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居庸關》朱彝尊


出居庸關

作者:朱彝尊

朝代:清代



居庸關上子規啼,飲馬流泉落日低。
雨雪自飛千嶂外,榆林只隔數峰西。

作品關鍵字:-古詩三百首-關塞-寫景-鄉思


作者簡介:

朱彝尊

  朱彝尊(1629~1709),清代詩人、詞人、學者、藏書家。字錫鬯,號竹垞,又號驅芳,晚號小長蘆釣魚師,又號金風亭長。漢族,秀水(今浙江嘉興市)人。康熙十八年(1679)舉博學鴻詞科,除檢討。二十二年(1683)入直南書房。曾參加纂修《明史》。博通經史,詩與王士禎稱南北兩大宗。作詞風格清麗,為浙西詞派的創始者,與陳維崧並稱朱陳。精於金石文史,購藏古籍圖書不遺餘力,為清初著名藏書家之一。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居庸關上,杜鵑啼鳴,驅馬更行,峰迴路轉,在暮靄四起中,忽遇一帶山泉,從峰崖高處曲折來瀉,頓令人驚喜不已:在這塞外的山嶺間,竟也有南國般清冽的泉流,正可放馬一飲,聊解旅途之渴。站在潺潺的山泉畔,遙看蒼茫的遠夭,又見一輪紅日,正沉向低低的地平線。那猶未斂盡的余霞,當還將遠遠近近的山影,輝映得明熒如火。
此刻,峰影如燃的西天,還沐浴在一派莊嚴肅穆的落日餘霞中。回看北天,卻又灰雲蒙黎。透過如林插空的千百峰嶂,隱約可見有一片雨雪,紛揚在遙遠的天底下,將起伏的山巒,織成茫茫一白。意興盎然地轉身西望,不禁又驚喜而呼:那在內蒙古准格爾旗一帶的「渝林」古塞,竟遠非人們所想像的那般遙遠!從居庸塞望去,它不正「只隔」在雲海茫茫中聳峙的「數蜂」之西麼?

註釋
居庸關:在北京市昌平區西北,為長城重要關口。《嘉慶一統志·順天府》:「居庸關,在昌平州西北,去延慶州五十里。關門南北相距四十里,兩山峽峙,巨澗中流,懸崖峭壁,稱為絕險,為歷代兵家必爭之地。山巒間花木郁茂蔥蘢,猶如碧浪,因有『居庸疊翠』之稱,為『燕京八景』之一,」
子規:鳥名,一名杜鵑。鳴聲淒切,能動旅客歸思。
嶂:似屏障的山峰。
榆林:榆林堡。在居庸關西五十五里。清·顧炎武《昌平山水記》:「永樂二十二年四月己酉,上親征,駐蹕唐家嶺,以四日至囂庸關。其疾行則一日而至榆林,榆林在岔道西二十五軍。」

參考資料:

1、
陳振藩選注 .詩人愛旅遊:中國名勝古詩六百首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005 :11-12 .


賞析

  從山青水綠的南國,來游落日蒼茫的北塞,淡談的鄉思交匯著放眼關山的無限驚奇,化成了這首「清麗高秀」的寫景小。

  朱彝尊早年無意仕進,以布衣之身載書「客遊」,「南逾嶺,北出雲朔,東泛滄海,登之褱,經甌越」,為採訪山川古跡、搜剔殘碣遺文,踏誼了大半個中國(見《清史稿文苑傳》)。現在,他獨立於北國秋冬的朔風中,傾聽著淒淒而啼的子規(杜鵑)之鳴,究竟在浮想些什麼?是震訝於這「古塞之一」的居庸關之險酸——它高踞於軍都山間,兩峰夾峙,望中盡為懸崖峭壁,不愧是扼衛京師的北國雄塞?還是思念起了遠在天外的故鄉嘉興,那鴛鴦湖(南湖)上風情動人的船女棹歌,或搖曳在秋光下的明艷照人的滿湖蓮荷?於是這向風而啼的「子規」,聽來也分外有情了:它也似在催促著異鄉遊子,快快「歸」去麼?

  起句看似平平敘來,並末對詩人置身的關塞之景作具體描摹。但對於熟悉此間形勢的讀者來說,「居庸關」三字的跳出,正有一種雄關湧騰的突兀之感。再借助於幾聲杜鵑啼鳴,便覺有一縷遼遠的鄉愁,浮升在詩人的高嶺獨佇之中。驅馬更行,峰迴路轉,在暮靄四起中,忽遇一帶山泉,從峰崖高處曲折來瀉,頓令詩人驚喜不已:在這塞外的山嶺間,竟也有南國般清冽的泉流,正可放馬一飲,聊解旅途之渴。站在潺潺的山泉畔,遙看蒼茫的遠夭,又見一輪紅日,正沉向低低的地平線。那猶未斂盡的余霞,當還將遠遠近近的山影,輝映得明熒如火——這便是「飲馬流泉落日低」句所展現的塞上奇景。清澈、明淨的泉流,令你忘卻身在塞北;那塗徐而奏的泉韻,簡直如江南的絲竹之音惹人夢思。但「坐騎」恢恢的嘶鳴,又立即提醒你這是在北疆。因為身在山阪高處,那黃昏「落日」,也見得又圓又「低」,,如此高遠清奇的蒼莽之景,就決非能在煙雨霏霏的江南,所可領略得到的了。

  不過最令詩人驚異的,還是塞外氣象的寥廓和峻美。此刻,峰影如燃的西天,還沐浴在一派莊嚴肅穆的落日餘霞中。回看北天,卻又灰雲蒙黎。透過如林插空的千百峰嶂,隱約可見有一片雨雪,紛揚在遙遠的天底下,將起伏的山巒,織成茫茫一白!「雨雪白飛千嶂外」句,即展現了那與「飲馬流泉落日低,所迥然不同的又一奇境——剪影般的「千嶂」近景後,添染上一筆清瑩潔白的「雨雪」作背景,更著以一「飛」字,便畫出了一個多麼寥廓、案潔,竣奇而不失輕靈流動之美的世界!

  詩人久久地凝視著這雨雪交飛的千嶂奇景,那一縷淡淡的鄉愁,旱就如雲煙一般飄散殆盡。此次出塞,還有許多故址、遺跡需要考察,下一程的終點,該是馳名古今的「榆林塞」了吧?詩人意興盎然地轉身西望,不禁又驚喜而呼:那在內蒙古准格爾旗一帶的「渝林」古塞,竟遠非人們所想像的那般遙遠!從居庸塞望去,它不正「只隔」在雲海茫茫中聳峙的「數蜂」之西麼?詩之結句把七百里外的榆林,說得彷彿近在咫尺、指手可及,豈不太過誇張?不,它恰正是人們在登高望遠中所常有的奇妙直覺。這結句雖然以從唐人韓翔「秋河隔在數峰西」句中化出,但境界卻高遠、寥解得多:它在剎那間將讀者的視點,提升到了詩人絕後的絕高之處;整個畫面的空間,也因此猛然拓展。於是清美、寥廓的北國,便帶著它獨異的「落日」流泉、千嶂「雨雪」和雲海茫范中指手可及的愉林古塞,蒼蒼莽葬地盡收你眼底了。

參考資料:

1、
錢仲聯等 .元明清詩鑒賞辭典 清·近代 .上海市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94 :1797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