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江紅·劉朔齋賦菊和韻》吳文英


滿江紅·劉朔齋賦菊和韻

作者:吳文英

朝代:宋代



露浥初英,早遺恨、參差九日。還卻笑、萸隨節過,桂凋無色。杯麵寒香蜂共泛,籬根秋訊蛩催織。愛玲瓏、篩月水屏風,千枝結。
芳井韻,寒泉咽。霜著處,微紅濕。共評花索句,看誰先得。好漉烏巾連夜醉,莫愁金鈿無人拾。算遺蹤、猶有枕囊留,相思物。

作品關鍵字:-詠物-菊花


作者簡介:

吳文英

  吳文英(約1200~1260),字君特,號夢窗,晚年又號覺翁,四明(今浙江寧波)人。原出翁姓,後出嗣吳氏。與賈似道友善。有《夢窗詞集》一部,存詞三百四十餘首,分四卷本與一卷本。其詞作數量豐沃,風格雅致,多酬答、傷時與憶悼之作,號「詞中李商隱」。而後世品評卻甚有爭論。


註釋

滿江紅:詞牌名。《升庵詞品》謂唐人小說《冥音錄》說:「曲名有《上江虹》,即《滿江紅》。」又名《念良遊》、《傷春曲》。《樂章集》、《清真集》併入「仙呂調」。宋以來作者多以柳永格為準。雙調,九十三字,上片八句,下片十句,上片四仄韻,下片五仄韻,一般例用入聲韻。姜夔始改作平韻。此詞系仄聲韻體。
2劉朔齋:朱祖謀箋:《齊東野語》:「劉震孫,字長卿,號朔齋,嘗為宛陵令,與吳毅夫唱酬。」夢窗詞集中另有《江神子·十日荷塘小隱呈朔翁》詞一首。和韻:指用他人詞所用的韻而作詩詞。分用韻、依韻、次韻三種。陸遊說:「古時有唱有和,有雜擬追和之類,而無和韻者。唐始有用韻,謂同用此韻;後有依韻,然不以次;後有次韻。自元(稹)、白(居易)至皮(日休)、陸(龜蒙),其體乃全。」
3浥(yi):濕潤,沾濕。
4萸(yu):茱萸。
5漉(lu):即用紗布等物濾出液體。
6鈿(dian):古代一種嵌金花的首飾。


鑒賞

  「露浥」兩句,扣題中「賦菊」。此言夜露濕潤了剛剛開放的菊花,可惜現在已經不是重陽佳節,過了賞菊的當令時節,但是這菊花還是我行我素地傲霜斗雪而獨自放香。因為菊有「寧願枝頭抱香死」的氣節也。「還卻笑」兩句,用「茱萸」、「桂花」與菊花作一對比。此言只可笑那茱萸花隨著重陽節的過去而也隨即敗落凋零,並且桂花也在樹上紛紛地凋謝而顯得毫無生色;惟有菊花寧願在枝頭上抱香而死,卻不改其傲霜斗雪的本質噢。明是贊菊,暗中也含有以菊花作為自己的精神寄托在。表明自己有菊之傲骨,而無萸桂之媚俗態也。「杯麵」兩句,述秋景。此言杯中的酒香與園中的菊香混合在空氣之中,引得群蜂四處飛舞。而籬笆下蟋蟀也正在「句句」地鳴叫著,它好像在告訴人們:秋已深矣。「愛玲瓏」兩句,再次「賦菊」。此言園中的水池邊上,主人家用千枝萬朵的菊花交織成一架玲瓏透剔的花屏風,月光透過它照射在水池之中,就倒影出憧憧的花影來。

  「芳井韻」四句,承上啟下。此言在園中的水井邊,寒泉旁都開放著各式各樣的菊花,供人欣賞。那經霜的菊葉,濕潤中透出了微紅的顏色。「共評花」兩句,述共同賞菊,填詞吟。詞人說:「我們共同觀賞著花園中這許多菊花,同時還在品評著菊花的優劣,而且還互相比賽,看看哪一位才思敏捷先作成佳詞好詩?」「好漉」兩句,述賞花飲酒至通宵。古時酒有清、濁之分,故白居易《問劉十九》詩有「綠蟻新醅酒」的描述,就是飲帶酒糟的濁酒。這裡詞人所飲的也是濁酒,所以飲前先用「烏巾」漉淨酒糟,才可飲用。此言詞人面對香花、佳人作通宵漉酒暢飲,但他邊狂飲濁酒,邊還笑著對侑酒的佳人說:「你不要發愁我會醉得失態,如果你頭上的金鈿釵掉在地上,我還能馬上替你拾起來插上呢。」「算遺蹤」兩句,述酒醒。言詞人酒醉後醒轉,發現床頭枕邊尚遺留了佳人身上的物件,不覺睹物思人,倍增相思。

  因為是和韻,所以全詞以詞人的寄托、臆想為多,不必詞人親自觀賞菊花後才能填之。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