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鷓鴣天·鎮日無心掃黛眉》夏竦


鷓鴣天·鎮日無心掃黛眉

作者:夏竦

朝代:宋代



鎮日無心掃黛眉。臨行愁見理征衣。尊前只恐傷郎意,閣淚汪汪不敢垂。停寶馬,捧瑤卮。相斟相勸忍分離。不如飲待奴先醉,圖得不知郎去時。

作品關鍵字:-宋詞精選-送別-寫人


作者簡介:

夏竦

  夏竦,字子喬,北宋大臣,古文字學家,初謚「文正」,後改謚「文莊」。夏竦以文學起家,曾為國史編修官,也曾任多地官員,宋真宗時為襄州知州,宋仁宗時為洪州知州,後任陝西經略、安撫、招討使等職。由於夏竦對文學的造詣很深,所以他的很多作品都流傳於後世。


賞析

  此為送別詞。詞中托為一個女子的身口,抒寫她與愛人分別時的離情愁緒。全詞語淺情深,深婉曲折,淒美靈動。詞的上片寫女主人公愛人將行、行日及別宴上的種種情態,下片極言離別的痛苦。

  上片起首一句,寫女主人公自愛人打算出行時就沒精打采,整天百無聊賴地描眉。第二句,寫她一見丈夫打點行裝就愁了。這「愁見」似不同於「愁看」,應是情緒的突然觸發,雖然行人即將出發,但何時理征衣,她並不是都有思想準備的。這樣看來,這個「愁」比前句「無心」就深入一層而且帶有一定程度的爆發性了。上片結尾兩句,寫男女雙方唯恐對方傷心,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緒,以至於別宴上,女主人公雖然難受得兩眼是淚,卻不敢讓自己的淚泉湧流出來。

  過片三句,略作頓挫,氣氛稍緩,金玉的字面也顯示了情意的美好;下面的反問又轉入內心,「相斟相勸」表面的平靜下隱伏著痛苦的煎熬。結拍兩句,構思奇特,出語不凡,道出了女主人公深摯婉曲的內心獨白:正因為分別這般痛苦,不如自己先醉倒,不知分手情形或許好受些。自己強忍著眼淚想寬解心上人,但感情的自控總有個限度,說不定到分手時還會垂淚傷心,那只有求助於沉醉,庶幾可免兩傷。這兩句,把主人公的款款深情抒寫得感人肺腑,波瀾起伏。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