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弔古戰場文》李華


弔古戰場文

作者:李華

朝代:唐代


  浩浩乎,平沙無垠,夐不見人。河水縈帶,群山糾紛。黯兮慘悴,風悲日曛。蓬斷草枯,凜若霜晨。鳥飛不下,獸鋌亡群。亭長告余曰:「此古戰場也,常覆三軍。往往鬼哭,天陰則聞。」傷心哉!秦歟漢歟?將近代歟?

  吾聞夫齊魏徭戍,荊韓召募。萬里奔走,連年暴露。沙草晨牧,河冰夜渡。地闊天長,不知歸路。寄身鋒刃,腷臆誰愬?秦漢而還,多事四夷,中州耗斁,無世無之。古稱戎夏,不抗王師。文教失宣,武臣用奇。奇兵有異於仁義,王道迂闊而莫為。嗚呼噫嘻!

  吾想夫北風振漠,胡兵伺便。主將驕敵,期門受戰。野豎旌旗,川回組練。法重心駭,威尊命賤。利鏃穿骨,驚沙入面,主客相搏,山川震眩。聲析江河,勢崩雷電。至若窮陰凝閉,凜冽海隅,積雪沒脛,堅冰在須。鷙鳥休巢,征馬踟躕。繒纊無溫,墮指裂膚。當此苦寒,天假強胡,憑陵殺氣,以相剪屠。徑截輜重,橫攻士卒。都尉新降,將軍覆沒。屍踣巨港之岸,血滿長城之窟。無貴無賤,同為枯骨。可勝言哉!鼓衰兮力竭,矢盡兮弦絕,白刃交兮寶刀折,兩軍蹙兮生死決。降矣哉,終身夷狄;戰矣哉,暴骨沙礫。鳥無聲兮山寂寂,夜正長兮風淅淅。魂魄結兮天沉沉,鬼神聚兮雲冪冪。日光寒兮草短,月色苦兮霜白。傷心慘目,有如是耶!

  吾聞之:牧用趙卒,大破林胡,開地千里,遁逃匈奴。漢傾天下,財殫力痡。任人而已,豈在多乎!周逐獫狁,北至太原。既城朔方,全師而還。飲至策勳,和樂且閒。穆穆棣棣,君臣之間。秦起長城,竟海為關。荼毒生民,萬里朱殷。漢擊匈奴,雖得陰山,枕骸遍野,功不補患。

  蒼蒼蒸民,誰無父母?提攜捧負,畏其不壽。誰無兄弟?如足如手。誰無夫婦?如賓如友。生也何恩,殺之何咎?其存其沒,家莫聞知。人或有言,將信將疑。悁悁心目,寤寐見之。布奠傾觴,哭望天涯。天地為愁,草木淒悲。弔祭不至,精魂無依。必有凶年,人其流離。嗚呼噫嘻!時耶命耶?從古如斯!為之奈何?守在四夷。


作品關鍵字:-古文觀止-戰爭-弔古傷今-憂國憂民


作者簡介:

李華

  李華(約715-766),唐代散文家,詩人。字遐叔,趙郡贊皇(今屬河北)人。開元二十三年(735)進士,天寶二年(743)登博學宏辭科,官監察御使、右補闕。安祿山陷長安時,被迫任鳳閣舍人。「安史之亂」平定後,貶為杭州司戶參軍。明年,因風痺去官,後又托病隱居山陽以終,信奉佛法。唐代宗大歷元年(766年)病故。作為著名散文家,與蕭穎士齊名,世稱"蕭李"。並與蕭穎士、顏真卿等共倡古義,開韓、柳古文運動之先河。他的文章「大抵以《五經》為泉源」(獨孤及《趙郡李公中集序》),「非夫子之旨不書」。主張「尊經」、「載道」。其傳世名篇有《弔古戰場文》。亦有詩名。原有集,已散佚,後人輯有《李遐叔文集》四卷。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廣大遼闊的無邊無際的曠野啊,極目遠望看不到人影。河水彎曲得像帶子一般,遠處無數的山峰交錯在一起。一片陰暗淒涼的景象:寒風悲嘯,日色昏黃,飛蓬折斷,野草枯萎,寒氣凜冽猶如降霜的冬晨。鳥兒飛過也不肯落下,離群的野獸奔竄而過。亭長告訴我說:「這兒就是古代的戰場,曾經全軍覆沒。每逢陰天就會聽到有鬼哭的聲音。真令人傷心啊!這是秦朝、漢朝,還是近代的事情呢?
  我聽說戰國時期,齊魏徵集壯丁服役,楚韓募集兵員備戰。士兵們奔走萬里邊疆,年復一年暴露在外,早晨尋找沙漠中的水草放牧,夜晚穿涉結冰的河流。地遠天長,不知道哪裡是歸家的道路。性命寄托於刀槍之間,苦悶的心情向誰傾訴?自從秦漢以來,四方邊境上戰爭頻繁,中原地區的損耗破壞,也無時不有。古時稱說,外夷中夏,都不和帝王的軍隊為敵;後來不再宣揚禮樂教化,武將們就使用奇兵詭計。奇兵不符合仁義道德,王道被認為迂腐不切實際,誰也不去實行。
  唉喲喲!我想像北風搖撼著沙漠,胡兵乘機來襲。主將驕傲輕敵,敵兵已到營門才倉卒接戰。原野上豎起各種戰旗,河谷地奔馳著全副武裝的士兵。嚴峻的軍法使人心驚膽戰,當官的威權重大,士兵的性命微賤。鋒利的箭鏃穿透骨頭,飛揚的沙粒直撲人面。敵我兩軍激烈搏鬥,山川也被震得頭昏眼花。聲勢之大,足以使江河分裂,雷電奔掣。
  何況正值極冬,空氣凝結,天地閉塞,寒氣凜冽的翰海邊上,積雪陷沒小腿,堅冰凍住鬍鬚。兇猛的鷙鳥躲在巢裡休息,慣戰的軍馬也徘徊不前。綿衣毫無暖氣,人凍得手指掉落,肌膚開裂。在這苦寒之際,老天假借強大的胡兵之手,憑仗寒冬肅殺之氣,來斬伐屠戮我們的士兵,半途中截取軍用物資,攔腰衝斷士兵隊伍。都尉剛剛投降,將軍又復戰死。屍體僵仆在大港沿岸,鮮血淌滿了長城下的窟穴。無論高貴或是卑賤,同樣成為枯骨。說不完的淒慘喲!鼓聲微弱啊,戰士已經精疲力竭;箭已射盡啊,弓弦也斷絕。白刃相交肉搏啊,寶刀已折斷;兩軍迫近啊,以生死相決。投降吧?終身將淪於異族;戰鬥吧?屍骨將暴露於沙礫!鳥兒無聲啊群山沉寂,漫漫長夜啊悲風淅淅,陰魂凝結啊天色昏暗,鬼神聚集啊陰雲厚積。日光慘淡啊映照著短草,月色淒苦啊籠罩著白霜。人間還有像這樣令人傷心慘目的景況嗎?
  我聽說過,李牧統率趙國的士兵,大破林胡的入侵,開闢疆土千里,匈奴望風遠逃。而漢朝傾全國之力和匈奴作戰,反而民窮財盡,國力削弱。關鍵是任人得當,哪在於兵多呢!周朝驅逐獫狁,一直追到太原,在北方築城防禦,爾後全軍凱旋回京,在宗廟舉行祭祀和飲宴,記功授爵,大家和睦愉快而又安適。君臣之間,端莊和藹,恭敬有禮。而秦朝修築長城,直到海邊都建起關塞,殘害了無數的人民,鮮血把萬里大地染成了赤黑;漢朝出兵攻擊匈奴,雖然佔領了陰山,但陣亡將士骸骨遍野,互相枕藉,實在是得不償失。蒼天所生眾多的人民,誰沒有父母?從小拉扯帶領,抱著背著,唯恐他們夭折。誰沒有親如手足的兄弟?誰沒有相敬如賓友的妻子?他們活著受過什麼恩惠?又犯了什麼罪過而遭殺害?他們的生死存亡,家中無從知道;即使聽到有人傳訊,也是疑信參半。整日憂愁鬱悶,夜間音容入夢。不得已只好陳列祭品,酹酒祭奠,望遠痛哭。天地為之憂愁,草木也含悲傷。這樣不明不白的弔祭,不能為死者在天之靈所感知,他們的精魂也無所歸依。何況戰爭之後,一定會出現災荒,人民難免流離失所。唉唉!這是時勢造成,還是命運招致呢?從古以來就是如此!怎樣才能避免戰爭呢?惟有宣揚教化,施行仁義,才能使四方民族為天子守衛疆土啊。

註釋
[1]浩浩:遼闊的樣子。垠(yin銀):邊際。
[2]夐(xiong):遠。
[3]糾紛:重疊交錯的樣子。
[4]黯:昏黑。
[5]曛:赤黃色,形容日色昏暗。
[6]蓬:草名,即蓬蒿。秋枯根拔,隨風飄轉。
[7]挺:通「鋌」(tǐng),疾走的樣子。
[8]亭長:秦漢時每十里為一亭,設亭長一人,掌管治安、訴訟等事。唐代在尚書省各部衙門設置亭長,負責省門開關和通報傳達事務,是流外(不入九品職級)吏職。此借指地方小吏。
[9]三軍:周制:天子置六軍,諸侯大國可置三軍,每軍一萬二千五百人。此處泛指軍隊。
[10]齊魏、荊韓:戰國七雄中的四個國家。荊,即楚國。這裡泛指戰國時代。召募:以錢物招募兵員。徭役和召募,是封建時代的義務兵和僱傭兵。
[11]腷(bi必)臆:心情苦悶。愬,即「訴」。
[12]四夷:四方邊境的少數民族。夷,古時對異族的貶稱。
[13]耗斁(du妒):損耗敗壞。
[14]戎:西方少數民族。此泛指少數民族。夏:華夏,漢族。
[15]王師:帝王的軍隊。古稱帝王之師是應天順人、弔民伐罪的仁義之師。
[16]文教:指禮樂法度,文章教化。
[17]用奇:使用陰謀詭計。
[18]奇兵:乘敵不備進行突然襲擊的部隊。
[19]王道:指禮樂仁義等治理天下的準則。迂闊:迂腐空疏。
[20]期門:軍營的大門。
[21]旌旗:旗幟的統稱。旌,用旄牛尾和彩色鳥羽作竿飾的旗。
[22]組練:即「組甲被練」,戰士的衣甲服裝。此代指戰士。
[23]析:分離,劈開。原作「折」,據《唐文粹》及《文集》改。
[24]窮陰:猶窮冬,極寒之時。
[25]海隅:西北極遠之地。海,瀚海,在蒙古高原東北;一說指今內蒙古自治區之呼倫貝爾湖。
[26]繒纊(zēng增kuang曠):繒,絲織品的總稱。纊,絲綿。古代尚無棉花,絮衣都用絲棉。
[27]憑陵:憑借,倚仗。
[28]輜(zī資)重:軍用物資的總稱。
[29]都尉:官名,此指職位低於將軍的武官。
[30]踣(bo博):僵仆。
[31]勝(shēng生):盡。
[32]蹙(cu促):迫近,接近。
[33]冪(mi密)冪:深濃陰暗。
[34]牧:李牧,戰國末趙國良將,守雁門(今山西北部),大破匈奴的入侵,擊敗東胡,降服林胡(均為匈奴所屬的部族)。其後十餘年,匈奴不敢靠近趙國邊境。見《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
[35]殫(dān丹):盡。痡(pū鋪):勞倦,病苦。漢武帝時,多次大舉征伐匈奴及大宛、西羌、南越,以至「賦稅既竭,猶不足以奉戰士」、「天下虛耗」,甚至「人復相食」。見《史記·平准書》、《漢書·食貨志》。
[36]獫狁(xiǎn險yǔn允):也作「獫狁」、「葷粥」、「獯鬻」、「薰育」、「葷允」等,古代北方的少數民族,即匈奴的前身。周宣王時,狁南侵,宣王命尹吉甫統軍抗擊,逐至太原(今寧夏固原縣北),不再窮追。二句出自《經·小雅·六月》:「薄伐狁,至於太原」。
[37]城:築城。朔方:北方。一說即今寧夏靈武縣一帶。句出《詩經·小雅·出車》:「天子命我,城彼朔方。」
[38]飲至:古代盟會、征伐歸來後,告祭於宗廟,舉行宴飲,稱為「飲至」。策勳,把功勳記載在簡策上。句出《左傳》桓公二年:「凡公行,告於宗廟;反行,飲至,捨爵策勳焉,禮也。」
[39]穆穆:端莊盛美,恭敬謹肅的樣子,多用以形容天子的儀表,如《禮記·曲禮下》:「天子穆穆」。棣(di弟)棣,文雅安和的樣子。
[40]荼(tu塗)毒:殘害。
[41]殷(yān煙):赤黑色。《左傳》成公二年杜註:「血色久則殷。」
[42]陰山:在今內蒙古中部,西起河套,東接內興安嶺,原為匈奴南部屏障,匈奴常由此以侵漢。漢武帝時,為衛青、霍去病統軍奪取,漢軍損失亦慘重。
[43]蒼蒼:指天。蒸,通「烝」,眾,多。
[44]悁(yuān冤)悁:憂愁鬱悶的樣子。
[45]寤寐:夢寐。
[46]布奠傾觴:把酒倒在地上以祭奠死者。布,陳列。奠,設酒食以祭祀。
[47]不至:不能達於死者。精魂:精氣靈魂。古時認為人死後,其精氣靈魂能夠離開身體而存在。
[48]凶年:荒年。語出《老子道德經》第三十章:「大軍之後,必有凶年」。大舉興兵造成大量農業勞動力的徵調傷亡,再加上雙方軍隊的蹂躪掠奪以及軍費的負擔,必然影響農業生產的種植和收成。故此處不僅指自然災荒。
[49]守在四夷:語出《左傳》昭公二十三年:「古者天子,守在四夷。」


賞析

  《弔古戰場文》名為「弔古」,實是諷今。全文以「古戰場」為抒情的基點,以「傷心哉」為連綴全篇的感情主線,以遠戍的苦況、兩軍廝殺的慘狀、得人與否的對比、士卒家屬弔祭的悲愴為結構層次,層層鋪敘,愈轉愈深,結末點出主旨。結構緊湊,一氣呵成。開篇劈空描寫古戰場陰森悲涼的氣象:沙漠空曠無邊,杳無人跡,河水迴環纏繞,群山交錯雜列,天地昏暗,氣象憔悴,飛蓬根斷,野草枯死.飛鳥不肯落下,野獸離群而奔突,使人觸目驚心,魂失魄散。接著文鋒一轉,借亭長之口點題,敘說古戰場「常覆三軍」的歷史和天陰鬼哭的慘狀,增強了文章的可信性與感染力。再以「傷心哉」的慨歎,傾吐深沉的弔古之情,給全篇籠罩上了一層愁慘黯淡的感情色彩。「秦歟?漢歟?將近代歟?」發問深婉,有力統領起全文。

  第二段寫士卒遠戍的苦況和秦漢以來「多事四夷」的原因。作者以「吾聞夫」提領,展開了對歷史的回溯,描述遠戍士卒歷盡行軍、露營、夜渡、屯戍之苦。地闊天長,戍邊日久,歸途知在何處?寄身鋒刃,性命難保,怨憤向誰傾訴?但是,戍卒的悲慘遭遇是怎樣造成的?「秦漢而還」以下便指出其原因。認為自秦漢以來,為開邊拓土,「多事四夷」,邊境戰事頻仍,致使「文教失宣」,王道莫為。這就把罪責推到封建帝王及其所推行的政策上,極為尖銳深刻。作者行王道,反霸道,以「仁義」安撫「四夷」的觀點是有進步意義的。

  第三段描摹兩軍廝殺的激烈、悲慘的情狀,是全篇的主體。作者以「吾想夫」馳騁其宏偉的想像,用鋪排揚厲、踵事增華的筆法,描繪了兩次兩軍交鋒的戰爭場面,且一次比一次激烈,一次比一次殘酷。如是在北風掀動沙漠的地方,胡兵憑借地利進犯,中原主將驕慢輕敵,倉促應戰,兵卒畏於嚴酷的軍法,不得不拚命死戰。兩軍相搏,廝殺聲震撼山川,崩裂江河,攻勢迅猛,如雷鳴閃電。如是在「窮陰凝閉,凜冽海隅」的「苦寒」季節,胡兵又憑借天時「徑截輜重,橫攻士卒」,中原將士被殺得「屍填巨港之岸,血滿長城之窟。無貴無賤,同為枯骨」,慘不可言。行文至此,作者又以騷體句式抒寫淒惻悲憤之情,深沉憑弔之意。兩軍交鋒激戰,鼓衰力盡,矢竭弦絕,白刃相交,寶刀斷折,士卒浴血拚殺,場面悲壯而激烈。在此生死關頭,士卒心情極為矛盾:「降矣哉?終身夷狄!戰矣哉?骨暴沙礫。」真是字字悲痛,聲聲哀怨。這發自士卒肺腑的心聲,是對擴邊戰爭的血淚控訴。作者滿懷沉痛心情,以凝重的筆墨,描寫了全軍覆沒後戰場上的沉寂、陰森、淒愴的景象,與前文兩軍廝殺時那種「勢崩雷電」的聲勢形成了強烈的對照,也是對前文「往往鬼哭,天陰則聞」的呼應。面對這種慘相,作者那「傷心哉」的感情發展到了高潮,發出了「傷心慘目,有如是耶」的深沉浩歎,它撞擊著歷代讀者的心扉!

  第四段以「吾聞之」領起,採用歷代戰爭對比的方法,說明戰爭勝敗的關鍵。先用「牧用趙卒」和「漢傾天下」相比,一個「大破林胡,開地千里」,一個搞得「財殫力痛」,從而得出「任人而已,其在多乎」的結論,說明解決邊患問題關鍵是選用良將,而不在於用兵多少。再以「周逐獫狁」與「秦起長城」、「漢擊匈奴」對比:有的「全師而還」,君臣和樂安閒,雍容嫻雅;有的「荼毒生靈,萬里朱殷」;有的「雖得陰山」,「功不補患」。說明解決邊患的辦法是以「仁義」、「王道」安撫四夷,而不是黷武開邊。引古是為證今,作者用歷史事實揭露了唐代開邊戰爭給人民帶來的災難,也諷刺了唐玄宗用人不當。

  第五段通過「弔祭」的場面,進一步對造成「蒸民」骨肉離散的戰爭作了血淚控訴。「蒼蒼蒸民,誰無父母」幾句,作者從人道主義出發,用鋪排的句式,反詰的語氣,氣盛言宜地對「開邊意未已」的統治者發出了「蒼蒼蒸民」「殺之何咎」的質問。接著又襲用漢代賈捐之《議罷珠崖疏》「父戰死於前,子斗傷於後,老母、寡妻飲泣巷哭,遙設虛祭,想魂乎萬里之外」的文義,點化出「布奠傾觴,哭望天涯」,悲愴淒涼的弔祭場面。面對著這「天地為愁,草木淒悲」的慘狀,聯想到「從古如斯」的一幕幕悲劇,提出了「守在四夷」的主張。結尾點明全文的主旨,與上文相呼應,極為巧妙有力。

背景

  《弔古戰場文》有感於玄宗後期,內政不修,濫事征伐而發。這些由唐王朝君臣的驕恣、昏暴所發動的「開邊」戰爭,給各族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因此,唐代大人李白、杜甫對唐王朝的黷武政策、對「開邊意未已」的「武皇」所發動地不義戰爭,都有過批判,如李白《羽檄如流星》、杜甫《兵車行》等。對古戰場也都作過悲涼慘悴的描繪,如:「下馬古戰場,四顧但茫然。風悲浮雲去,黃葉墜我前。朽骨穴螻蟻,又為蔓草纏……」(杜甫《遣興三首》之一)「野戰格鬥死,敗馬號鳴向天悲。烏鳶啄人腸,銜飛上掛枯樹枝。士卒塗草莽,將軍空爾為。」(李白《戰城南》)與李、杜同時代的李華,其《弔古戰場文》也與李、杜的詩具有同樣的寫作意圖和社會意義。

評價

作者:門立功

  《弔古戰場文》雖以駢體為宗,但與六朝以來流行的講求偶辭儷句,鋪陳事典,注重形式美,內容空洞貧乏的駢文有很大的不同。《弔古戰場文》作者是唐代古文運動的先驅者之一。他提倡古文,力求克服齊梁靡麗之習,於駢儷之中寓古文之氣,以散馭俳,崇雅去浮,使文章顯示了清新質樸和剛勁有力的格調,充分表現了盛唐新體文賦的特色。

  謝榛說:「熟讀初盛唐諸家所作,有雄渾如大海奔濤,秀拔如孤峰峭壁。」(《四溟話》)《弔古戰場文》在構思和表現手法上富有創造性。過去的吊文多以抒情為主,而《弔古戰場文》則以議論為主。這些「帶情韻以行」的議論,高屋建瓴,一瀉直下,氣勢甚壯。中間用感歎句、反詰句調節節奏,使音調鏗鏘,參差成趣。運用誇張、對偶、排比、擬人等多種修辭手法,造成了一唱三歎的韻致,增強了文章的感染力。段與段之間又以「吾聞夫」、「吾想夫」、「吾聞之」等散文性質的詞語連接,使全篇始終保持著像「大海奔濤」一樣「沛然莫之能御」的磅礡氣勢,一掃歷來駢文那種綺麗柔弱的文風。這對後世的文賦有著頗大的影響。 (門立功)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網友門立功上傳),版權歸原作者門立功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站務郵箱:service@timetw.com

題解

  《弔古戰場文》是李華「極思研搉」的力作。唐玄宗開元後期,驕侈昏庸,好戰喜功,邊將經常背信棄義,使用陰謀,挑起對邊境少數民族的戰爭,以邀功求賞,造成「夷夏」之間矛盾加深,戰禍不斷,士兵傷亡慘重。如749年(天寶八年)哥舒翰攻吐蕃石堡城,唐軍戰死數萬;751年(天寶十年)安祿山率兵六萬進攻契丹,全軍覆沒。《弔古戰場文》以憑弔古戰場起興,中心是主張實行王道,以仁德禮義悅服遠人,達到天下一統。在對待戰爭的觀點上,主張興仁義之師,有征無戰,肯定反侵略戰爭,反對侵略戰爭。文中把戰爭描繪得十分殘酷淒慘,旨在喚起各階層人士的反戰情緒,以求做到「守在四夷」,安定邊防,具有強烈的針對性。雖用駢文形式,但文字流暢,情景交融,主題鮮明,寄意深切,不愧為古今傳誦的名篇。

  《弔古戰場文》在《李遐叔文集》、《唐文粹》、《文苑英華》等均收入,文字小異,此不一一出校。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