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東早春》楊巨源


城東早春

作者:楊巨源

朝代:唐代



詩家清景在新春,綠柳才黃半未勻。
若待上林花似錦,出門俱是看花人。

作品關鍵字:-春天-寫景-哲理


作者簡介:

楊巨源

  唐代詩人。字景山,後改名巨濟。河中(治所今山西永濟)人。貞元五年(789)進士。初為張弘靖從事,由秘書郎擢太常博士,遷虞部員外郎。出為鳳翔少尹,復召授國子司業。長慶四年(824),辭官退休,執政請以為河中少尹,食其祿終身。關於楊巨源生年,據方崧卿《韓集舉正》考訂。韓愈《送楊少尹序》作於長慶四年(824),序中述及楊有「年滿七十」、「去歸其鄉」語。由此推斷,楊當生於755年,卒年不詳。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早春的清新景色,正式人的最愛。綠柳枝頭嫩葉初萌,鵝黃之色尚未均勻。
若是到了京城花開之際,那將滿城便是賞花之人。

註釋
1城:指唐代京城長安。
2詩家:詩人的統稱,並不僅指作者自己。清景:清秀美麗的景色。清:一作「新」。新春:即早春。
3才黃:剛剛露出嫩黃的柳眼。勻:均勻,勻稱。
4上林:上林苑,故址在今陝西西安市西,建於秦代,漢武帝時加以擴充,為漢宮苑。詩中用來代指唐朝京城長安。錦:五色織成的綢綾。
5俱:全,都。看花人:此處雙關進士及第者。唐時舉進士及第者有在長安城中看花的風俗。

參考資料:

1、
彭定求 等.全唐詩(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823

2、
於海娣 等.唐詩鑒賞大全集.北京:中國華僑出版社,2010:302-303

3、
李靜 等.唐詩宋詞鑒賞大全集.北京:華文出版社,2009:145

4、
麥暉.「莫待上林花似錦」——讀楊巨源《城東早春》詩.決策與信息,1999,12


賞析

  此寫詩人對早春景色的熱愛。前兩句突出詩題中的「早春」之意。首句是詩人在城東遊賞時對所見早春景色的讚美。這裡有兩層意思,既是表明,為詩家所喜愛的清新景色,正在這早春之中;同時也表明,這清新的早春景色,最能激發詩家的詩情。一個「清」字用得貼切。這裡不僅指早春景色本身的清新喜人,也兼指這種景色剛剛開始顯露出來,還沒引起人們的注意,所以環境顯得很清幽。

  第二句緊接第一句,是對早春景色的具體描繪。早春時,柳葉新萌,其色嫩黃,俗稱「柳眼」。「才」字「半」字,都是暗示「早」。如果只籠統地寫柳葉初生,雖也是寫「早春」,但總覺得平淡無味。詩人抓住了「半未勻」這種境界,使人彷彿見到綠枝上剛剛露出的幾顆嫩黃的柳眼,那麼清新宜人。這不僅突出了「早」字,而且把早春之柳的風姿勾畫得非常逼真。生動的筆觸蘊含著作者極其歡悅和讚美之情。早春時節,氣候寒冷,百花尚未綻開,唯柳枝新葉,沖寒而出,最富有生機,最早為人們帶來春天的消息。寫新柳,恰好抓住了早春景色的特徵。

  前兩句已將早春之神寫出,如再作具體描繪,必成贅言。後兩句用「若待」兩字一轉,改從對面著筆,用芳春的艷麗景色,來反襯早春的「清景」。上林苑繁花似錦,寫景色的穠艷已極;遊人如雲,寫環境之喧嚷如市。這後兩句與前兩句,正好形成鮮明的對照,更反襯出詩人對早春清新之景的喜愛。同時這也是比喻之筆,「俱是看花人」不僅僅是說錦繡滿地,觀賞花的人多,更是說人已功成名就,人們爭趨共仰。因此,此詩的深層意旨是:求賢助國、選拔人才,應在他們地位卑微、功績未顯之際,猶如嫩柳初黃、色彩未濃之時。這時若能善於識別、大膽扶持,他們就會迅速成材,擔當大用;如果等到他們功成志得、譽滿名高,猶如花開錦繡、紅映枝頭,人們爭趨共仰,就不用人去發現和幫助了。

  全詩將清幽、穠艷之景並列而出,對比鮮明,色調明快;同時含蘊深刻,耐人尋味,堪稱佳篇。

參考資料:

1、
麥暉.「莫待上林花似錦」——讀楊巨源《城東早春》詩.決策與信息,1999,12

2、
蕭滌非 等.唐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738-739

賞析二

  的大意是說,詩人的最好時光是新春之際,——是在那柳樹剛剛抽出黃色嫩芽的時候,要是等到皇家花園裡已經繁花似錦,那時刻到處都是來看花的人了,吟詩作賦已索然了。表面上看,這首詩不過平平,但如透過紙背,卻包含著另一番深刻哲理,——暗喻著人才的及早培養發掘。

  在塵世間,對於成功者,人們總是仰慕有加的。即使是那些滿懷妒意之人,也不過是仰慕之情的一種畸形反映而已。所以,當一個人獲得成功,特別是重大成功之後,無不大有門庭若市之患。在前往朝賀的人們當中,少不了那麼一種人:大言不慚地聲稱「我早就看出這小子有出息」,以顯示他的慧眼金睛。這的確是非常容易不過的事。上林已經「花似錦」,大家趨而觀賞,說說「這種花真漂亮」,「那種花多好瞧」的話兒,多麼自在!多麼高雅!然而,這是三歲小孩都可以辦到的,——亦可指指這,點點那,或對爹,或對媽,或對爺爺奶奶學舌道:「朵朵,好看!」一副行家模樣。但,這是真本事麼?花開得好,是因為陽光雨露充足,選種培植良好。一株花型秀美的水仙,不是頗令人心曠神怡麼?可要知道,那單在選種之時就有著諸多學問。因此,世間最堪稱道的實在應該是那些發掘培養人才在「早」的人們,即「伯樂」是也。成功之前的人才,往往是幼稚的,甚至是可笑的,然培養者絕不會因為這種幼稚可笑而否定他們的未來,從而放棄自己的責任。他們十分清楚,人才的培養「在新春」,在「綠柳才黃半未勻」。這時候雖然沒有「花似錦」那樣誘人,但卻蘊含著「花似錦」的遠大前景。這自然不大容易。要知道,我們祖國的美好未來的實現,是多麼需要這樣的人,而且是「多多亦善」。

  及早地發掘培養人才,不要等到別人已經做出成績才去稱讚誇耀於他。故,《千家詩》在入選此詩時特別點明:「言宰相求賢助國,識拔賢才當在側微卑陋之中,如初春柳色才黃而未勻也」。這應該是這首詩給我們深一層的啟迪吧!

鍒涗綔鑳屾櫙

浣滆€他細浣氬悕

銆€銆€榪欓鐨勫哄浣撳啟浣滃勾浠介毦浠ヨ€太瘉銆備粠璇屋殑絎笁鍙ョ湅錛岄涓殑鈥滃煄鈥濆綋鐫囧捍浠d含鍩庨暱瀹齋€傛森宸ㄦ簪鏇懼渜闀垮番浠昏飛澶氬勾錛岸卷浠誨お甯稿崥澹€佺ぜ閮ㄥ憳澶栭開銆佸浗瀛愬往涓氧瓅鑱屻€傛璇楀綋鏄曲鍦ㄤ含浠昏飛鏈熼輗鎵€浣溿€?

鍙傝€太祫鏂欙細

1銆?/span>
鏉庨潤 絳多紟鍞愯瘲瀹嬭瘝闃磋禍澶у夬闆嗭紟鍖箋含錛氬崖鏂囧嚭鐗堡ぞ錛?009錛?45

2銆?/span>
钀ф釘闈?絳多紟鍞愯瘲闃磋禍杈炱咩錛庝芄嫻鳳細涓婃搗杈炰功鍑虹增紺撅紝1983錛?38-739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