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嬌·春情》李清照


念奴嬌·春情

作者:李清

朝代:宋代



蕭條庭院,又斜風細雨,重門須閉。寵柳嬌花寒食近,種種惱人天氣。險韻詩成,扶頭酒醒,別是閒滋味。征鴻過盡,萬千心事難寄。
樓上幾日春寒,簾垂四面,玉闌干慵倚。被冷香消新夢覺,不許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高煙斂,更看今日晴未。

作品關鍵字:-宋詞精選-婉約-寒食節-寫景-懷人


作者簡介:

李清

  李清照(1084年3月13日~1155年5月12日)號易安居士,漢族,山東省濟南章丘人。宋代(南北宋之交)女詞人,婉約詞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稱。所作詞,前期多寫其悠閒生活,後期多悲歎身世,情調感傷。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徑,語言清麗。論詞強調協律,崇尚典雅,提出詞「別是一家」之說,反對以作詩文之法作詞。能詩,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時詠史,情辭慷慨,與其詞風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


譯文及註釋

譯文
蕭條冷落的庭院,吹來了斜風細雨,一層層的院門緊緊關閉。春天的嬌花開即將放,嫩柳也漸漸染綠。寒食節即將臨近,又到了令人煩惱的時日,推敲險仄的韻律寫成篇,從沉醉的酒意中清醒,還是閒散無聊的情緒,別有一番閒愁在心頭。遠飛的大雁盡行飛過,可心中的千言萬語卻難以托寄。連日來樓上春寒泠冽,簾幕垂得低低。玉欄杆我也懶得憑倚。錦被清冷,香火已消,我從短夢中醒來。這情景,使本來已經愁緒萬千的我不能安臥。清晨的新露涓涓,新發出的桐葉一片湛綠,不知增添了多少游春的意緒。太陽已高,晨煙初放,再看看今天是不是又一個放晴的好天氣。

註釋
險韻:以生僻字協韻寫詩填詞。
扶頭酒:能讓人精神振作的好酒,飲多則易醉。一說「扶頭」為酒名。
玉闌干:白石欄杆。
香消:香爐中的香已燒盡。
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出自《世說新語·賞譽》。初引:葉初長。


賞析

  這是一首懷人之作。它敘寫了寒食節時對丈夫的懷念。開頭三句寫環境氣候,景色蕭條。柳、花而用「寵」、「嬌」修飾,隱有妒春之意。接著寫作填詞醉酒,但閒愁卻無法排解,已有萬般怨尤。一句「征鴻過盡,萬千心事難寄」,道出詞人閒愁的原因:自己思念遠行的丈夫,「萬千心事」卻無法捎寄。下闋開頭三句,寫出詞人懶倚欄杆的愁悶情志,又寫出她獨宿春閨的種種感覺。「不許愁人不起」,寫出作者已失去支撐生活的樂趣。「清露」兩句轉寫新春的可愛,因之產生游春心思。結尾兩句最為佳妙:天已放晴,卻擔心是否真晴,那種心有餘悸的感覺,表現得極為淒迷。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