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干行·家臨九江水》崔顥


長干行·家臨九江水

作者:崔顥

朝代:唐代



家臨九江水,來去九江側。
同是長干人,生小不相識。

作品關鍵字:-唐詩三百首-女子-熱愛-家鄉


作者簡介:

崔顥

  崔顥 唐開元年間進士,官至太僕寺丞,天寶中為司勳員外郎。最為人們津津樂道的是他那首《黃鶴樓》,據說李白為之擱筆,曾有「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的讚歎。《全唐詩》存其詩四十二首。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我的家臨近九江邊,
來來往往都在九江附近。
你和我同是長干人,
從小不相識真是很遺憾。

註釋
1長干行:樂府曲名。是長干裡一帶的民歌,長干裡在今江蘇省南京市南面。
2臨:靠近。
3九江:今江西九江市。
4長干:地名,在今江蘇江寧縣。
5生小:自小,從小時候起。


鑒賞

  這首抒情抓住了人生片斷中富有戲劇性的一剎那,用白描的手法,寥寥幾筆,就使人物、場景躍然紙上,栩栩如生。詩歌在語言上平白如話。從字面上看一覽無餘,是一個女子同一個男子江上偶遇的對話。流淌在字裡行間的千百年來人類社會共同認同的美好的情感——深深的眷念家鄉的感情讓它獲得了流傳至今的生命力。

  在封建時代,男女授受不親,一個舟行女子只因聽到鄉音,覺得可能是同鄉,便全然不顧忌封建禮教的拘束而停舟相問,可見其心情的急切。而迫不及待地自報家門,十分生動地表現了她盼望見到同鄉的喜出望外的心情。這是因為鄉音讓她感到親切,鄉音讓她產生要見到家鄉親人的衝動。這一切都緣於對家鄉的愛戀。

  男子的答話是「同是長干人,生小不相識」。話雖是出自男子之口,卻是對倆人共同的飄泊生涯的歎息,是長年流落在外的無奈。這歎息也是緣於對家鄉的愛戀。

  詩人捕捉住一個生活場景,用白描手法抒寫人們熱愛家鄉的情感,既含蓄又生動,饒有生活趣味。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