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多令·雨過水明霞》鄧剡


唐多令·雨過水明霞

作者:鄧剡

朝代:宋代



雨過水明霞。潮回岸帶沙。葉聲寒、飛透窗紗。堪恨西風吹世換,更吹我、落天涯。
寂寞古豪華。烏衣日又斜。說興亡、燕入誰家。惟有南來無數雁,和明月、宿蘆花。

作品關鍵字:-寫景-孤獨-感傷


作者簡介:

鄧剡

  鄧剡(1232-1303),字光薦,又字中甫,號中齋。廬陵人(今江西省吉安縣永陽鎮鄧家村)。南宋末年愛國詩人、詞作家,第一個為文天祥作傳的人。他與文天祥、劉辰翁是白鷺洲書院的同學。


譯文

  剛下過雨,晚霞映得水面格外明亮,潮退後,沙灘上留下了淡淡沙痕。風吹樹葉發出的響聲,帶來陣陣的秋寒,飛快地透過紗窗,室內也頓生涼意。可恨秋風吹來,世道就變換了,更是把我吹得流落天涯。

  古代曾經繁華的南京,現在已經蕭條寂寞了。烏衣巷裡夕陽斜照過來,又是一個黃昏。世人都在談論國家興亡,可那些飛回來的燕子現在到了誰家呢?只有那些南方飛來的無數大雁,和明月一起住在蘆花洲裡。


賞析

  此詞和《浪淘沙》(疏雨洗天清),蓋出於同時。從兩詞所抒發的感慨、所描繪的景象和所創造的意境來看,都極為相似。

  「雨過水明霞,潮回岸帶沙。葉聲寒,飛透窗紗」。一場大雨洗過天空,夕陽斜照彩霞映得水面格外明亮;大潮洶湧,在漫過海灘後又漸漸退去。江岸邊留下了些許沙痕。聲聲落葉,飛快地透過窗紗,使詞人感到秋意襲身,時令已由夏入秋了。這是一幅淒涼的黃昏秋江圖。恰值兵敗被擄之後,作者面對著此情此景,哪能不倍加傷感呢?

  「堪恨西風吹世換,更吹我,落天涯」。「西風」既作為一種自然物的實寫,又像征著蒙古統治者侵略勢力。時代變革、朝廷更換,鄧剡抱定不再仕元的決心,天下之大,哪有立足之地?詞人把自己比做被西風吹落天涯的枯葉,也很恰切。北朝的樂府民歌《紫騮馬歌辭》云:「高高山上樹,風吹葉落去。一去數千里,何當還故處?」它用風吹落葉比喻流落飄蕩的情狀,反映人民在戰亂中逃亡景象。形象鮮明,深沉悲憤。「天涯」意謂極言其遠,以托出詞人欲歸不能的哀怨。

  詞人在上片極言自己如落葉飄零,無根無緒,意在引出下片中作者表達的寂寞心情。

  「寂寞古豪華,烏衣日又斜。說興亡,燕入誰家?」建康(今南京),是煙柳繁華地,也是南宋王朝賴以阻擋蒙古南侵的一道屏藩。蕭條得使詞人生寂寞、衰歇之感。此詞帶有幾分嘲諷意味,不只是一味悲慨而已。借燕子飛入新巢,喻指許多南宋遺民變節奉敵。作者大悲慨之中,懷有深深的嘲諷。更表明他不仕新朝,堅守節操的心聲。

  詞人又通過對空闊的水、天之間漸次觀察,終於發現:「惟有南來無數雁,和明月,宿蘆花。」淡淡幾筆,就勾勒出另一幅淒清的寒汀蘆雁圖。詞人置群雁於雖淒清而潔白的明月、蘆花中,寄寓了他對亂離中的人民懷著無限同情。雖然是群雁,然而無首。沒有淒居之處,真是可憐之極。

  鄧氏此詞以感情沉鬱和風格清奇取勝。上片「寓情於景」。下片「以喻見意」,通過寒葉、西風、烏衣蒼、明月、蘆花等,表達了他作為作者的主體感受。全詞如一幅清麗而寓意深刻的畫卷,讓欣賞者感到精神上的愉悅和滿足。

背景

鄧剡,文天祥的同鄉和朋友。本詞為南宋滅亡之後,鄧剡被俘,過建康(今南京)時所寫。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