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影搖紅·題安陸浮雲樓》廖世美


燭影搖紅·題安陸浮雲樓

作者:廖世美

朝代:宋代



靄靄春空,畫樓森聳凌雲渚。紫薇登覽最關情,絕妙誇能賦。惆悵相思遲暮。記當日、朱闌共語。塞鴻難問,岸柳何窮,別愁紛絮。
催促年光,舊來流水知何處。斷腸何必更殘陽,極目傷平楚。晚霽波聲帶雨。悄無人、舟橫野渡。數峰江上,芳草天涯,參差煙樹。

作品關鍵字:-婉約-寫景-抒情


作者簡介:

廖世美

  廖世美是生活於南北宋之交的一位詞人,生平無考,據傳是安徽省東至縣廖村人。


譯文及註釋

譯文
薄霧茫茫,畫樓高聳入雲。昔年的紫薇郎曾將此樓登臨。面對眼前的景物,他大發感慨,寫下動人的篇。日暮時分,景象令人相思惆悵,記得那時我和她一起私語,多少幸福?不想她一去便沒有消息,望斷天涯也難有消息。只有岸邊的柳樹成林,使我的離愁彷彿飛絮,飛舞一片。節氣催繞著年光流轉,往日樓下的河水,如今不知流向哪裡才停?並非日暮斜陽時才令人傷魂,看見寬闊的原野無邊無際,同樣讓人極為傷心。晚來天氣初晴,水波聲中似乎還帶著雨聲。江上靜悄無聲息,只有一條小舟,在野外的渡口處靜靜地停放著。江邊遠處有幾座墨色的山峰。天邊煙霧茫茫,幾棵高矮不齊的樹木立著。

註釋
1安陸:今湖北省安陸市。浮雲樓,即浮雲寺樓。
2靄靄:唐代中書省曾稱紫薇省,故在中書省任官者可稱薇郎。此處指杜牧,杜牧曾任中書舍人,故稱。
3紫微:星名,位於北斗東北,古人認為是天帝之座。
4平楚:登高望遠,大樹林處樹梢齊平,稱平楚。也可代指平坦的原野。
5帶雨:韋應物《滁州西澗》:「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


點評

  宋元詞曲作家,多有用前人成語成句者。承襲熔裁,必須巧妙恰當,才能為已作增色。這首詞因「題安陸浮雲樓」,又稱道杜牧為此樓所賦之絕妙,故運用杜牧詩句極多,且大多能熨帖自然,不見痕跡。杜詩以外,還融合化用了多家詩詞,語氣順暢如同已出,十分不易。詞上片寫景,即描寫浮雲樓的歡樂氣勢。其中的「朱闌共語」、「別愁紛絮」、「塞鴻」、「岸柳」等,皆隱括杜牧詩句。但情詞熨貼,了無痕跡,見出融裁之妙。下片換頭「催促年光,舊來流水知何處?」一句由寫景抒情,令人有不勝古今與遲暮之歎。「斷腸」四句進一步渲染愁人眼中的淒愴之景。「斷腸」以下,寫自己極目遠眺,行人遠在殘陽芳草之外,而已之相思亦浩邈無盡。全詞寫景融情,古今疊映,化煉前人詩意,工巧自然,尤其結尾寫景,境象空靈,情韻深婉。催促年光,舊來流水知何處?「催促」二句感歎時光匆促,已至遲暮,追懷舊日朱欄共語,沙渚水而今流向何處?頗有世事滄桑之感。「斷腸」以下幾句,精彩地描繪出暮春時節黃昏極目遠望的淒迷景色,襯托無限悵惆的心情。運用前人詩句熨貼自然,滅盡痕跡,一片化機。況周頤贊此詞曰:「真能不愧『絕妙』二字,如世美之作,殊不多覯」(《蕙風詞話》卷二)。

賞析

  這首詞上片寫景,即描寫浮雲樓的歡樂氣勢。其中的「朱闌共語」,「別愁紛絮」、「塞鴻」、「岸柳」等,皆隱括杜牧句。但情詞熨貼、了無痕跡,見出融裁之妙。《蕙風詞話卷二》:「廖世美《燭影搖紅》過拍云:『塞鴻難問,岸柳何窮,別愁紛絮。』神來之筆,即已用矣!」

  下片換頭:「催促年光,舊來流水知何處?」一句度入同前,由寫景而抒情,便令人有不勝古今與遲暮之歎了。「斷腸何必更殘陽,極目傷平楚。晚霽波聲帶雨,悄無人,舟橫野渡。」進一層用筆益覺淒愴入神。真是「語淡而情深,令子野、太虛而為之,容或未必能到。」(《蕙風詞話》)

  唐代詩人杜牧,曾有一首寫安陸浮雲樓的詩作,在唐、宋時期曾傳頌一時,原詩是《題安州浮雲寺樓寄湖州郎中》:

  去夏疏雨余,同倚朱闌語。當時樓下水,今日到何處。

  恨如春草多,事與孤鴻去。楚岸柳何窮,別愁紛如絮。

  (見《全唐詩》八卷五九三七頁)

  安州即安陸,同小杜的詩相比,廖世美的詞則別有韻味。

  這首詞,聲容嬌好,情致蘊藉,自是名家手筆。正如況周頤所說:「一再吟誦,輒沁人心脾,畢生不能忘。《花菴絕妙詞選》中,真能不愧『絕妙』二字,如世美之作,殊不多見。」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