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樂·宮怨》黃升


清平樂·宮怨

作者:黃升

朝代:宋代



珠簾寂寂。愁背銀缸泣。記得少年初選入。三十六宮第一。
當年掌上承恩。而今冷落長門。又是羊車過也,月明花落黃昏。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婉約-宮怨-孤獨


作者簡介:

黃升

  黃升(生卒年不詳)字叔暘,號玉林,又號花庵詞客,建安(今屬福建建甌)人。不事科舉,性喜吟詠。以詩受知於游九功,與魏慶之相酬唱。著有《散花庵詞》,編有《絕妙詞選》二十卷,分上下兩部份,上部為《唐宋諸賢絕妙詞選》,十卷;下部為《中興以來絕妙詞選》,十卷。附詞大小傳及評語,為宋人詞選之善本。後人統稱《花庵詞選》。


譯文

  珠簾靜靜地低垂,她愁苦地背對著油燈流淚。記得少女時剛被選入宮內,三十六宮中數她最美。當年她備受君王恩寵,如今卻被冷落在長門宮中。又傳來君王車駕駛過的響聲,而她卻只能呆立不動,面對著黃昏中的落花,明月照著一個孤單的身影。


鑒賞

  這首詞題為「宮怨」,反映的是宮廷女子失龐後寂寞無助的生活,詞風哀婉,讀來韻味無窮。首句點出眼下的寂寞之苦。「珠簾」指用珍珠綴飾的簾子,典用《西京雜記》中語。「珠簾寂寂」,是說來「風至則鳴」的珠簾,如今卻寂靜地低垂著,沒有一點聲音。這表明長時間沒有人進來,室內的人也沒有出去走動,甚至連一絲風也沒有。由此可見何等冷清、寂靜、落寞。第二句「愁背銀缸泣」中銀缸指的是銀燈。銀燈點亮,表明難熬的一個白天終於又過去了,但是更難熬的夜晚又無情地降臨了。如此日復一日,深居於冷宮之中,滿腹愁怨無法排遣,只好獨自背著銀燈哭泣。「背」字頗耐人尋味。人在高興時通常對著燈兒言笑,而愁苦時則往往背對燈兒歎息落淚,彷彿怕內心難言的痛苦,被燈兒窺探而更加令人不堪,一面無聲地流淚,一面回憶往昔的寵愛接著回憶起往昔幸福的情景:「記得少年初選入,三十六宮第一」。初選入宮時年輕美麗,楚楚動人,艷壓群芳,獨得恩寵。上片由今日寫到昔日,下片則又從昔日回到今日,仍然是淒慘、痛苦。「當年掌上承恩」、「而今冷落長門」。當年受帝王寵愛,如掌上明珠。而這美好的一切已一去不復返,如今美貌與寵愛並衰,帝王另寵新歡,將自己冷落在長門。「又是羊車過也」。羊車指帝王所乘之車,這裡指帝王御幸其他宮女,經過其居所。與冷落「長門」,形成鮮明對照。用「又是」二字,則其中之難堪,由來已久矣。詞中飽含辛酸。最後以景結情:「月明花落黃昏」。天已黃昏,花已飄落,月亮依舊那麼明亮;其中之無奈,悲涼之情,綿綿不絕。

  該詞語言明快、暢達,又含義雋永。起筆處摹寫現實中的愁苦寂寥,中間回憶往昔的如夢美景,結尾處則又回到淒苦寂寞之中,感情波瀾搖曳,曲折含蓄,令人回味不已。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