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海潮·洛陽懷古》秦觀


望海潮·洛陽懷古

作者:秦觀

朝代:宋代



梅英疏淡,冰澌溶洩,東風暗換年華。金谷俊游,銅駝巷陌,新晴細履平沙。長記誤隨車。正絮翻蝶舞,芳思交加。柳下桃蹊,亂分春色到人家。
西園夜飲鳴笳。有華燈礙月,飛蓋妨花。蘭苑未空,行人漸老,重來是事堪嗟。煙暝酒旗斜。但倚樓極目,時見棲鴉。無奈歸心,暗隨流水到天涯。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春天-追憶-抒情


作者簡介:

秦觀

  秦觀(1049-1100)字太虛,又字少游,別號邗溝居士,世稱淮海先生。漢族,北宋高郵(今江蘇)人,官至太學博士,國史館編修。秦觀一 生坎坷,所寫詩詞,高古沉重,寄托身世,感人至深。蘇軾過揚州,親自看望秦觀,正巧孫覺、王鞏亦在高郵,乃相約游東嶽廟,載酒論文,吟詩作賦,一時傳為佳話。秦觀生前行蹤所至之處,多有遺跡。如浙江杭州的秦少游祠,麗水的秦少游塑像、淮海先生祠、鶯花亭;青田的秦學士祠;湖南郴州三絕碑;廣西橫縣的海棠亭、醉鄉亭、淮海堂、淮海書院等。秦觀墓在無錫惠山之北粲山上,墓碑上書「秦龍圖墓」幾個大字。有秦家村、秦家大院以及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古文游台。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梅花稀疏,色彩輕淡,冰雪正在消融,春風吹拂暗暗換了年華。想昔日金谷勝游的園景,銅駝街巷的繁華,趁新晴漫步在雨後平沙。總記得曾誤追了人家香車,正是柳絮翻飛蝴蝶翩舞,引得春思繚亂交加。柳蔭下桃花小徑,亂紛紛將春色送到萬戶千家。
西園夜裡宴飲,樂工們吹奏起胡笳。繽紛高掛的華燈遮掩了月色,飛馳的車蓋碰損了繁花。花園尚未凋殘,遊子卻漸生霜發,重來舊地事事感慨吁嗟。暮靄裡一面酒旗斜掛。空倚樓縱目遠眺,時而看見棲樹歸鴉。見此情景,我油然而生歸隱之心,神思已暗自隨著流水奔到天涯。

註釋
梅英:梅花。
冰澌(sī):冰塊流融。溶洩:溶解流洩。
芳思:春天引起的情思。
桃蹊:桃樹下的小路。
西園:即金谷園。笳:胡笳,古代西北少數民族的一種管樂器。
飛蓋:飛馳車輛上的傘蓋。
蘭苑:美麗的園林,亦指西園。
煙暝:煙靄瀰漫的黃昏。

參考資料:

1、
梁海明等.宋詞三百首(原作者為清代的上疆村民)2009年4月第二版:遠山出版社,2009-05,第42頁

2、
郭勤 .《唐詩宋詞元曲三百首》 :四川大學出版社 ,2001年三月 .

英譯

  Wanghaichang of Qinguan

  Plum blossom sparse quietly elegant, ice and snow melt flow, the time the spring breeze fans. Want to change secretly former JinGu - to swim, copper round again, while the bustling street walking in the rain new sunny. Always remember pingsha followed by somebody else, is now LiuXu jiaqi that spring, slender butterfly dances. LiuYin nowadays think cao under LuanFenFen will spring blossom path, WanHuQianGu. West circle to drink, gathering night play HuJia, colorful lights hung high sped up the moonlight, the trunk lid. The garden flowers touch damage fades, but Chinese is water, are frost to JiuDe everything in the evening with a caravan jie. XieGua flag, empty wine on hug, sometimes see habitat tournelle to crow. My tree compares with water, has been secretly intolerable to the running. 


賞析

  此詞不止於追懷過去的遊樂生活,還有政治失意之慨歎其中。

  上片起頭三句,寫初春景物:梅花漸漸地稀疏,結冰的水流已經溶解,東風的煦拂之中,春天悄悄地來了。「暗換年華」,既指眼前自然界的變化,又指人事滄桑、政局變化。此種雙關的今昔之感,直貫結句思歸之意。

  「金谷俊游」以下十一句,都是寫的舊遊,實以「長記」兩字領起,「誤隨車」固「長記」之中,即前三句所寫金谷園中、銅駝路上的游賞,也同樣內。但由於格律關係就把「長記」這樣作為領起的字移後了。「金谷」三句所寫都是歡娛之情,純為憶舊。「長記」之事甚多,而這首詞寫的只是兩年前春天的那一次游宴。金谷園是西晉石崇的花園,洛陽西北。銅駝路是西晉都城洛陽皇宮前一條繁華的街道,以宮前立有銅駝而得名。故人們每以金谷、銅駝代表洛陽的名勝古跡。但詞裡,西晉都城洛陽的金谷園和銅駝路,卻是用以借指北宋都城汴京的金明池和瓊林苑,而非實指。與下面的西園也非實指曹魏鄴都(今河北臨漳西)曹氏兄弟的遊樂之地,而是指金明池(因為它位於汴京之西)同。這三句,乃是說前年上已,適值新晴,游賞幽美的名園,漫步繁華的街道,緩踏平沙,非常輕快。

  因憶及「細履平沙」故連帶想起當初最令人難忘的「誤隨車」那件事來。「誤隨車」出韓愈《游城南十六首》的《嘲少年》:「直把春償酒,都將命乞花。只知閒信馬,不覺誤隨車。」而李白的《陌上贈美人》:「白馬驕行踏落花,垂鞭直拂五雲車。美人一笑搴珠箔,遙指紅樓是妾家。」以及張泌的《浣溪沙》:「晚逐香車入鳳城,東風斜揭繡簾輕,慢回嬌眼笑盈盈。消息未通何計是?便須佯醉且隨行,依稀聞道太狂生。」則都可作隨車的註釋。儘管那次「誤隨車」只是無心之誤,但卻也引起了詞人溫馨的遐思,使他對之長遠地保持著美好的記憶。「正絮翻蝶舞」四句,寫春景。「絮翻蝶舞」、「柳下桃蹊」,正面形容濃春。春天的氣息到處洋溢著,人這種環境之中,自然也就「芳思交加」,即心情充滿著青春的歡樂了。此處「亂」字下得極好,它將春色無所不,亂哄哄地呈現著萬紫千紅的圖景出色地反映了出來。

  換頭「西園」三句,從美妙的景物寫到愉快的飲宴,時間則由白天到了夜晚,以見當時的盡情歡樂。西園借指西池。曹植的《公宴》寫道:「清夜遊西園,飛蓋相追隨。明月澄清景,列宿正參差。」曹丕《與吳質書》云:「白日既匿,繼以朗月。同乘並載,以游後園。輿輪徐動,參從無聲;清風夜起,悲笳微吟。」又云:「從者鳴笳以啟路,文學托乘於後車。」詞用二曹文中意象,寫日間外面遊玩之後,晚間又到國夫人園中飲酒、聽樂。各種花燈都點亮了,使得明月也失去了她的光輝;許多車子園中飛馳,也不管車蓋擦損了路旁的花枝。寫來使人覺得燈燭輝煌,車水馬龍,如目前。「礙」字和「妨」字,不但顯出月朗花繁,而且也顯出燈多而交映,車眾而並馳的盛況。把過去寫得愈熱鬧就愈襯出現的淒涼、寂寞。

  「蘭苑」二句,暗中轉折,逼出「重來是事堪嗟」,點明懷舊之意,與上「東風暗換年華」相呼應。追憶前游,是事可念,而「重來」舊地,則「是事堪嗟」,感慨至深。此時酒樓獨倚,只見煙暝旗斜,暮色蒼茫,既無飛蓋而來的俊侶,也無鳴笳夜飲的豪情,極目所至,已經看不到絮、蝶、桃、柳這樣一些春色,只是「時見棲鴉」而已。這時候,宦海風波,仕途蹉跌,也使得詞人不得不離開汴京,於是歸心也就自然而然地同時也是無可奈何地湧上心頭。

  此詞的藝術特色主要是:其一,結構別具一格,上片先寫今後寫昔,下片先承上寫昔後再寫今,憶昔部分貫通上下兩片。其二,大量運用對比手法,以昔襯今,極富感染力。

參考資料:

1、
梁海明等.宋詞三百首(原作者為清代的上疆村民)2009年4月第二版:遠山出版社,2009-05,第42頁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