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娃宮懷古五絕》皮日休


館娃宮懷古五絕

作者:皮日休

朝代:唐代



綺閤飄香下太湖,亂兵侵曉上姑蘇。
越王大有堪羞處,只把西施賺得吳。
鄭妲無言下玉墀,夜來飛箭滿罘罳。
越王定指高台笑,卻見當時金鏤楣。
半夜娃宮作戰場,血腥猶雜宴時香。
西施不及燒殘蠟,猶為君王泣數行。
素襪雖遮未掩羞,越兵猶怕伍員頭。
吳王恨魄今如在,只合西施瀨上游。
響屜廊中金玉步,采蘋山上綺羅身。
不知水葬今何處,溪月彎彎欲效顰。

作品關鍵字:-詠史懷古-組詩


作者簡介:

皮日休

  皮日休,字襲美,一字逸少,生於公元834至839年間,卒於公元902年以後。曾居住在鹿門山,自號鹿門子,又號間氣布衣、醉吟先生。晚唐文學家、散文家,與陸龜蒙齊名,世稱"皮陸"。今湖北天門人(《北夢瑣言》),漢族。鹹通八年(867)進士及第,在唐時歷任蘇州軍事判官(《吳越備史》)、著作佐郎、太常博士、毗陵副使。後參加黃巢起義,或言「陷巢賊中」(《唐才子傳》),任翰林學士,起義失敗後不知所蹤。詩文兼有奇樸二態,且多為同情民間疾苦之作。《新唐書·藝文志》錄有《皮日休集》、《皮子》、《皮氏鹿門家鈔》多部。


註釋

1金鏃(zu):金屬製的箭頭。
2屜(xie)廊:亦作「屧廊」,即響屧廊。春秋時吳宮廊名。屜是木板拖鞋。吳王夫差命人將廊下的土地鑿成甕形大坑,上面用厚木板覆蓋輔平,讓西施和宮女穿上木鞋在上面行走,錚錚有聲,所以取名響屜。今蘇州靈巖寺圓照塔前有一個小斜廊,就是其遺址。
3鄭妲:一作「鄭旦」,是歷史上一位剛烈女子。她與西施一樣,也是被越王勾踐選中獻給吳王夫差的美女之一。
4罘罳(fu sī ):也作「罦罳」。古代一種設在門外的屏風;設在屋簷下防鳥雀來築巢的金屬網。
5伍員(yun):即伍子胥。春秋末期楚國人,後為吳國大夫。


鑒賞

  七絕《館娃宮懷古》共五首,又名《館娃宮懷古五絕》。這五首思古寄慨之作,是皮日休在蘇州任職時,因尋找館娃宮舊跡而作。組詠懷古事以寄諷,以敘述和議論相結合,通過館娃宮昔盛今頹的具體情形的對比,反映吳國的盛衰興亡,籍此表達對世事滄桑、國事興衰的慨歎。 

  組詩總體上是說昔日宮中的盛宴、美人、歌舞已經被硝煙瀰漫所取代。詩人用歌舞昇平的場面與戰火紛飛的場景相對比,以史實為據,但使用翻案法,「出奇立異」,不落窠臼。王錫九《皮陸詩歌研究》認為,古代文人中的隱逸者,發思古之幽情,「亦是好以議論為詩者」(方岳《深雪偶談》)。

  比如第三首說燒殘的蠟燭還為吳王夫差的悲慘下場滴下幾滴淚珠,西施反不如蠟燭,沒有一點悲慼的表現。這是反其意而用之。

  這五首七絕以第一首最為著名。此詩首句「綺閣飄香下太湖」,完全從側面著筆。它寫館娃宮,僅僅用一個「綺」字狀「閣」,用一個「飄」字寫「香」,這樣,無須勾畫服飾、相貌,一個羅縠輕揚、芳香四溢的裊娜倩影,便自在其中了。特別是「下」字很有份量。從「綺閣」裡散溢出來的麝薰蘭澤,由山上直飄下太湖,那位迷戀聲色的吳王何沉浸其中,不能自拔,以至對越王的復仇行動,連做夢也沒有料到,就不言而喻了。次句「亂兵侵曉上姑蘇」,省去越王臥薪嘗膽等過程,單寫越兵夤夜乘虛潛入這一重要環節。「亂兵」,指吳人眼中原已臣服現又「犯上作亂」的越軍。侵曉,即凌晨。吳王志滿意得,全無戒備。越軍出其不意進襲,直到爬上姑蘇台,吳人方才發覺。一夜之間,吳國就滅亡了。這是令人震驚的歷史教訓。

  此詩前二句對起,揭示了吳越的不同表現:一個通宵享樂,一個摸黑行軍;一邊輕歌曼舞,一邊短兵長戟,在鮮明對比中,蘊藏著對吳王夫差荒淫誤國的不滿。三、四句就勾踐亡吳一事,批評勾踐只送去一個美女,便賺來一個吳國,「大有堪羞」之處,這是很有意思的妙文。吳越興亡的史實,諸如越王十年生聚,臥薪嘗膽;吳王沉湎酒色,殺伍子胥,用太宰嚭,凡此種種,詩人不可能不知。吳越的興亡當然不是由西施一個女子來決定的。但寫詩忌直貴曲,如果三、四句把筆鋒直接對準吳王,雖然痛快,未免落套;所以詩人故意運用指桑罵槐的曲筆。他的觀點,不是游在字句的表面,要細味全篇的構思、語氣,才會領會詩的義蘊。詩人有意造成錯覺,明嘲勾踐,暗刺夫差,使全詩蕩漾著委婉含蓄的弦外之音,發人深思,給人以有餘不盡的情味,從藝術效果說,要比直接指責高明得多了。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