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陵夜別王八員外 / 三湘有懷》賈至


巴陵夜別王八員外 / 三湘有懷

作者:賈至

朝代:唐代



柳絮飛時別洛陽,梅花發後到三湘。
世情已逐浮雲散,離恨空隨江水長。

作品關鍵字:-送別-悲愁


作者簡介:

賈至

  賈至(718—772)字幼鄰,唐代洛陽人,賈曾之子。生於唐玄宗開元六年,卒於唐代宗大歷七年,年五十五歲。擢明經第,為軍父尉。安祿山亂,從唐玄宗幸蜀,知制誥,歷中書舍人。時肅宗即位於靈武,玄宗令至作傳位冊文。至德中,將軍王去榮坐事當誅,肅宗惜去榮材,詔貸死。至切諫,謂壞法當誅。廣德初,為禮部侍郎,封信都縣伯。後封京兆尹,兼御史大夫。卒,謚文。至著有文集三十卷, 《唐才子傳》有其傳。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在一個柳絮紛飛的時節,我告別了故鄉洛陽,經過千里跋涉,在梅花開放的寒冬到了三湘。
人世間的悲歡離合,盛衰榮辱,如同浮雲一樣,都是過眼雲煙;可是,依依離情,卻像那悠長的江水一樣,綿綿不絕。

註釋
1巴陵:即岳州。《全唐》校:「一作蕭靜詩,題云『三湘有懷』。」
2三湘:一說瀟湘、資湘、沅湘。這裡泛指湘江流域,洞庭湖南北一帶。《全唐詩》校:「到,一作『在』。」
3逐:隨,跟隨。

參考資料:

1、
彭定求 等.全唐詩(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586

2、
徐中舒 等.漢語大字典.武漢、成都:湖北辭書出版社、四川辭書出版社,1992:1598

3、
於海娣 等.唐詩鑒賞大全集.北京:中國華僑出版社,2010:231


創作背景

  此載於《全唐詩》卷二三六,編在賈至卷下。按這種觀點,此詩當作於賈至任岳州司馬期間。賈至曾在唐肅宗時任汝州刺史,唐肅宗乾元二年(759年),唐軍伐安史亂軍,敗於相州,賈至遂被貶為岳州司馬。在岳州期間,又逢友人王八員外被貶赴長沙。詩人和友人在仕途上都經受了同樣的挫折,因此寫下這樣的送別之作。關於此詩還有一種觀點,說此詩是蕭靜的詩作,題為「三湘有懷」。

參考資料:

1、
於海娣 等.唐詩鑒賞大全集.北京:中國華僑出版社,2010:231

2、
何國治 等.唐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643-644

鑒賞

  這是一首情韻別緻的送別,一首貶謫者之歌。王八員外被貶長沙,因事謫守巴陵的作者給他送行。兩人「同是天涯淪落人」,在政治上都懷才不遇,彼此在巴陵夜別,更增添了纏綿悱惻之情。

  這首詩首先從詩人告別洛陽時寫起:「柳絮飛時別洛陽,梅花發後到三湘。」暮春時節,柳絮紛紛揚揚,詩人懷著被貶的失意心情離開故鄉洛陽,在梅花盛開的隆冬時分,來到三湘。這裡以物候的變化暗示時間的變換,深得《詩經·小雅·采薇》「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的遺韻。開頭兩句灑脫靈動,情景交融,既點明季節、地點,又渲染氣氛,給人一種人生飄忽、離合無常的感覺。回想當初被貶的情景,詩人不勝感慨,此時友人王八員外也遭逢相同的命運,遠謫長沙,臨別依依,感慨萬端:「世情已逐浮雲散,離恨空隨江水長。」第三句所說「世情」,可包括人世間的盛衰興敗,悲歡離合,人情的冷暖厚薄等。而這一切,詩人和王八員外都遭遇過,並都有過深切的感受。命運相同,相知亦深。世情如浮雲,更添離情繾綣纏綿,有如流水之悠長深遠。結句比喻形象,「空隨」二字似寫詩人的心隨行舟遠去,也彷彿王八員外載滿船的離恨而去。一個「空」字,委婉地表達出一種無可奈何而又戀戀不捨的深情。

  唐人抒寫遷謫之苦、離別之恨者的詩作很多,可說各抒其情,各盡其妙。這首詩以遷謫之人送遷謫之人,離情倍添愁悵,故沉鬱蒼涼,情致深幽。一結有餘不盡,可稱佳作。

參考資料:

1、
何國治 等.唐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643-644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