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調歌頭·登多景樓》楊炎正


水調歌頭·登多景樓

作者:楊炎

朝代:宋代


寒眼亂空闊,客意不勝秋。強呼鬥酒,發興特上最高樓。舒捲江山圖畫,應答龍魚悲嘯,不暇顧詩愁。風露巧欺客,分冷入衣裘。
忽醒然,成感慨,望神州。可憐報國無路,空白一分頭。都把平生意氣,只做如今憔悴,歲晚若為謀。此意仗江月,分付與沙鷗。


作品關鍵字:-愛國-抒懷


作者簡介:

楊炎

  楊炎正(1145—?)字濟翁,廬陵(今江西吉安)人,楊萬里之族弟。慶元二年(1196)年五十二始登第,受知於京鏜,為寧縣簿。六年,除架閣指揮,尋罷官。嘉定三年(1210)於大理司直任上以臣僚論劾,詔與在外差遣,知籐州。嘉定七年又被論罷,改知瓊州,官至安撫使。楊炎正與辛棄疾交誼甚厚,多有酬唱。


鑒賞

  楊炎正與辛棄疾結為文字交,嘗有唱和。這首《水調歌頭·寒眼亂空闊》便是淳熙五年與辛棄疾同舟路經揚州時,登鎮江北固山甘露寺中的多景樓所作。與此同時辛棄疾也寫了一首《水調歌頭·舟次揚州,和揚濟翁、周顯先韻》詞。這兩首詞不僅情味相投而且風格也很接近,都是心懷國家之憂,感歎報國無路的登臨抒懷之作。

  此詞上片先寫秋意後寫登樓。深秋季節,滿目荒寒,眼前是一片空闊的長江,只是黃葉翻飛,秋意瑟瑟,使作客異鄉的人更增添了無限的愁思。以上是「寒眼亂空闊,客意不勝秋」這兩句詞的大意。從藝術技巧上說,清新脫俗極為別緻。「寒眼」的意思並非「被江上冷風吹得眼睛發澀」(夏承燾語),而是蕭條冷落的景物看上去使眼感受到寒意。這和李白《秋登宣城謝朓北樓》「人煙寒橘柚」的「寒」字一樣,都是形容詞的使動用法。「亂空闊」的「亂」字是滿天落葉亂飛,在視覺上給人以「亂」的感受。劉德仁《秋夜寄友人二首》(其二)詩:「獨吟黃葉亂,相去碧峰多。」吳融《憶山泉》詩:「煙迷葉亂尋難見,月好清風聽不眠。」蘇軾《浣溪沙》詞:「風捲珠簾自上鉤,蕭蕭亂葉報新秋。」用「亂」字來形容落葉在詩詞中是不乏例的。因為「落葉」與「亂」可以構成特定的語義組合場,因此句中雖然沒有直接寫落葉,但句外之意卻分明寫出了落葉,筆法新穎,頗具匠心。古典詩詞為了使語言達到精練,往往打破常規去追求語言變態的藝術效果。鑒賞過程中如果審美者在心理上不能適應這種語言變態,那就很容易曲解作品的原意。「強呼鬥酒,發興特上最高樓。」這裡用「強呼」二字,說明詞人是為了驅散「客意不勝秋」的憂愁才呼酒登樓的。從多景樓的最高處倚欄四望,祖國的山河如此多嬌,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幅美不勝收的「江山圖畫」;「圖畫」之上又冠以「舒捲」二字,眼前的自然美景彷彿真地變成了一幅可舒可卷巧奪天工的圖畫,從而進一步增強了祖國河山的詩情畫意。「舒捲」二字的另一層作用,更在於烘托出自然景物的流動感,而不是只可供機案觀賞的靜止的畫面。「應答魚龍悲嘯」,這是矚目長江的洶湧波濤,耳聞目睹的雄偉氣勢。蘇轍《黃州快哉亭記》:「晝則舟楫出沒於其前,夜則魚龍悲嘯於其下。變化倏忽,動心駭目,不可久視。」這段生動驚險的描寫或為本句所借鑒。將波濤洶湧之聲想像為江水之下魚龍相互應答的悲嘯之音,這雖然出自虛擬,但卻寓有一番寄托。古緯書《樂動聲儀》中曾有「風雨動魚龍,仁義動君子」(風雨能驚動潛在水下的魚龍,仁義能感動仁人志士為之奔走效命。)之說(《太平御覽》卷八十一引),在這首詞裡可以把「魚龍悲嘯」引申為面對風雨飄搖的國家局勢,使愛國之士不能自安,想振作起來做出一番事業的意思。所以接下去便說「不暇顧詩愁」──賦詩吟愁這樣的閒情逸致,在當前國事日非的形勢下已經無暇顧及,暗示作者有投筆從戎之志。如將這段文字與辛棄疾《水調歌頭·舟次揚州,和楊濟翁、周顯先韻》一詞合觀,更不難看出其中隱而未露的含意。辛詞在下片中寫道:「二客東南名勝,萬卷詩書事業,嘗試與君謀。莫射南山虎,直覓富民侯。」便是用自己親身的經歷與南歸後仍然壯志難酬這一事實,來提醒楊炎正等人放棄從軍報國的想法,不如從「萬卷詩書」中去學那富民之策,將來為國人做些有益的事業(漢武帝晚年封丞相為富民侯,這裡只是借用其意)。從這兩位詞人的唱和當中,可以看出當時愛國志士的處境是何等的艱難。以下「風露巧欺客,分冷入衣裘」二句是向下片過渡的轉折。從辭面上看寫的是寒氣襲人,侵入衣裘,其實是借此暗喻奸佞之徒結黨營私,排擠異己,使愛國之士舉步維艱,陷於困阨之中難有作為這一現實狀況。

  詞轉下片:「忽醒然,成感慨,望神州。」這三句直如兜頭一瓢冷水,使滿腔熱血變為凜凜懷冰。縱然氣貫長虹,怒髮衝冠,也只好化作感慨,望著神州大地去興歎而已。「可憐」「空白」二句是自抒神傷與壯志難酬的感歎。「都把平生意氣,只做如今憔悴,歲晚若為謀。」這三句又寫出一腔悲憤:英雄困於末路,志士淪於下位,平生的肝膽意氣,只能使自己更加消損憔悴,隨著光陰的流逝而冉冉老去,難望有所作為。詞人雖然不甘心沉淪江湖去做個不關心世事的隱者,但時勢所迫也只能將「此意仗江月,分付與沙鷗」了。江上的明月與沒有心機的沙鷗可以做隱者的朋侶,讓明月和沙鷗陪伴著自己了此生涯吧。

  這首詞慷慨激越、憤世傷時之情溢於言表,雖不如稼軒詞之博大深邃,但仍能得其神似。毛晉在跋《西樵語業》中評楊炎正詞云:「不作嬌艷情態」,「俊逸可喜」。可見在南宋愛國詞人當中他的詞是足以匹敵同時代的作者,儼然自成一家的。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