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鷓鴣天·上元啟醮》張孝祥


鷓鴣天·上元啟醮

作者:張孝祥

朝代:宋代



子夜封章扣紫清。五霞光裡佩環聲。驛傳風火龍鸞舞,步入煙霄孔翠迎。
瑤簡重,羽衣輕。金童雙引到通明。三湘五管同民樂,萬歲千秋與帝齡。

作品關鍵字:-憂國憂民-企盼


作者簡介:

張孝祥

  張孝祥(1132年-1169年),字安國,號於湖居士,漢族,簡州(今屬四川)人,生於明州鄞縣。宋朝詞人。著有《於湖集》40卷、《於湖詞》1卷。其才思敏捷,詞豪放爽朗,風格與蘇軾相近,孝祥「嘗慕東坡,每作為詩文,必問門人曰:『比東坡如何?』」


鑒賞

  張孝祥自進士及第之日起即滿懷激情關注國事,及至乾道五年(1169)去世之前的六年中,原有的政治熱情雖然基本喪失,卻也時不時有所流露。通過此詞開頭兩句就可以看出,詞人設醮祈福消災,「祝南山」亦「瞻北闕」(張孝祥另一首《鷓鴣天·上元啟醮》句),企盼著夜深還叩擊宮門,再議抗戰事,共進平戎計。「子夜」,夜半子時。「封章」,言機密事之章奏皆用皂囊重封以進,故名封章,亦稱封事。「紫清」,原意天上,謂神仙居所,這裡指翰林院,以翰林乃清貴之職,故稱。「五霞」,道家稱黃天、蒼天、青天並皆空虛,有自然五霞。「佩環」,玉珮,一般情況下指女子,這裡形容文韻調鏗鏘,亦即抗戰、平戎之策論激昂宏暢。由於詞人深受老莊避世思想和道教遊仙之說影響,以儒家為主導的精神世界越來越神秘化和淡化了,所以,這首詞不再有「高論逼河漢」的氣勢,只有「清詩鳴佩環」的飄逸。

  上片三、四句同前兩句一樣,仍然是一種企盼。「驛傳」,傳捨、驛站,歷代封建政府供官員往來和遞送公文用的交通機構。「風火」,緊急,代指前線。「龍鸞」,龍與鳳,常常比喻賢士或華美文章,這裡喻作前線的捷報。「煙霄」,顯赫處。「孔翠」,孔雀和翠鳥,以喻精華,這裡則喻作隆重的禮儀接引。這兩句對仗工整,輕快流暢,更以其飄逸表達了詞人對收復失地的企盼。

  過片「瑤簡」句進一步將上元設醮推向新的企盼。「瑤簡」,即玉簡,玉質的簡札或手版,一指道家的符菉,一指帝王封禪、詔誥用的文書。「羽衣」,以羽毛織成的衣服,常稱道士或神仙所著衣為羽衣。「金童」,仙人的侍童。「雙引」,分列兩旁導引。唐制謂宰相入朝須舉雙燭引路,余官各一,故稱;宋制謂學士以上有朱衣吏一人引馬,至入兩府則朱衣二人引馬,故稱。「通明」,開通而賢明,代指君主,這裡是指君主宮邸。從這幾句又可看出,詞人儘管深受避世思想和遊仙之說影響,卻仍然念念不忘朝見君主以陳其所見。誠然,通明之己見當陳通明之君主,該詞寫到這裡,其企盼可謂透徹通明之極。

  最後一聯作為全詞結語,既是賀詞,更是企盼,論時知心,披文入情。「三湘」,湖南湘鄉、湘潭、湘陰(或湘源)合稱三湘。古詩文中三湘多泛指湘江流域及洞庭湖地區。「五管」,一作「五筦」,指今嶺南地區,古以廣、桂、容、邕、安南府皆隸廣府都督統攝,謂之五府節度使,名嶺南五管。詞人曾在這些地方為官。上聯寫的是為官心得,為官一任,當造福四方,與民同樂。

  下聯寫的是為臣心期,祈禱江山社稷永葆太平萬萬年。

  張孝祥詩詞作品皆能於寫景敘事之中,流露出對國家命運和人民生活的深切關懷,此設醮祈禱一詞也不例外。謝堯仁稱讚他的文章「如大海之起濤瀾,泰山之騰雲氣,倏散倏聚,倏明倏暗,雖千變萬化,未易詰其端而尋其所窮。」(《張於湖先生集序》)

題解

   乾道四年(1168)春夏,張孝祥全家在長沙。該詞作於正月,系《鷓鴣天·上元啟醮》二首之一。詞題一作「上元設醮」。「上元」,元宵節。「醮」,祈禱神靈的祭禮,後專指道士、和尚為禳除災禍所設的道場。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