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瓊花·汀蘋白》張先


惜瓊花·汀蘋白

作者:張先

朝代:宋代



汀蘋白。苕水碧。每逢花駐樂,隨處歡席。別時攜手看春色。螢火而今,飛破秋夕。
旱河流,如帶窄。任身輕似葉,何計歸得。斷雲孤鶩青山極。樓上徘徊,無盡相憶。

作品關鍵字:-懷人-思歸


作者簡介:

張先

  張先(990-1078),字子野,烏程(今浙江湖州吳興)人。北宋時期著名的詞人,曾任安陸縣的知縣,因此人稱「張安陸」。天聖八年進士,官至尚書都官郎中。晚年退居湖杭之間。曾與梅堯臣、歐陽修、蘇軾等游。善作慢詞,與柳永齊名,造語工巧,曾因三處善用「影」字,世稱張三影。


賞析

  此為懷人思歸之詞。全詞大開大合地轉換時空,將懷人思歸之情節序交替和情事變故中層層演繹出來。詞人將昔日故鄉春光的艷麗和當日異鄉秋色的蕭索加以比照,又以昔日的縱情宴游、意氣風發與當日的獨倚危樓、落寞消沉進行對比,通過今昔對比的總體佈局,從縱的方面加強了情感的深度、力度。

  上片追憶昔日游春、歡宴和別離的情景,通過景物色調、環境氣氛的映襯比照,展現今昔生活的巨大變化。首二句以當日春景起興,兼點時令、地點。「苕水」即苕溪,作者家鄉浙江吳興。苕溪一帶,向以風光秀美著稱。詞寫故鄉春色,獨取白蘋、碧水等色調鮮明的景物,組成一幅明麗的畫面:汀上蘋花盛開,潔白似雪;苕溪青波漣漣,水色如碧。「白」、「碧」二字,設色濃淡相宜,點染出江南的無限春意。三、四句因景及人,著意描繪昔日當此良辰美景,徜徉於花前,寄情於山水,陶醉於筵席的種種賞心樂事。兩句中「每逢」從時間上說,「隨處」從空間上說,強調時時處處,逢花則樂,遇席則歡,以此提挈筆勢,推進感情,其縱情游賞的怡然之樂,溢於紙外。接著用「別時攜手看春色」,挽住對舊遊的追憶。由歡會而別離,詞情因之一轉。此句承上啟下,暗中轉折,直跌出上片煞拍處的「螢火」二句。昔日的故鄉歡會,忽成當日的異鄉獨處;記憶中的旖旎春光,忽成眼前秋夕流螢的慘淡景象。轉瞬之間,情景陡變。上片前五句虛景實寫,層層開宕;後二句由昔而今,落到現況。

  下片「汴河流,如帶窄」兩句景情緣生,融情入景,將蜿蜒遠去的滔滔河水與長流不盡的綿綿鄉思融化一起,營造出流水不息,思鄉不已的意境。底下「任身輕似葉,何計歸得?」正是即景而生的無限盼想。波上之葉,本與水俱往,葉隨水去,可漂流到日思夜想的家鄉。但作者說即使河如帶窄,身輕似葉,仍難歸去,則更深一層地寫出欲歸不得,的淒苦情懷。接著轉換筆鋒,由俯視寫到仰視。作者望鄉心切,凝神遠眺,然而望盡寥廓的天宇,唯見斷雲悠悠飄浮,孤鶩漸漸遠去;天之盡頭,更有一抹青山,遮住望眼。從全詞看,此句造境尤高遠闊大。詞中所展拓的境界愈闊大,所引逗的情思往往愈綿邈深長。這句中,雲是飄浮無依的「斷雲」,鶩是離群失所的「孤鶩」,以此映襯自己的飄零身世和孤寂處境,可謂妙合無垠。而天之盡頭的青山遠影,則給人以歸路迢迢、歸期渺茫之感。詞末由憑高臨眺之景,自然過渡到憑高臨眺之人。煞拍「無盡相憶」一句,感情份量極重。「相憶」二字,與上片遙相呼應,傳達出一種相思而不能相見的惆悵。回首昔日,歡宴難再,往事成空;思想眼前,樓上徘徊,歸思難收。全詞以徘徊樓上的自我形象作結,淒惋動人,有餘而不盡之韻。

參考資料:

1、
夏承燾 等 .《宋詞鑒賞辭典》 :上海辭書出版社 ,2003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