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山農家》顧況


過山農家

作者:顧況

朝代:唐代



板橋人渡泉聲,茅簷日午雞鳴。
莫嗔焙茶煙暗,卻喜曬穀天晴。

作品關鍵字:-江南-山鄉-勞動


作者簡介:

顧況

  顧況(約727—約815)字逋翁,號華陽真逸(一說華陽真隱),晚年自號悲翁,漢族,蘇州海鹽橫山人(今在浙江海寧境內),唐代詩人、畫家、鑒賞家。他一生官位不高,曾任著作郎,因作詩嘲諷得罪權貴,貶饒州司戶參軍。晚年隱居茅山。


譯文及註釋

譯文
當我走過橫跨山溪上的木板橋時,有淙淙的泉聲伴隨著我;來到農家門前,太陽已在茅簷上空高照,雞在咯咯鳴叫,像是在歡迎來客;
山農陪伴我參觀焙茶,深表歉意地說,不要嗔怪被煙熏了;到打穀場上,山農為天晴可以打穀而欣喜不禁。

註釋
1過山農家:一本題為「山家」,說為張繼所作。過:拜訪,訪問。
2嗔:嫌怨。焙茶:用微火烘烤茶葉,使返潮的茶葉去掉水分。焙:用微火烘。

參考資料:

1、
於海娣 等 .唐詩鑒賞大全集 .北京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0 :280-281 .


鑒賞

  這是一首訪問山農的紀行六言絕句。六言絕句一體,整個唐代作者寥寥,作品很少。顧況的這首六言絕句質樸清淡、蕭散自然,寫出了地道的農家本色。

  首句「板橋人渡泉聲」,截取了行途中的一景。當作者走過橫跨山溪的木板橋時,有淙淙的泉聲伴隨著他。句中並沒有出現「山」字,只寫了與山景相關的「板橋」與「泉聲」,便頗有氣氛地烘托出了山行的環境。「人渡泉聲」,看似無理,卻真切地表達了人渡板橋時滿耳泉聲淙淙的獨特感受。「泉聲」的「聲」字,寫活了泉水,反襯出山間的幽靜。這一句寫出農家附近的環境,暗點「過」字。「人渡」的「人」,實即人自己,寫來卻似畫外觀己,抒情的主體好像融入客體,成為景物的一部分了。短短一句,使人如臨其境,如聞其聲,彷彿分享到作者步入幽境時那種心曠神怡之情。

  從首句到次句,有一個時間和空間的跳躍。「茅簷日午雞鳴」,是作者穿山跨坡來到農家門前的情景。雞鳴並不新奇,但安排在這句詩中,卻使深山中的農舍頓時充滿喧鬧的世間情味和濃郁的生活氣息。茅簷陋捨,乃「山農家」本色;日午雞鳴,彷彿是打破山村沉靜的,卻更透出了山村農家特有的悠然寧靜。這句中的六個字,依次構成三組情事,與首句中按同樣方式構成的三組情事相對,表現出六言詩體的特點。在音節上,又正好構成兩字一頓的三個「音步」。由於採用這種句子結構和下平聲八庚韻的韻腳,讀起來特別富於節奏感,而且音節響亮。

  前兩句可以說是各自獨立又緊相承接的兩幅圖畫。前一幅「板橋人渡泉聲」,畫的是山農家近旁的一座板橋,橋下有潺湲的山泉流過,人行橋上,目之所接,耳之所聞,都是清澈叮咚的泉色水聲。詩中有畫,這畫便是彷彿能聽到泉聲的有聲畫。後一幅「茅簷日午雞鳴」,正寫「到山農家」。在溫煦的陽光下,茅簷靜寂無聲,只傳出幾聲悠長的雞鳴。這就把一個遠離塵囂、全家都在勞作中的山農家特有的氣氛傳達出來了。「農月無閒人,傾家事南畝」(王維《新晴野望》)。這裡寫日午雞鳴的閑靜,正是為了反托閑靜後面的忙碌。從表現手法說,這句是以動襯靜;從內容的暗示性說,則是以表面的閑靜暗寫繁忙。故而到了三四兩句,筆觸便自然接到山農家的勞作上來。

  「莫嗔焙茶煙暗,卻喜曬穀天晴。」這兩句是詩人到了山農家後,正忙於勞作的主人對他講的表示歉意的話。詩人到山農家的前幾天,這裡連日陰雨,茶葉有些返潮,割下的谷子也無法曝曬;來的這天,雨後初晴,全家正忙著趁晴焙茶、曬穀。屋子裡因為焙茶燒柴充滿煙霧,屋外曬場上的谷子又時時需要翻曬。因此好客的主人由衷地感到歉意。山農的話不僅神情口吻畢肖,而且生動地表現了山農的樸實、好客和雨後初晴之際農家的繁忙與喜悅。如此本色的語言,質樸的人物,與前面所描繪的清幽環境和諧統一,呈現出一種樸素、真淳的生活美。而首句「泉聲」暗示雨後,次句「雞鳴」逗引天晴,更使前後幅貫通密合,渾然一體。通過「板橋」、「泉聲」表現了「山」:既有板橋,下必有溪;溪流有聲,其為山溪無疑。

  前兩句從環境著筆,點出人物,而第三句是從人物著筆,帶出環境。筆法的改變是為了突出山農的形象,作者在「焙茶煙暗」之前,加上「莫嗔」二字,便在展現勞動場景的同時,寫出了山農的感情。從山農請客人不要責怪被煙熏的口吻中,反映了他的爽直性格和勞動者的本色。「莫嗔」二字,入情入理而又富有情韻。繼「莫嗔」之後,第四句又用「卻喜」二字再一次表現了山農感情的淳樸和性格的爽朗,深化了對山農形象的刻畫,也為全詩的明朗色調增添了鮮明的一筆。

  六言絕句,由於每句字數都是偶數,六字明顯分為三頓,因此天然趨於對偶駢儷,趨於工致整飭,絕大多數對起對結,語言較為工麗。顧況的這首六言絕雖也採取對起對結格式,但由於純用樸素自然的語言進行白描,前後幅句式又有變化,讀來絲毫不感單調、板滯,而是顯得相當輕快自然、清新樸素,詩的風格和內容呈現出一種高度的和諧美。如果按司空圖的《詩品》歸類,這首詩似屬於「俯拾即是,不取諸鄰,俱道適往,著手成春」的「自然」一品。作者像是不經心地道出一件生活小事,卻給人以一種美的藝術享受。

參考資料:

1、
蕭滌非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 :664-665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