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絳唇·縣齋愁坐作》葛勝仲


點絳唇·縣齋愁坐作

作者:葛勝仲

朝代:宋代



秋晚寒齋,藜床香篆橫輕霧。閒愁幾許。夢逐芭蕉雨。
雲外哀鴻,似替幽人語。歸不去。亂山無數。斜日荒城鼓。

作品關鍵字:-秋天-寫景-傷懷


作者簡介:

葛勝仲

  葛勝仲 (1072~1144) 宋代詞人,字魯卿,丹陽(今屬江蘇)人。紹聖四年(1097)進士。元符三年(1100),中宏詞科。累遷國子司業,官至文華閣待制。卒謚文康。宣和間曾抵制征索花鳥玩物的弊政,氣節甚偉,著名於時。與葉夢得友密,詞風亦相近。有《丹陽詞》。


鑒賞

  此篇寫詞人在縣衙愁坐的情思。開章「秋晚寒齋」一句,寫出了詞人愁坐的時間、地點:寒秋季節,傍晚時分,「齋」指縣衙齋室,點明了地點,呼應了詞題。抒情主人公坐在簡陋的藜木床上愁思悶想,看如篆字的熏香裊裊,似輕霧橫飄,「香篆橫輕霧」在詞中既是寫實,更有比興作用,那縈迴的篆香如愁緒徘徊,那橫飛的輕霧像悲思幾縷。「閒愁幾許」以直接抒情之筆,寫此時此刻內心獨特感受。這愁是什麼?是離家背井的鄉愁,是久別妻室的相思,是羈臣遠謫的憂慮……。詞人沒有明指,只寫了一個「閒」字,令讀者想像,去品味。「夢逐芭蕉雨」一句頗為精妙。「芭蕉雨」是一個悲愁意象,「雨打芭蕉,分明葉上心頭滴」。「香篆橫輕霧」這一視覺形象已將詞人引入夢幻之中,「夢逐芭蕉雨」這一聽覺形象又使詞人在夢幻之中聽到雨打芭蕉的淅瀝之聲,在夢幻中彷彿覺得淅瀝的雨不是滴在葉上,而是敲擊著自己的心頭,這豈不更加濃了幾許愁思?這句中的「逐」字下得好,將詞人追尋「芭蕉雨」的悲愁意象主動化了,從而強調了「芭蕉雨」是情中景,是為表現愁情而設景;如果改為「聽」字,則是強調了「芭蕉雨」的客體存在,其藝術效果是頗不相同的。

  下片繼續寫詞人在寒齋內所見所感。「雲外哀鴻,似替幽人語」寫詞人仰望室外,只見天高雲淡。孤鴻遠去,聽見那雁聲淒厲,如泣如訴,好像替幽人低語,傾訴衷腸。詞人將孤雁與幽人類比,因兩者有可比性,孤鴻獨飛天涯,幽人羈旅他鄉,其孤寂淒涼是相同的。一個「替」字將兩者關係聯繫得更緊密了。然而大雁秋去春來,還有歸鄉之時,而自己呢?卻是羈臣遠謫難得返鄉,故詞人感慨道:「歸不去」。這三字有多少悲哀與辛酸,有多少惆悵與憤慨。這種感情曾反覆抒發過:「流落天涯,憔悴一衰翁」(《江神子》),「羈懷都在,鬢上眉頭。似休文瘦,久通恨,子山愁。」(《行香子》),「暮暮來時騷客賦」,「天留花月伴羈臣」(《浣溪沙》)。為什麼「歸不去」,詞人未明寫,而是以「亂山無數」的形象出之,「山無數」可見歸程障礙重重,著一「亂」字,更加重了歸程艱險,這「亂山無數」的形象,自然也就蘊含了詞人心緒煩亂與憂愁。這是眼前景,更是心中景。結句「斜日荒城鼓」,暗點詞題「愁」字,照應開頭,寫在深秋的斜暉中,詞人身處一片荒城之中,聽暮鼓聲聲,那遷客羈臣淒涼孤寂的感受何處訴說?最後兩句之妙,在於以景結情,那亂山、斜日、荒城、暮鼓,都染上了詞人的主觀色彩,加深了題旨的表達。

  全篇緊緊圍繞「愁」字展開,以富有特徵的景物──晚秋寒齋、芭蕉夜雨、雲外哀鴻、亂山無數、斜日荒城、暮鼓聲聲,勾出了一個典型環境,有力地烘托出一位寒齋愁坐的人物形象,令讀者可以見其景、聞其聲、感其情、悟其心。此真所謂「心之所思,情之所感,寓言假物,譬喻擬象」(錢鍾書語)之佳篇也。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