎,中心突出,線索明確,結構嚴謹;重點描寫子皮與子產的對話,通過對話展現二人在用人問題上的不同態度和個性,表現作者對用人問題的深刻認識,而對子皮如何具體安排使用尹何、子產的想法和做法則一筆帶過,可謂詳略得當。

  在敘事過程中,作者對子皮和子產的言行描述生動逼真,人物性格躍然紙上。子產對身為上級的子皮勸告,先是委婉的反對:「 少,未知可否。」看到子皮仍堅持己見,並坦誠表明了內心想法,子產則斬釘截鐵地進行反對:「 不可。」然後細緻曉暢而動情地分析了子皮思想的錯誤性,以自己的高瞻遠矚和誠懇態度感動了子皮,讓子皮心服口服地接受了他的勸告,並加強了對他的信任和重視,顯示了賢能之士的智慧和才能。而子皮在自己的想法遭到下屬的反對之後,不是置之不理,而是坦誠表明自己的想法意圖;在聽了下屬更為堅決的反對和詳細分析之後,他不但對下屬的見解大加讚賞,而且十分真誠地向對方表示了自己由衷的佩服,十分大度地接受子產的建議,並進一步加大了對子產的信任和重用,這正是作者在《左傳》中極力推崇強調的明君典型。

  文章的語言,特別是子皮、子產二人的對話,簡煉而豐潤,含蘊而暢達,曲折而盡情,極富表現力,是典型的《左傳》語言。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