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新郎·挽住風前柳》盧祖皋


賀新郎·挽住風前柳

作者:盧祖皋

朝代:宋代


彭傳師於吳江三高堂之前釣雪亭,蓋擅漁人之窟宅以供詩境也,趙子野約余賦之。

挽住風前柳,問鴟夷當日扁舟,近曾來否?月落潮生無限事,零落茶煙未久。謾留得蓴鱸依舊。可是功名從來誤,撫荒祠、誰繼風流後?今古恨,一搔首。
江涵雁影梅花瘦,四無塵、雪飛雲起,夜窗如晝。萬里乾坤清絕處,付與漁翁釣叟。又恰是、題詩時候。猛拍闌干呼鷗鷺,道他年、我亦垂綸手。飛過我,共樽酒。


作品關鍵字:-詠史懷古-寫景-托志


作者簡介:

盧祖皋

  盧祖皋(約1174—1224),字申之,一字次夔,號蒲江,永嘉(今屬浙江)人。南宋慶元五年(1199)中進士,初任淮南西路池州教授。今詩集不傳,遺著有《蒲江詞稿》一卷,刊入「彊村叢書」,凡96闋。詩作大多遺失,唯《宋詩記事》、《東甌詩集》尚存近體詩8首。


賞析

  這是一首借寫夜季之景,寄托自己歸隱而去的心志之作。三高祠堂,位於吳江,建於宋初,供奉著春秋越國范蠡、西晉張翰、唐陸龜蒙三位了人。釣雪亭是彭傳師所作。作者任吳江主簿時,應友人趙子野的邀請,到此遊玩,在冬天下雪的時候,面對此景,賦了這首詞。

  詞的上片著重歌詠「三高」,以抒發追思先賢的幽情。「挽住風前柳,問鴟夷當日扁舟,近曾來否?」表達追懷范蠡之情。筆姿瀟灑,落響不凡。一下子便將人們帶入了追憶住昔的藝術境界。相傳范蠡歸隱後,自稱鴟夷子皮,泛舟於太湖之上。作者以「風前挽柳」發問,構思奇特;而所問之事,則為當年鴟夷子的扁舟。作者遙想范蠡曾來往於煙波之間,定然在柳蔭下系過他的扁舟,這當年的扁舟,不知道近時曾經來過沒有?這樣的設問,令人稱奇。接著以「月落潮生無限事,零落茶煙未久。」追憶另一位高士陸龜蒙。陸龜蒙自號天隨子,隱居在松江上的村墟甫裡,平時以筆床茶灶自隨,不染塵氛。時隔三百多年,在松江和太湖上飄蕩,循環往復,年復一年。這位江湖散人當年的茶煙,似乎還零落未久呢。但天隨子此時又在何方?

  第六句「謾留得蓴鱸依舊。」引用的是張翰因秋風起思念故鄉蓴羹鱸膾的故事,追憶當年棄官歸隱的賢士張翰。張翰的情懷,已成往跡,此時只有蓴菜鱸魚,依然留味人間。作者不禁再次感慨發問:「可是功名從來誤,撫荒祠誰繼風流後?」為什麼范蠡等人置功名於不顧,是否因為這功名事兒從來就是誤人的嗎?作者身處野草荒蕪的古寺,思及古人前賢的功名之事,不禁感慨萬千。

  下片,著重寫釣雪亭邊夜雪的情景。進而表明自己如前賢一樣隱居垂釣的心願。「江涵雁影瘦」這幾句寫時辰已是夜晚了,江面上寒雁低飛,江水裡印著雁兒的清影,亭子邊上開放著清瘦的梅花。四野之間,雪花飄舞,層雲滾動,一派淒清蕭瑟之氣。這三句先點季節,次寫雪飛,再寫雪景,筆調秀麗。思澈神清,繪景如畫,接著以「萬里乾坤」三句,引發讚歎之情。這江山夜雪,萬里乾坤,霎時成為瓊瑤世界。可是這清絕人寰的勝景,又有誰來欣賞呢?看來只能「付與漁翁釣叟」了。這時,只有他們是天地間真正的主人。

  除此以外,對於人來說,也是最好不過的題詩的時候。作者思量至此,不覺逸興頓生,「猛拍闌干呼鷗鷺,道他年我亦垂綸手。飛過我,共樽酒。」這兩句表明作者此時內心全為清景所陶醉,也表達了對「三高」的高度崇敬的心情。作者情不自禁地招呼江上鷗鷺說:「他年有幸,我也將垂釣於此啊!請飛過我這兒來,共進杯酒吧。」這兒所呼喚的鷗鷺,虛實結合,言明心志。言其為虛指,是即使有,它們未必能懂得人的心意。說是實指,古時誓志高隱的人,都慣於和鷗鷺結盟為友,因此志同道合有意隱居於江湖的人士,可以稱為鷗盟,作者是和友人趙子野等同來的,稱他們為同盟的鷗鷺,也是非常切合的。

  全詞意境清新、優美,語言雋麗,表現出作者清俊瀟灑的風格,是一首成功之作。主題是賦釣雪亭。在詞的上半闋,作者縱情歌贊三高的高風亮節,以實寫虛,先拓開境界。而以「撫荒祠誰繼風流後」一句,為下半闋即景抒懷歌詠釣雪亭這一主題,奠定了根基。上半闋所詠,只是「山雨欲來」之前的襯筆。下半闋寫釣雪亭上所見的江天夜雪的清景,以及作者和友人在觀賞此景之後,對漁翁釣叟的艷羨,對水邊鷗鷺的深情呼喚,對自己他年有志垂綸的衷心誓願,才是此詞的主體。此詞有意在筆先、一唱三歎、情景交融、神余言外之妙。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