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賜宮人慶奴》李煜


賜宮人慶奴

作者:李煜

朝代:唐代



風情漸老見春羞,到處消魂感舊遊。
多謝長條似相識,強垂煙態拂人頭。

作品關鍵字:-柳樹


作者簡介:

李煜

  李煜,五代十國時南唐國君,961年-975年在位,字重光,初名從嘉,號鍾隱、蓮峰居士。漢族,彭城(今江蘇徐州)人。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於宋建隆二年(961年)繼位,史稱李後主。開寶八年,宋軍破南唐都城,李煜降宋,被俘至汴京,封為右千牛衛上將軍、違命侯。後因作感懷故國的名詞《虞美人》而被宋太宗毒死。李煜雖不通政治,但其藝術才華卻非凡。精書法,善繪畫,通音律,詩和文均有一定造詣,尤以詞的成就最高。千古傑作《虞美人》、《浪淘沙》、《烏夜啼》等詞。在政治上失敗的李煜,卻在詞壇上留下了不朽的篇章,被稱為「千古詞帝」。


註釋

1風情:風月之情,指男女相親相愛之情,這裡指好容貌。宋柳永《雨霖鈴·寒蟬淒切》中有詞句:「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羞:羞愧。
2芳:《全唐》等本有作「消」。芳魂,指美人的魂魄。到處:隨處,各處。舊遊:以往遊覽所經之處。
3多謝:一作「多見」,《全唐詩》、《西溪叢語》、《墨莊漫錄》等本均作「多謝」。長條:指柳樹下垂的枝條。似:好像。
4強:勉強,強迫。煙穗:形容柳樹枝葉下垂為霧氣籠罩的樣子。穗,植物的花或果實聚生在莖的頂端,叫做穗。


評析

  此詞調名於諸本二主詞或作《柳枝》、或作《楊柳枝》。這首詞於清《全唐》中有題作「賜宮人慶奴」。據宋張邦基《墨莊漫錄》載:「江南李後主嘗於黃羅扇上書賜宮人慶奴云:『……風情漸老見春羞,到處芳魂感舊遊。多謝長條似相識,強垂煙穗拂人頭。』想見其風流也。扇至今傳在貴人家。」明顧起雲《客座贅語》中亦云:「南唐宮人慶奴,後主嘗賜以詞云:『……風情漸老見春羞,到處芳魂感舊遊。多謝長條似相識,強垂煙穗拂人頭。』書於黃羅扇上,流落人間,蓋柳枝詞也。」其他如《西溪叢話》、《六硯齋三筆》等本中,也都有類似的記載。由此可見,這首詞當是李煜前期的作品。這首詞是李煜代宮女慶奴書、書後賜與慶奴的,所以詞中的主人公是宮女。

  開篇「風情漸老」直寫女主人公青春不再,人老色衰。「風情」本來是說男女歡愛的情懷,但這裡指的是女人容貌和情態。「見春羞」是自覺羞於見春之意。春花盛開,春色明媚,是女子容顏嬌美艷麗的映照,而此時不敢與之相比喻。說明了女子年華已逝,美艷不復當初的自傷自艾。誠如顧起元語:「『見春羞』三字,新而警。」比喻生動,情懷畢現。「到處」是指女子原在宮中受寵時的恩愛歡情,處處都曾留下過她與他的足跡和影子。此處用來頗有深意,既表示對過去的無時無刻的懷戀,也喻示出如今處處見情傷心、觸情生愁的感慨。「芳魂感舊遊」,舊地重遊,情已不再,怎能不黯然魂消。「多謝」句以柳枝相喻,「似相識」照應「感舊遊」,正是女子懷思、處處生情的真實寫照。「強垂」二字愁意漸深,柳枝本無「強垂」之意,但人總有邀寵之心,刻意求寵,而又因「風情漸老」而求寵不得,所以勉強不來的無可奈何之情讓人感傷不已。

  全詞以第一人稱口吻寫成,既有直敘,也有妙喻,通過宮女的感傷情懷側面地透露出她的不幸身世,雖是李煜代筆,但個中深情卻真切動人。詞中以柳枝喻人,以「強垂」喻境,喻象別緻、生動,手法清新、自然,情景交合,頗為感人。不過,也正因是李煜代抒宮女之情,詞中難免有以帝王之眼看宮女之色的庸俗感覺,格調相對不高。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