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五題·石頭城》劉禹錫


金陵五題·石頭城

作者:劉禹錫

朝代:唐代



山圍故國週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牆來。

作品關鍵字:-詠物-地名-詠史懷古


作者簡介:

劉禹錫

  劉禹錫(772-842),字夢得,漢族,中國唐朝彭城(今徐州)人,祖籍洛陽,唐朝文學家,哲學家,自稱是漢中山靖王后裔,曾任監察御史,是王叔文政治改革集團的一員。唐代中晚期著名詩人,有「詩豪」之稱。他的家庭是一個世代以儒學相傳的書香門第。政治上主張革新,是王叔文派政治革新活動的中心人物之一。後來永貞革新失敗被貶為朗州司馬(今湖南常德)。據湖南常德歷史學家、收藏家周新國先生考證劉禹錫被貶為朗州司馬其間寫了著名的「漢壽城春望」。


譯文及註釋

譯文
群山依舊,環繞著廢棄的故都,潮水如昔,拍打著寂寞的空城。
淮水東邊,古老而清冷的圓月,夜半時分,窺視這昔日的皇宮。

註釋
選自《全唐》卷三百六十五。劉禹錫,中唐詩人。這首詩借描寫石頭城的蕭條景象,寄托國運衰微的感慨。石頭城,古城名。本是古金陵城,三國時孫權重築用此名。曾為吳、東晉、宋、齊、梁、陳六朝都城,至唐廢棄。今為南京市。
石頭城:位於今南京市西清涼山上,三國時孫吳就石壁築城戍守,稱石頭城。後人也每以石頭城指建業。
故國:即舊都。石頭城在六朝時代一直是國都。
週遭:環繞。
淮水:指貫穿石頭城的秦淮河。
舊時:指漢魏六朝時。
女牆:指石頭城上的矮城。


賞析

  一開始,就置讀者於蒼莽悲涼的氛圍之中。圍繞著這座故都的群山依然在圍繞著它。這裡,曾經是戰國時代楚國的金陵城,三國時孫權改名為石頭城,並在此修築宮殿。經過六代豪奢,至唐初廢棄,二百年來久已成為一座「空城」。潮水拍打著城郭,彷彿也覺到它的荒涼,碰到冰冷的石壁,又帶著寒心的歎息默默退去。山城依然,石頭城的舊日繁華已空無所有。對著這冷落荒涼的景象,詩人不禁要問:為何一點痕跡不曾留下?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只見那當年從秦淮河東邊升起的明月,如今仍舊多情地從城垛(「女牆」)後面升起,照見這久已殘破的古城。月標「舊時」,也就是「今月曾經照古人」的意思,耐人尋味。秦淮河曾經是六朝王公貴族們醉生夢死的遊樂場,曾經是徹夜笙歌、春風吹送、歡樂無時或已的地方,「舊時月」是它的見證。然而繁華易逝,而今月下只剩一片淒涼了。末句的「還」字,意味著月雖還來,然而有許多東西已經一去不返了。

  開頭兩句寫江山如舊,而城已荒廢。山圍故國週遭在,首句寫山。山圍故國,故國即舊城,就是石頭城,城外有山聳立江邊,圍繞如垣牆,所以說山圍故國。週遭,環繞的意思。這句說:圍繞在石頭城四周的山依然如舊。潮打空城寂寞回,這句寫水。潮打空城,石頭城西北有長江流過,江潮拍打石牆,但是,城已荒廢,成了古跡,所以說潮打空城。這句意思是說:潮水拍打著空城,雖有巨響,卻顯得分外淒涼,便又寂寞地退去了。這兩句總寫江山如舊,而石頭城已荒蕪,情調悲涼,感慨極深。

  後兩句寫月照空城。淮水東邊舊時月,舊時月,詩人特意標明舊時,是包含深意的。淮水,即秦淮河,橫貫石頭城,是六朝時代王公貴族們醉生夢死的遊樂場所,這裏曾經是徹夜笙歌、紙醉金迷、歡樂無盡的不夜城,那臨照過六朝豪華之都的舊時月即是見證。然而曾幾何時,富貴風流,轉眼成空。如今只有那舊時月仍然從秦淮河東邊升起,來照著這座空城,在夜深的時候,還過女牆來,依戀不捨地西落,這真是多情了。然而此情此景,卻顯得更加寂寞了。一個還字,意味深長。但這首詩並不只是發思古之幽情,詩人感慨深沈, 實寓有引古惜興亡之意。詩人在朝廷昏暗、權貴荒淫、宦官專權、藩鎮割據、危機四伏的中唐時期,寫下這首懷古之作,慨歎六朝之興亡,顯然是寓有引古鑒今的現實意義的。

  這首詩詠懷石頭城,表面看句句寫景,實際上句句抒情。詩人寫了山、水、明月和城牆等荒涼景色,寫景之中,深寓著詩人對六朝興亡和人事變遷的慨歎,悲涼之氣籠罩全詩,讀之愴然。詩人的好友白居易對這首詩曾歎賞不已,當讀到潮打空城寂寞回一句時,不禁讚歎道:吾知後之詩人不復措詞矣。可見其感動之深和評價之高。不過,後來的詩人並不因此而擱筆,詠金陵的詩詞還是層出不窮,只是很少能達到劉禹錫這首詩的水平罷了。

創作背景

  《石頭城》,寫於826年,人隨手拈來山、城、水、月等常見的意象,別具匠心組合成「意象之城」,進行了城與人之間探究歷史奧秘的對話。

  這是一首詠石頭城的七言絕句。石頭城即金陵城。在今江蘇省南京市清涼山。南京的江山形勝,素有虎踞龍盤之稱,是東吳、東晉、宋、齊、梁、陳建都之地。六代豪奢,醉生夢死,追歡逐樂,詩家稱之為金粉六朝。但由於荒淫誤國,這一個一個朝代皆滅亡得極快,悲恨相續。這虎踞龍盤的六朝豪華之都,也就荒涼下來了。劉禹錫於唐敬宗寶歷二年(826)罷歸洛陽,路過金陵,見昔日豪華勝地,已成了一座空城,感慨萬分,於是寫下了這首懷古詩篇。

名家評價

  李白《蘇台覽古》有句云:「只今惟有西江月,曾照吳王宮裡人。」

  謂蘇台已廢,繁華已歇,惟有江月不改。其得力處在「只今惟有」四字。劉禹錫此也寫江月,卻並無「只今惟有」的限制詞的強調,也無對懷古內容的明點。一切都被包含在「舊時月」、「還過」的含蓄語言之中,溶鑄在具體意象之中。而詩境更渾厚、深遠。

  詩人把石頭城放到沉寂的群山中寫,放在帶涼意的潮聲中寫,放到朦朧的月夜中寫,這樣尤能顯示出故國的沒落荒涼。只寫山水明月,而六代繁榮富貴,俱歸烏有。詩中句句是景,然而無景不融合著詩人故國蕭條、人生淒涼的深沉感傷。

  寄托詩人昔日繁華無處尋覓的感慨,江城濤聲依舊在,繁華世事不復再。詩人懷古抒情,希望君主能以前車之覆為鑒。

  白居易讀了《石頭城》一詩,讚美道:「我知後之詩人無復措詞矣。」後來有些金陵懷古詩詞受它的影響,化用它的意境詞語,恰也成為名篇。如元薩都剌的《念奴嬌》中「指點六朝形勝地,惟有青山如壁」、「傷心千古,秦淮一片明月」就是著例;而北宋周邦彥的《西河》詞,更是以通篇化用《石頭城》、《烏衣巷》詩意為能事了。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