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海行送崔侍御還京》岑參


熱海行送崔侍御還京

作者:岑參

朝代:唐代



側聞陰山胡兒語,西頭熱海水如煮。
海上眾鳥不敢飛,中有鯉魚長且肥。
岸旁青草長不歇,空中白雪遙旋滅。
蒸沙爍石燃虜雲,沸浪炎波煎漢月。
陰火潛燒天地爐,何事偏烘西一隅?
勢吞月窟侵太白,氣連赤阪通單于。
送君一醉天山郭,正見夕陽海邊落。
柏台霜威寒逼人,熱海炎氣為之薄。

作品關鍵字:-送別-邊塞-寫景-地名


作者簡介:

岑參

  岑參(cen shēn)(約715年—770年),漢族,原籍南陽(今屬河南新野),遷居江陵(今屬湖北),是唐代著名的邊塞詩人,去世之時56歲。其詩歌富有浪漫主義的特色,氣勢雄偉,想像豐富,色彩瑰麗,熱情奔放,尤其擅長七言歌行。現存詩403首,七十多首邊塞詩,另有《感舊賦》一篇,《招北客文》一篇,墓銘兩篇。


鑒賞

  這首借歌頌熱海的奇特無比以壯朋友行色的送別,是詩人在北庭,為京官崔侍御還京送行時所作。此詩或寫於交河郡,或寫於輪台縣。熱海即伊塞克湖,又名大清池、鹹海,今屬吉爾吉斯斯坦,唐時屬安西節度使領轄。岑參雖未到過那裡,但根據傳聞和自己長期在荒遠之地的體驗,把它寫得有聲有色、神奇無比。  

  岑參的邊塞詩獨具特色,將西北荒漠的奇異風光與風物人情,用慷慨豪邁的語調和奇特的藝術手法,生動地表現出來,別具一種奇偉壯麗之美。他的詩突破了以往寫邊地苦寒和士卒勞苦的傳統格局,極大地豐富拓寬了邊塞詩描寫題材和內容範圍。而《熱海行送崔侍御還京》則是其中一篇很有特色的邊塞詩,它巧妙地把寫景送別結合起來,卻又沒有絲毫的矯柔傷感之請,代之以熱情澎湃,在邊塞送別詩中閃出耀眼的光彩。

  全詩十六句,以誇張的手法寫熱海無與倫比的奇熱。讀罷全詩,令人如臨其境,彷彿感受到蒸騰的熱氣。

  開頭兩句,概括出熱海的特點。「西頭熱海水如煮」雖是誇張,但比喻貼切,用滾燙開水作比,使人很容易想像熱海的水熱的程度。

  熱海其熱無比,所以第三句說「海上眾鳥不敢飛」,但這並不足為奇,奇的是「中有鯉魚長且肥 」,在滾燙的熱海水中,居然有鯉魚存活,而且長得又長又肥,這就很使人詫異了。

  以上是「側聞陰山胡兒語」,所用語言通俗形象,如同口語。接下去寫當日親眼所見。由所聞轉入所見,過渡自然,銜接緊湊。所見情景,詩人抓住與海水密切關聯的幾種具體物象;岸旁青草、空中白雪、沙石虜雲和浪波漢月。岸邊的草木非但沒有被熱水灼傷而萎枯,反而青青常綠;但空中的白雪,卻在很遠的地方遇到熱氣旋就化為烏有。上有雲天白雪,下有綠葉青枝,中間夾著熱氣騰騰的熱海,風光奇異。「蒸沙爍石燃虜雲,沸浪炎波煎漢月。」兩句十四字中,用了蒸、爍、燃、沸、炎、煎六個動詞,誇張地描繪出熱海的威力:蒸熱了沙子,熔化了岩石,點燃了天邊雲朵,煮沸了細浪,烤熱了波濤,煎燙了高空明月,充分顯示出詩人煉字之工和大膽而奇異的想像。

  「陰火潛燒天地爐」四句,詩人突發奇想,發出喟然之歎:蘊藏在地下的火,以天地為爐,陰陽為炭,萬物為銅,常燃不息,為什麼偏偏把這西邊一角燒得這麼熱?高處,它吞食月窟,侵及星辰;遠處,它的氣焰越過西方的赤阪,一直威逼更遠的單于。詩的十三、十四句,交代吟詩的環境和原由。吟詩是為了為友送行;地點在天山腳下的城郭;時間是夕陽西下將於海邊沉沒之際,觸景生情,引起一番對熱海的讚歎。

  詩的最後兩句,詩人用風趣的語言,作了臨別贈言:「柏台霜威寒逼人,熱海炎氣為之薄。」意思是說:侍御大人自京師御史台來邊陲視察,儘管您威嚴如霜,但為這熱海般的將士赤心所感化,您那冷若寒霜的威嚴也會淡薄的。

  岑參的這首詩 ,在寫作手法上以「側寫」標新,全詩寫熱海 ,由水中到地面到空中,處處炎氣逼人,除了「側聞」的「水如煮 」外再沒有出現一個「熱」字,而是通過魚、鳥、草、雪、沙、石、雲、浪、波和月等景物的描寫,表現出熱海之熱,使全詩真實可感。

  此詩寄情出人意表,構思新奇。詩人巧設迴環,在極力描述了熱海之奇景,讓讀者陶醉於熱海風光之時才宛然一轉,表明自己吟詩的環境和緣由,「送君一醉天山郭,正見夕陽海邊落」。在天山腳下的城郭,在夕陽西下將於海邊沉沒之時,與朋友送行,無盡的離別之情用一「醉」字消融於無形,豪放不羈。「柏台霜威寒逼人,熱海炎氣為之薄」這最後兩句,用熱情洋溢的語言盛讚崔侍御的高風亮節,連熱海的炎威也為之消減。

參考資料:

1、
《唐詩鑒賞辭典補編》.四川文藝出版社,1990年6月版,第321-323頁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