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雙燕·滿城社雨》張惠言


雙雙燕·滿城社雨

作者:張惠言

朝代:清代



滿城社雨,又喚起無家,一年新恨。花輕柳重,隔斷紅樓芳徑。舊壘誰家曾識,更生怕、主人相問。商量多少雕簷,還是差池不定。誰省、去年春靜。直數到今年,絲魂絮影。前身應是,一片落紅殘粉。不住呢喃交訊,又惹得、鶯兒閒聽。輸於池上鴛鴦,日日闌前雙暝。

作品關鍵字:-詠物-寫鳥-抒懷-孤獨


作者簡介:

張惠言

  張惠言(1761~1802)清代詞人、散文家。原名一鳴,字皋文,一作皋聞,號茗柯,武進(今江蘇常州)人。嘉慶四年進士,官編修。少為詞賦,深於易學,與惠棟、焦循一同被後世稱為「乾嘉易學三大家」。又嘗輯《詞選》,為常州詞派之開山,著有《茗柯文集》。


註釋

雙雙燕:南宋史達祖自度曲,見《梅溪詞》。詞詠雙燕,即以此為詞調名。
2社雨:春社和秋社時節下的雨。此處指春社時節下的雨。春社,古時一般在立春、立秋後不久兩次祭祀土神,春祭稱為「春社」,秋祭稱為「秋社」。
3紅樓:舊指閨秀女子的居處。盛唐李白《侍從宜春苑奉詔賦》:「東風已綠瀛州草,紫殿紅樓覺春好。」晚唐韋莊《長安春》:「長安春色本無主,古來盡屬紅樓女。」
4芳徑:芳,此處指花卉。戰國宋玉《風賦》:「回穴沖陵,蕭條眾芳。」逕,小路。《論語.雍也》:「行不由徑。」芳徑,花間小道。
5 舊壘:舊,陳舊,過時,與「新」相對。《左傳.僖公二十八年》:「捨其舊而新是謀。」壘,堆砌物,此處借指燕巢。舊壘,此處當解為「舊燕巢」。
6商量:謀劃或討論事情。
7 雕簷:雕有圖案的精美屋簷或門窗。
8差(ci)池:參差不齊。《.邶風.燕燕》:「燕燕于飛,差池其羽。」唐李賀《江樓曲》:「蕭騷浪白雲差池。」
9 省(xing):明白,醒悟。元王實甫《西廂記》第一本第三折:「雖然是眼角兒傳情,咱兩個口不言心自省。」
十絲魂絮影:絲,此處謂柳絲,絮,此處謂柳絮。
⑾ 落紅殘粉:落紅,我國古代詩詞常用來指落花。晚清龔自珍《己亥雜詩》:「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殘粉,我國古代詩詞常指凋謝之花。
⑿ 不住:不停地,沒完沒了地。
⒀ 呢喃:一指燕鳴聲。北宋劉季孫《題饒州酒務廳屏》:「呢喃燕子語梁間,底事來驚夢裡閒?」一指低聲絮語。清蒲松齡《聊齋誌異.於去惡》:「兄於枕上教《毛詩》,誦聲呢喃,夜盡四十餘行。」此處應解為燕子悅耳的鳴聲。
⒁ 交訊:交,相互交往、連接。《戰國策.秦策三》:「王不如遠交而近攻。」訊,訊息,消息。盛唐儲光羲《田家即事答崔二東皋作》:「有客山中至,言傳故人訊。」交訊:互相傳達消息。
⒂ 閒聽:聽得悠閒、愜意。
⒃ 闌:柵欄一類的遮欄物。盛唐李白《清平調》:「解釋春風無限恨,沈香亭北倚闌干。」
⒄ 雙暝:暝,原意為日暮,天黑。北宋王安石《次韻董伯懿松聲》:「暝聒一堂無客夢,曉悲千嶂有猿驚。」這裡通「眠」,「睡」的意思。雙暝,「雙眠」的意思。


賞析

  這是一首詠燕之作。燕子作為春天的信使,美麗的象徵,自古以來就受到人們的賞愛,所以詠燕之作代不乏人,《.邶風.燕燕》,南宋詞人史達祖的《雙雙燕》詞就是其中膾炙人口的特別清撥之作。張惠言的這首《雙雙燕》詞顯然汲取了我國古代詠燕詩詞的文化底蘊,尤其可以看出他對史達祖《雙雙燕》詞在藝術構思上的某些傳承。不過,作為清代文學史上開宗立派的一流文學宗師,張惠言始終不屑於拾前人牙慧,始終欲有創立和開闢,他的朋友鮑桂星就說他:「獨念君生晚近時,慨然為舉世不為之學,每舉一藝,輒欲與古之第一流者相角,而不屑稍貶以從俗」(《受經堂匯稿序》)。所以,惠言的這首《雙雙燕》詞雖有汲取,但多新變,展示更多的是他獨立不偶的心性以及別出心裁的藝術追思,且又傳達出他遊蹤漂泊而又寂寞孤苦的人生遭際。

  農曆一月底二月初的「春社」時節,「滿城」均下著淅淅瀝瀝的春雨,那瀝瀝雨絲與瀟瀟雨聲喚起一雙燕子無家可歸的「新恨」,因為花開花落,冬去春來,年年遷移的侯鳥燕子,又要開始新的漂泊。然而,此時此刻,燕子還不知道家在何方。春天的花朵還是那樣燦爛,春天的楊柳還是那麼蔥翠,它們重重疊疊隔斷了通向閨中思婦居住的「紅樓」小徑。燕子隱隱約約還記得去年砌下的舊巢,但又不能確認。燕子打量了多少屋簷雕龍描鳳的殷實之家,想找出去年舊巢,但它們最終還是飛來飛去,遲疑彷徨,找不到一個棲息或再築新巢的地方。誰人能夠瞭解燕子春去秋來那年年歲歲都縈繞在心頭如「絲魂絮影」般的漂泊與孤獨的心境?那漂泊與孤寂的燕子呵,前身理應是那一片片凋謝飄零的「落紅殘粉」。燕子遲疑彷徨,但它們相濡以沫,態度親暱。它們不停地呢喃,似乎在交換著意見,又似乎在互傾衷腸。它們恩愛的關關鳴聲,又讓黃鶯鳥聽得那麼專注。燕子雖然恩愛,但它們棲移不定的漂泊生涯,畢竟比不上那日日在水池畫欄傍雙棲雙眠的鴛鴦來得寧靜、溫馨。

  張惠言出生於常州武進縣一個世代為儒然科考不彰的清寒家庭,四歲時父親就病卒,其母將他含辛茹苦教養而成。惠言回憶其早年孤苦生活時描述道:「一日,暮歸,無以為夕餮,各不食而寢。遲明,惠言餓不能起。先妣曰:『兒不慣餓憊也?吾與爾姊爾弟,時時如此也!』惠言泣,先妣亦泣」(《茗柯文編.先妣事略》)。從十四歲開始就外出教授為生,其間兩次在安徽歙縣金榜家設帳授徒,洩留時間最為長久。二十六歲至三十九歲時又七上京師應進士試。在張惠言四十二歲的生命歷程裡,約四分之三的時間身居異鄉,為餬口而漂泊四方。所以惠言一生飽嘗拋妻離子的別離之苦,也屢受寂寞孤苦的煎熬。此詞就借詠燕,委婉且淋漓盡致地抒寫他身處異鄉時那種寂寞難耐的孤苦感,那種漂泊四方時壓抑在心頭的感傷,那種煢煢孓立時對親人與故鄉不可遏止的思念。詞中「滿城社雨,又喚起無家,一年新恨」,「前身應是,一片落紅殘粉」,「輸於池上鴛鴦,日日闌前雙暝」等語,既是惠言對浪跡天涯燕子的擬人化描摹,更是他此時此刻孤苦、感傷、思念且又有幾分怨懣心態的真實反映。張惠言《雙雙燕》詞所反映出來的苦寒人生遭遇,既是他個人的,又是傳統社會中諸多為生計、為功名奔走四方、萍飄天涯的「寒士」們孤苦生涯的真切寫照。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