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朝雲漠漠散輕絲》周邦彥


少年游·朝雲漠漠散輕絲

作者:周邦彥

朝代:宋代



朝雲漠漠散輕絲。樓閣淡春姿。柳泣花啼,九街泥重,門外燕飛遲。
而今麗日明金屋,春色在桃枝。不似當時,小橋沖雨,幽恨兩人知。

作品關鍵字:-宋詞精選-故事-寫景-抒情


作者簡介:

周邦彥

  周邦彥(1056年-1121年),中國北宋末期著名的詞人,字美成,號清真居士,漢族,錢塘(今浙江杭州)人。歷官太學正、廬州教授、知溧水縣等。徽宗時為徽猷閣待制,提舉大晟府。精通音律,曾創作不少新詞調。作品多寫閨情、羈旅,也有詠物之作。格律謹嚴。語言典麗精雅。長調尤善鋪敘。為後來格律派詞人所宗。舊時詞論稱他為「詞家之冠」。有《清真集》傳世。


鑒賞

  北宋初期的詞是《花間》與《尊前》的繼續。《花間》、《尊前》式的小令,至晏幾道已臻絕詣。柳永、張先在傳統的小令之外,又創造了許多長詞慢調。柳永新歌,風靡海內,連名滿天下的蘇軾也甚是羨慕「柳七郎風味」(《與鮮於子駿書》)。但其美中不足之處,乃未能輸景於情,情景交融,使得萬象皆活,致使其所選情景均並列單頁畫幅。究其緣故,蓋因情景二者之間無「事」可以聯繫。這是柳詞創作的一大缺陷。周邦彥「集大成」,其關鍵處就在於,能在抒情寫景之際,滲入一個第三因素,即述事。因此,周詞創作便補救了柳詞之不足。讀這首小令,必須首先明確這一點。

  這首令詞寫兩個故事,中間只用「而今麗日明金屋」一句話中「而今」二字聯繫起來,使前後兩個故事─亦即兩種境界形成鮮明對照,進而重溫第一個故事,產生無窮韻味。

  上片所寫乍看好像是記眼前之事,實則完全是追憶過去,追憶以前的戀愛故事。「朝雲漠漠散輕絲,樓閣淡春姿」。這是當時的活動環境:在一個逼仄的小樓上,漠漠朝雲,輕輕細雨,雖然是在春天,但春天的景色並不濃艷,他們就在這樣的環境中相會。「柳泣花啼,九街泥重,門外燕飛遲。」三句說雲低雨密,雨越下越大,大雨把花柳打得一片憔悴,連燕子都因為拖著一身濕毛,飛得十分吃力。這是門外所見景色。「泣」與「啼」,使客觀物景染上主觀情感色彩,「遲」,也是一種主觀設想。門外

  所見這般景色,對門內主人公之會晤,起了一定的烘托作用。但此時,故事尚未說完。故事的要點還要等到下片的末三句才說出來,那就是:兩人在如此難堪的情況下會晤,又因為某種緣故,不得不分離。「小樓沖雨,幽恨兩人知。」「小樓」應接「樓閣」,那是兩人會晤的處所,「雨」照應上片的「泣」、「啼」、「重」、「遲」,點明當時,兩人就是衝著春雨,踏著滿街泥濘相別離的,而且點明,因為懷恨而別,在他們眼中,門外的花柳才如泣如啼,雙飛的燕子也才那麼艱難地飛行。這是第一個故事。

  下片由「而今」二字轉說當前,這是第二個故事,說他們現在已正式同居:金屋藏嬌。但這個故事只用十個字來記述:「麗日明金屋,春色在桃枝。」這十個字,既正面說眼前的故事,謂風和日麗,桃花明艷,他們在這樣一個美好的環境中生活在一起;同時,這十個字,又兼作比較之用,由眼前的景象聯想以前,並進行一番比較。「不似當時」,這是比較的結果,指出眼前無憂無慮在一起反倒不如當時那種緊張、淒苦、懷恨而別、彼此相思的情景來得意味深長。

  弄清楚前後兩個故事的關係,瞭解其曲折的過程,對於詞作所創造的意境,也就能有具體感受。這首詞用筆很經濟,但所造景象卻耐人深思。彷彿山水畫中的人物:一頂箬笠底下兩撇鬍子,就算一個漁翁;在藝術的想像力上未受訓練的,是看不出所以然的。這是周邦彥藝術創造的成功之處。

創作背景

  此詞作於公元1093年(元祐八年)周邦彥流寓荊州時。公元1087年(元祐二年)周邦彥被調出京城,貶為廬州(今安徽合肥)教授,然後流寓荊州約三年。公元1093年(元祐八年)春天,又被任命為溧水(今屬江蘇)知縣。這幾年是周邦彥思想與創作的重要轉折期。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